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卿卿 > 第11章
    卿卿自然不可能当真让他伺候,只好罢了罢手妥协,“算了,还是不用人伺候,我自己也行。”

    “确定不用?”

    卿卿点头。

    姬行云冷嘁一声,“不识好歹。”

    卿卿偷瞄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姬行云,男人身上火热,带着他独有的男人气味,一张脸生得极为好看,却是带着戾气,凤眸之中目光凛冽。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今日姬行云救她于水火,有那么一瞬间,卿卿生出一丝错觉,好像这狗贼看上去稍微顺眼了一些。

    回想起来,姬行云独自一人杀进晋王住处,二话不说将她带走,还射伤了晋王,也算是为了她与晋王撕破脸皮了吧?

    原本卿卿还以为,姬行云或许当真会像晋王说的那样,成人之美干脆将她送给晋王,倒是出乎预料,竟得罪晋王也要把她抢回来。

    不过,或许姬行云只是将她看成战利品,不愿意自己的东西被别人霸占罢了。

    上车到现在,卿卿还一直坐在姬行云腿上,被他抱着,总感觉他身上灼烫,还能闻到他之前杀过人残留下来的血腥气息,让人浑身不自在。

    卿卿道:“放我下来可好?”

    姬行云便将卿卿抱着,放在旁边软榻坐下,两人并排而坐。

    卿卿之前被萧衍撕破了衣裳,还一直裹着姬行云的披风。

    从姬行云身上下来的时候,因为动作太大,身上的披风一不小心滑落到了地上。

    入眼就见,卿卿的裙摆和裤子被撕破了一大块,露出了一截腿来。那雪白无暇的**无意间落入了姬行云眼中,一瞬间就勾住了男人的视线。

    想到是萧衍撕破她的裙子,是不是也看见了她的腿……

    姬行云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恨不得把那萧衍眼珠子挖出来踩碎。

    他的人岂能让他人染指?若不是萧衍皇子身份,又是亲戚,姬行云今日要给他头上插一百支箭,再将其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了。

    想来这次的事情发生了,萧衍定不会善罢甘休,姬行云向来锱铢必较,同样也不会就这么轻易算了。

    卿卿发现露出大腿的时候,赶忙捡起披风,裹回身上遮住。

    偷瞄了一眼姬行云,就看他目光迷离,也不知道看见了没有。

    马车前行途中一刻不停,车里摇摇晃晃,只有两人并排而坐。

    车内空间密闭,还算宽敞,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一张足够娇小女子睡觉的矮榻,榻上铺着松软的垫子。

    只是男人往那里一坐占了一大半位置,卿卿为了避免与他接触,只能靠在角落里。

    两人默默地坐着车,谁也没有说话。

    卿卿有个毛病,一坐马车就会忍不住想睡觉,今日也是如此。

    摇摇晃晃的,不多久卿卿便困意袭来,昏昏欲睡,眼皮合上,脑袋不停往下垂。

    强忍了许久,最后还是没忍住,靠在角落睡着过去。

    小脑袋突然倒在他手臂上的时候,姬行云侧脸过去一看,就见是睡着了的卿卿,经不住马车的摇晃,毫无意识的将脑袋靠在了他身上。

    似乎还觉得这条胳膊挺舒服,卿卿用脑袋蹭了蹭,吧唧了一下嘴巴,若无其事继续睡觉。

    男人垂眸看着她,见美人一头青丝铺散在背后,靠在他手臂上压得脸上肉肉都变了形,小脸哭花有些狼狈,还皱起的眉头好似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定是今日被吓坏了。

    姬行云小心翼翼抬起胳膊,让她靠在他怀里来睡,用胳膊护着她的肩膀防止摇晃。

    揽着纤秀盈软的身子,一缕缕少女呼吸的香气扑鼻,姬行云的手掌滚烫得都出了汗,有些不安分的将她的肩头握紧了一些,像是握着糯米团子那般盈软。

    卿卿迷迷糊糊睡了一觉,是因为肚子太饿,最后饿醒的。

    已经夜幕降临时候,马车内光线昏暗,黑漆漆的一片,却依旧在赶路。

    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温度,才发现自己正靠在一个人肉枕头上,惊得她立即蹭的一下坐直了身子,一瞬间打起了精神。

    姬行云坐在那里不动如山,侧脸看了她一眼,“醒了?”

    卿卿睡眼惺忪,缓缓点了点头。

    正好马车骤然停了下来,已经到达今日歇息的驿站了。

    姬行云扬了扬下巴示意,“到了,下车吧。”

    而后姬行云走在前面下车,卿卿依旧裹着那件宽大的披风,正想下地的时候,才突然发现自己鞋子不见了。

    卿卿努力回忆了一下,她鞋子哪里去了啊?

    之前是被姬行云抱上马车的,然后一直在哭,哭完又睡觉,脚没有沾地,完全没有去注意鞋子,现在需要走路了才猛然发现。

    四下找了找,也没找到自己鞋子,卿卿又不可能穿着袜子下地走路。

    正纠结万分时候,或许是外头姬行云久久没等到她下车,撩开卷帘,幽暗的目光看了进来,催促道:“还不下来?”

    卿卿紧皱眉头,有些难以启齿,许久才道:“大都督,能不能帮我找一双鞋来,我鞋子不见了……”

    男人目光落到她只穿了袜子的小脚上,皱起眉,道:“现在去哪给你找鞋,我背你进去。”

    卿卿一听要让他背进去,当时就在点犹豫不定了。

    姬行云好似有些不耐烦,“不愿意?那就自己走进去。”

    自己走进去?地上那么凉,又那么脏,万一踩到什么东西怎么办……

    思索片刻,卿卿也只好勉勉强强答应了,道一声,“那好吧。”

    随后卿卿戴上披风的风帽,只穿着袜子踩在冰凉的木板上,从软榻上起来,一步一步走出马车,左右环顾了一眼。

    天已经渐渐黑了,只能看见远处驿站的灯光,四周都不见人影,而姬行云,高大的背影正背着身站在马车下面。

    确定没人看见,卿卿这才小心翼翼的,两条细小的胳膊从披风里头伸出来,环住了姬行云的脖子,扑到了他背上。

    卿卿拉着风帽和披风,几乎把整个人都盖得严严实实的,被姬行云这么背着进了驿站。

    他的背很宽大,卿卿纤薄轻盈的身子挂在上面,还莫名觉得有点舒服?不过她立马抹去了舒服这个想法,埋着头躲在他背上。

    而男人,抱着她便知道很要命了,没想到背着,如此挨在一起更要命。

    周晋早已先来一步,安排好了客房。

    姬行云背着卿卿就进了客房内,将她放在榻上坐下。

    卿卿天生娇滴滴的嗓音,道:“大都督,让人帮我找衣裳和鞋子来可好?”

    她衣裳被撕破了,鞋子又不见了,还披头散发的跟个鬼一样,还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姬行云身形挺拔立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又问道:“还要什么?”

    卿卿捂着已经饿瘪了的肚子,委屈道:“一天都没吃饭了,好饿……还有想沐浴……”

    姬行云冷哼了一声,还说不要伺候,最后还不也是得要。

    “坐好别动。”

    而后姬行云就扭头转身出去了,卿卿只是看着他的背影,自顾自乖巧的坐在榻上等候。

    姬行云出门之后,周晋正外头等着,禀报道:“大都督,晋王连日启程回洛阳了,今日大都督与晋王起了冲突,恐怕他会有什么动作。”

    姬行云冷笑了一声,大概知道这萧衍什么意思了,思虑片刻,道:“我书信一封,让人快马加鞭送回洛阳。”

    此刻屋里,卿卿独自等了不多久,先是有人送来了热腾腾的饭菜,摆在面前的矮桌上。

    她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也不管不顾,先吃饱再说。

    待她吃完饭,陆陆续续已经在浴桶里添好了热水,还临时找来了一套换洗衣裳,和一双软底绣鞋。

    卿卿试了试鞋子,下地走了两步,这稍微有些大了,也只好先将就着穿。

    卿卿正打算沐浴,偷瞄了一眼还站在屋里的姬行云,道:“大都督能否回避一下,我要沐浴……”

    姬行云诡异的目光看着她,询问,“可用我帮你?”

    卿卿被他看得毛骨悚然,连忙道:“不用,我自己能行!”

    姬行云道,“反正都看过了……”

    他一步步朝着卿卿靠近,给卿卿吓得连忙往后缩,一副快哭了的模样,“你还说与晋王并非同类,我看分明就是一路货色。”

    姬行云顿住脚步,他自然不希望被当成萧衍那等龌龊货色。

    也只好叹了一口气,罢手道:“那随你,小心地上滑。”

    说完姬行云退了出去,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卿卿跟过去,把门栓上,才松了一口气,回来放心沐浴。

    姬行云在门外站了片刻,练武之人听力好,远远就能听见里头哗啦啦的流水声音。

    几乎都能想象得到,美人正坐在浴桶之中,那浑身湿透,雾气缭绕,春色撩人的绝美景象……

    光是一想,男人呼吸都变得烫人,喉中愈发干涩得厉害。

    姬行云退回了隔壁客房坐下,只是如坐针毡,心痒不已。

    直到坐了不多久,突然听见卿卿房内“啊”的一声女子尖叫传来,清脆而响亮,打破了夜晚的寂静。

    姬行云闻声过来,拍了拍她的房门,“怎么了?”

    就听卿卿在里头哭声回答,“没事。”

    都哭了还能没事?

    “我进去了。”

    卿卿一句“别进来”还没说出口,就已经听见了破门而入的声音。

    他闯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