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卿卿 > 第19章
    远远还能听见有人在阻拦燕淮上楼,“阁下不能上去……”

    “毕竟男女有别,九郎跟我家表妹说话,还是在下在场比较妥当。”

    “我姜氏出了名的家风严正,定不会对小娘子无礼,还请阁下稍安勿躁。”

    “……”

    嘈杂吵闹声音传来,只怕燕淮随时都会闯进来,亲眼看见姬行云正在对她上下其手,为所欲为,卿卿一时间死的心都有了,还家风严正,不会无礼,眼前的男人恨不得把她撕碎吃了。

    她的小手死死摁着他的肩膀将他往外推,却没能阻止男人的大掌伸进了披风,隔着衣物在她背后肆意而动,像是虫子在身上爬似的那么痒,沿着背上一直爬到雪臀上,让人浑身燥热。

    直到他用力捏了一把肉肉,吓得卿卿浑身一震,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用手捂着嘴才没有出声。

    “还有更好色的想知道么?我们继续上回没做完的事情如何……”姬行云想起来上回分别之前,他正想做的事情,就觉得那个恨啊,都心心念念了半个月了。

    卿卿屏住呼吸,僵直身子,流着泪恳求,“不要,大都督求你了,六郎要来了,你放开我可好,我不想让他看见……”

    “让他看见岂不正好死了那条心。”

    “不要,我求你了……”

    想到姜九说,那燕淮甜言蜜语哄得卿卿心花怒放,姬行云便呼吸粗重了几分。

    唇瓣贴在她耳廓,滚烫挨着冰凉,对她轻声说道:“卿卿,我第一次见你便看上你了,你只能是我的……”

    姬行云到现在都还清晰记得两年前第一次见她的时候。

    少女披着绯红的斗篷站在湖边,似乎是在等人,衬托着湖光山色,绝美的脸上带着甜腻腻的笑容,宛如枝头桃花一般灼灼其华,只是一眼便让人沦陷进去,不管多久都记忆深刻。

    本来只是骑马路过,姬行云忍不住为她驻足停留,呆愣愣看了许久,让从小到大只生活在血腥杀戮之中的男人,仿佛看见了生命中唯一一道明媚的阳光,将他黑暗无光的世界带来一线光明。

    因为当时后有追兵,处境危机,姬行云不得已离去,走远之后,忽然听闻背后有打杀、惨叫、哭喊声,意识到是她出了事,不顾阻拦又折返回来。

    看她被流寇劫持,姬行云头一回做了一件路见不平的善事,杀光了那些流寇,救下了她,那时候的她早就吓晕了。

    因为背后追兵来了,姬行云只好将她扔给她幸存的同伴,匆忙撤离,就这么回了国。

    后来,想起来那琼姿花貌,娇美不可方物,实在**入骨,叫他日日夜夜魂牵梦萦,夜不能寐,不尽肖想,便才又画了一副画像,派人前去建业寻她。

    这两年他都在计划打下南齐,想等他攻入建业那日再掘地三尺将她找出来。

    姬行云回过神来,仔细打量卿卿一眼。

    其实她与两年前相比就是年长了一些,一张脸变化不大,就是身材愈发窈窕了,特别是有个丰盈轻软之处,他每次不小心碰到的时候都好像会要了命。

    或许两年前见了卿卿,只是为美色所迷,不过这一个月朝夕相对,却让他确认了。

    姬行云咬着她的耳朵,说道:“待我去了建业便向你家提亲,你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嫁给我,不然我就大军压境,灭了南齐,再把你抢回去,你自己看着办。”

    本来他是打算说点好听的……不知道为什么说出来又变成了这样,甜言蜜语果然太难了吧。

    反正还是霸道狠厉,一点不给人商量的余地。

    卿卿听了之后,惊得下巴差点掉到了地上。

    她是不是听错了,姬行云竟然想去她家提亲,莫不是脑子进水了吧?

    因为父母双亡,长兄为父,如今南北为敌,阿兄若是见了姬行云,肯定恨不得一刀宰了他,是绝对不可能把她嫁给姬行云的!

    再说了,姬行云想打到建业灭了南齐,哪有说得那么容易?这个姬行云就知道威胁她!

    姬行云呼出一口浊气,将她从怀里放出来,缓缓把面具戴上,才道:“你先回房休息,让燕六上来。”

    卿卿怕姬行云对六郎不利,赶忙哀求道:“你别伤他可好?”

    她这么在乎那个燕六,姬行云自然生气,却也道:“不过是姜九郎想请他喝酒罢了。”

    他的意思,这里只有姜九郎,没有姬行云,他是不打算暴露身份的。

    姜九郎肯定是不会动南齐平阳王的,要不会给姜家招来祸端,损毁家族声誉。

    这么一想,卿卿才稍微放心了一些。

    卿卿赶紧擦干泪水,把脸上面巾再戴上,一张脸遮得严严实实,假装若无其事的模样。

    她转身,就这么头也不回的走了,跟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下了楼。

    其实卿卿前后总共才上楼一盏茶时间,燕淮看见卿卿下来,立即迎了上来,“没事吧?”

    卿卿有些心虚,摇摇头,“他想请我喝茶,我不肯喝,他便说要请你上去喝酒……”

    因为卿卿本来就遮住脸,燕淮倒是没看出什么异常,点点头,“你回房歇息一下,我去会一会他。”

    卿卿想提醒燕淮,却又不敢说姬行云的身份,咬了咬唇,只好道:“六郎,你千万小心一些,我觉得那个姜九郎好古怪。”

    她已经不是头一回这么说了,加之姜九郎本来就脾气怪,所以燕淮也没放在心上,只是安抚她回屋,便就这么上了楼。

    等到燕淮大步进屋的时候,入眼就见,一个白衣戴面具的男子正坐在前方悠闲沏茶,方才的事情,好似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燕淮抱拳拱手,客气的打了个招呼,“想见姜九郎一面,还当真是难于上青天。”

    面具下的目光上下扫了他一眼,透出一丝轻蔑,没好气道:“只是不想在不合适的地方,看见不该出现的人。”

    燕淮愣了愣,“这么说,九郎果真早就知道本王身份?”

    男人漫不经心道:“我不仅知道你身份,还知道你此行目的,还知道你为何要将那位小娘子藏着捏着。”

    燕淮轻笑,“都说九郎无所不知,真是瞒不过你,这一路还要多谢九郎暗中相助,本王才得以安然出境,待到了建业,必有重谢。”

    姬行云淡淡说道:“重谢就不必了,小娘子方才答应为在下献舞一曲作为谢礼。”

    听闻此话,燕淮面色顿时有些难看,所以这就是姜九郎刚才要单独见卿卿的原因?

    “……”

    楼上看似谈笑风生,燕淮没见过姜九郎,更没有怀疑过他,毕竟对方若是想害他,趁着在北魏境内的时候动手轻而易举,何必多此一举护送他出来。

    待打发走了燕淮,姬行云还久久坐在原地,愣愣看着他离去的地方,目中带着一丝轻蔑。

    旁边一名仆人走上来,随意的就坐在了姬行云身边,叹息说道:“这燕六倒是有几分本事啊,竟然能在你眼皮子底下把人掳走。”

    不说还好,一说这件事姬行云就有点来气。

    姜九还絮絮叨叨的说着,“还情深义重,不远千里,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他的卿卿表妹,这么好的男人去哪找?此番救命之恩,小娘子肯定感激涕零,回去之后就要以身相许了,我看,你还不如成全了他们,免得自讨没趣。”

    “滚!”

    姬行云满目寒意,这个燕六分明就是个伪君子,那女人瞎了眼才会看上他。

    把燕淮叫上楼之后,卿卿便自顾自回房间等待。

    她心里忐忑不安,生怕一言不合姬行云就把六郎杀掉了,生怕她下回见到六郎就只能看见他的一颗脑袋,就像孙英那样。

    直到燕淮回来找她。

    “他没把你如何吧?”

    卿卿连忙拉着燕淮,上下打量,生怕缺胳膊少腿的,看见毫发未损才松了一口气。

    燕淮好像有点生气的问:“你答应给那个姜九郎献舞?”

    卿卿一愣,都不知道姬行云跟他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微微摇头,“我没有……是他非得要……”

    燕淮自然不想让卿卿给那个姜九郎献舞,但是又必须答谢人家,也只得叹了一口气,到时候再说吧。

    而后不知想到什么,燕淮面色缓和下来一些,道:“卿卿,我们回去之后,便说我是在流民之中找到的你,知道么?”

    卿卿瘪嘴,“可是,他们肯定都听说我被献给敌军主将的事了……”

    这么说,哪能应付得过去?

    卿卿沦为俘虏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真怕在魏营里没死,回去之后被唾沫星子淹死了。

    燕淮一本正经道:“我先前曾听人提到,孙英因为献了个假冒的阮氏女被姬行云杀了,可有此事?”

    卿卿回想起来孙英的脑袋,还不禁打了个寒颤,孙英死得也太冤了,到死了恐怕还以为她是假冒的。

    燕淮的意思,只有拿这个说法出来,让卿卿不承认被魏军俘虏过,就说只是落难在了流民之中,被俘虏那个是冒充的,才能堵住外头的闲言碎语

    不过反正卿卿也不在乎,她本来就沦为俘虏,被姓姬的狗贼这样那样过了,也不指望还能像以前那么风光无限。

    送走了燕淮,卿卿独自坐在窗边,看着外头波光粼粼的江面出神,若有所思。

    她是在考虑,要不要把姬行云的身份悄悄告诉六郎,然后让六郎送信回去,派遣千军万马在岸边设下埋伏,等过两日他们上岸之时,便将姬行云一举歼灭!

    想到姬行云,卿卿突然想起来,他说的要去她家提亲。

    他莫不是有病吧!他们若是想谈婚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他拿什么提亲?

    正神游天外时候,眉儿上前来,突然将窗户给关上了,“娘子风寒未愈,外头这么冷,还是别吹风为好。”

    卿卿本来还在想姬行云的事情,直到无意间看见了眉儿的手,心下猛然一跳。

    他们从彭城出来的时候,眉儿的手背划伤,明明留下一道疤痕。

    可是面前这个眉儿,手背上分明是完好无损的,她不是眉儿!

    作者有话要说:姬姬:我回头会好好学习一下情话技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