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卿卿 > 第18章
    虽然安全上了船,可卿卿总觉得这艘船很是诡异,好像背后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偷看似的,一路左右环顾,怯生生的躲在眉儿身后。

    依旧不见姜九郎,只有仆人带他们前去安置。

    这艘船很大,一共三楼,最顶上的三楼是姜九郎住处,不能上去,卿卿等人都在二楼,其余仆人则住在最底楼。

    阿水交代完了之后,便就这么离去。

    卿卿和燕淮的房间是门对着门的。

    她悄声对燕淮说道:“六郎,我觉得这艘船好奇怪,我们当真要坐着回建业?”

    燕淮再度安抚道,“别疑神疑鬼的,我已经传信回去叫人前来接应,忍两天我们自己的船就来了,有我在不会有事。”

    重点燕淮都看过了,除姜九郎的随从很少,要是当真出了什么事打起来,也应该能应付。

    燕淮又道:“你先回房休息,总归是上了他的船,我还是去见他一面,当面答谢才好。”

    卿卿犹豫的点头,便回屋去了。

    燕淮负手立在门外,仰头看了楼上一眼,过去找到楼梯,便想上楼去见这位姜九郎庐山真面目。

    可是刚走到楼梯转角处,便被姜九郎的两名随从给拦住了去路,“郎君请回,我家九郎不见任何人。”

    燕淮拱手行了个礼道:“在下只是想当面答谢姜九郎多次相助之恩,还请通报一声。”

    随从对视一眼,其中一人便上去通报了一声,片刻后下来回禀,“我家九郎说,要见也可以,但是只见那位小娘子。”

    燕淮愣了愣,脸色稍微有些难看。

    随从道:“若是不方便就算了。”

    燕淮眉头一皱,一甩衣袖,也只好下楼去了。

    寻思片刻,前来敲响了卿卿的房门。

    眉儿开门之后,燕淮进屋见了卿卿,便与她商量道:“卿卿,姜九郎想见你。”

    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卿卿还稍微有些震惊。

    她本来就对那个姜九郎没有好感,听说姜九郎叫见她,自然多少有些不情愿。

    燕淮安抚她道:“你去与他见上一面,探探虚实,放心,我就在楼下等你,你先上去,我再借口上去找你。”

    其实,燕淮一直很想与这个姜九郎结交,他南齐皇室也有心请姜家这种世外高人出山相助,若是姜九郎能归顺南齐,必定如得神助。

    可惜好几天了,他几次三番求见姜九郎都不肯见他,现在好不容易才松了口肯见卿卿。

    燕淮都这么说了,卿卿也只好大着胆子,点点头答应下来。

    虽然卿卿觉得姜九郎很奇怪,但是好歹也帮过他们这么多回了,全靠姜九郎,他们才能这么平安无事的出了北魏的边境,不亲自过去答谢,确实说不过去。

    于是卿卿稍微整理了衣裳,跟着燕淮出去了。

    走到楼梯处,二人分别之时,燕淮还再三安抚道:“我在此处等你,有事你喊一声便能听见,别怕,一盏茶之后我就上去找你。”

    卿卿迟疑的点点头,才提着裙摆,一步三回头的上了楼梯,来到了阁楼之上。

    此刻雾气已经散去,江面上寒风凛冽,凉风顺着衣襟灌入颈子里,卿卿冷得一哆嗦,拉着身上的斗篷,赶忙进了室内。

    室内温暖,迎面便是一缕缕清淡宜人的茶香飘了过来,入眼就见,矮桌前正有一个带着青铜面具的男子席地而坐,正在用桌上一副羊脂玉茶具泡茶,悠闲惬意的模样。

    卿卿迈步入内,低眉垂首,行了个礼,声音娇柔,“小女见过姜九郎。”

    面具底下的视线静若寒潭,抬眸看了卿卿一眼,她从头到脚都裹得严严实实的,头上戴着风帽,脸上蒙着纱巾,身上里三层外三层,是人是鬼都看不出来。

    男人示意右侧的席位,“小娘子既然肯来,不如坐下陪在下饮一杯茶。”

    这个姜九郎,之前就让卿卿多有顾忌,如今见了面,他看她的眼神,他说话的语气,他身上那股无形的压迫力,一瞬间就让她想起了姬行云……

    毕竟姬行云身上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煞气,不是谁都能有的,以至于卿卿一看见他就害怕。

    上下仔细打量了此人,他身上披着厚实的雪白大麾,整个人看不出身形,脸上又戴着青铜面具看不出容貌,戴上面具之后声音也变了,面具底下到底是人是鬼都不知道。

    姜九郎应该不可能是姬行云吧?若是姬行云,早就把她绑回去了,怎么可能一路暗中帮助她离开北魏?

    卿卿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站在原地不动,机警的说道:“喝茶就不必了,小女此番前来,主要是为了答谢九郎萍水相逢,多次出手相助,此番恩情,必有重谢。”

    那宛若娇莺的嗓音,男人的手顿了顿,仰起头来看着她,“不过举手之劳,无足挂齿,重谢就不必了,若是小娘子当真想答谢,不如……就为在下献舞一曲?”

    卿卿心下猛然一跳,瞪大眼睛看着他,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竟然要献舞,他,该不会真是姬行云吧?

    卿卿一时手心冷汗直冒,半晌才猛然回神,咳嗽了两声,强装镇定,婉拒道:“小女风寒未愈,怕是有些不方便……”

    对面的男人突然撑着身子直立起来,高挑颀长的身姿,缓步朝着卿卿靠近,“病了?可用找大夫前来替你诊治。”

    看他一步步逼近,这身高体型竟然也跟姬行云差不多,卿卿更加惶恐,手足无措,“不,不必了。”

    “那让我亲自为你看看?”

    男人已经几步直逼到了卿卿面前,面具下那一双眼睛射出的两道寒光,直直盯着卿卿。

    他抬起袖子,将魔爪朝着她伸了过来。

    这么近的距离,嗅到男人身上独有的味道,毕竟都朝夕相处了一个月时间,还在一张床上睡过几回,卿卿就更加确定,他绝对是姬行云没错了!

    也来不及多想,卿卿心跳如鼓,扭头转身下意识就想逃跑。

    她想下去找六郎,告诉六郎姬行云就在这里,赶紧逃跑!

    可是刚跑出一步,便被男人一把抓住了胳膊,拽了回来,强势的抵在了门板上,动弹不得。

    既然都已经被认出来了,男人干脆缓缓摘下冰冷的面具,就见了那张异常好看的脸,眉如墨画,鼻梁高挺,五官犀利俊朗不凡。

    这张可怕的脸,化成灰卿卿都认得。

    卿卿屏住呼吸,瞪大双眼,便对上了他那双带着血丝的眼睛,吓得腿一软,差点跌倒下去。

    姬行云一把勾着她那不堪一折的腰,将她扶稳身子,牢牢压进怀里。

    沙哑的嗓子,压低了磁性好听的声音道:“这样你还能认得出我,果真是一夜夫妻百日恩……”

    卿卿都吓傻了,唇瓣半张半合,想喊六郎救命,可是好像喉咙里卡着石头一样,说不出话来。

    男人用力将她娇小玲珑的身子箍进怀中,因为他体格健壮,力气实在太大,卿卿自己都快要喘不过气了,好像随时要被他捏碎了一般。

    姬行云凑到她耳边,压抑着汹涌潮水一般的情绪,小声道:“你以为逃得出我的手掌心是么?”

    心惊胆战了半个月,好不容易才出了边境,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姬行云当真找来了!

    卿卿早有预感,就知道不该上这艘贼船!

    卿卿不知如何是好,一时着急,眼眶一红,眼泪哗啦啦就流了下来。

    她抽泣着,颤栗的声音问道:“你,你想怎样?”

    姬行云倒是淡然自若,轻飘飘的口气道:“不想怎样,念在同床共枕的情分,你要走了,我好歹也来送你一程。”

    卿卿有点没反应过来,迟疑问,“来送我?”

    “嗯。”

    卿卿再愣了愣,抬眸偷瞄了他一眼,有点难以置信,“你不抓我回去?”

    姬行云轻笑一声,“反正你迟早也会跟我回去。”

    呵呵,做梦,卿卿才不可能跟他回去!

    而且,姬行云竟然胆子这么大,还敢只身前去敌国,到时候身份暴露,肯定立马死无葬身之地吧?

    还有,既然姬行云是姜九郎,那前几日暗中帮他们,送他们出城那个姜九郎也是姬行云?

    知道姬行云不抓她,卿卿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放心了一些。

    还好,事情没有像那个噩梦一样发展,她还可以回家。

    一盏茶时间转眼就到,外头阿水前来传话,说是燕淮想闯上来找卿卿。

    姬行云眸中顿时闪过一丝杀意。

    他拿拇指抚过卿卿的眼角,将泪水拭去,道:“要不要把燕淮请上来,给他引荐一下你男人?”

    卿卿心下猛然一跳,哪里敢叫六郎上来,姬行云肯定会砍下他的脑袋,或者把他扔进水里,到时候六郎就死定了!

    想了一下那个画面,卿卿毛骨悚然,摇头不止,嘤嘤抽泣,娇声带着恳求,“你别杀六郎可好?”

    姬行云道,“我若要杀他,他早已经尸首分离了。”

    至少,第一眼看见卿卿跟燕淮走在一起的时候,姬行云真的动了杀心,恨不得立马杀了他,若不是姜九拉着,燕淮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后来姬行云冷静下来一想,燕淮冒那么大风险来救卿卿,若是因此而死,卿卿肯定一辈子忘不了燕淮,还会记恨他一辈子,得不偿失,还是暂且饶他一条狗命。

    他目光幽寒,道:“不想让他死,就别让他碰你一根手指头,别忘了我说过什么。”

    他说过今后只有他能碰。

    卿卿皱着眉,“我们才没你想的那么龌龊!六郎是正人君子,对我以礼相待,才没你那么好色!”

    “好色?”

    姬行云冷笑了,大掌一把强行将她的后脑勺勾了过来,弯下腰凑到她脸上,指尖拆下她脸上蒙着的面巾,几乎鼻间碰着她的鼻间,呼出的炙热气息直喷到脸上,喘.息粗重而沉凝。

    “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