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卿卿 > 第20章
    卿卿面色变得难看,呆愣愣的盯着她看了许久,面貌上分明与眉儿并无差别,声音稍微有些不一样。

    眉儿什么时候被人掉包了?明明刚刚上船的时候还……

    毕竟朝夕相对了这么久,卿卿身边的人神不知鬼不觉就被换掉了,卿卿自然立马就能敏锐的察觉出来。

    面前这个假眉儿,见卿卿一直盯着她看,也不打算隐瞒了,含笑道:“娘子可是有什么话想问么。”

    卿卿下意识的侧身避开她,自然是小心翼翼的询问,“你,你是谁?”

    眉儿抿唇一笑,“现在开始娘子将奴婢当成眉儿就行。”

    “眉儿被你弄到哪去了?”该不会眉儿已经被杀了吧?

    她如实回答道:“娘子放心,她还活得好好的,若是娘子不出卖大都督,她便可相安无事。”

    卿卿咬紧了牙,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那个姬行云搞的鬼!

    定是怕她将他的身份泄露出去,让人在岸边设下埋伏,所以才掳走了眉儿吧?

    不得不说,姬行云掳走眉儿,还真的是抓住卿卿的软肋了。

    自从族人抛下她离去,她沦为俘虏之后,这两个月以来,卿卿经历了人生中最低估,最为艰难的时候。

    在她孤立无助之时,只有眉儿忠心耿耿,回来找她,一直陪在她身边,若是没有眉儿,卿卿都不知道怎么才能熬到现在。

    以至于眉儿对卿卿来说意义不凡,绝对不会抛下她不管不顾的。

    面前这个假眉儿还安慰道:“娘子不必担心,大都督不会为难她,早在南阳时候大都督便知道她身份了。”

    “……”卿卿差点噎住,早在南阳时候姬行云就知道眉儿身份了?所以她当时的预感真的没错。

    姬行云既然知道眉儿身份可疑,竟然装作不知道?

    卿卿上下打量这个假眉儿,“那你们何时放了眉儿?”

    假眉儿道:“待大都督离开之时。”

    “……”好吧,卿卿认输了。

    她就知道,在岸上设伏的事情,姬行云肯定也早就想到了,竟然让人来换掉了眉儿,一边用眉儿要挟她,一边还可以让假眉儿监视控制她,卑鄙!

    不过没关系,等到了建业还有的是机会,到了她的地盘上,也让姬行云尝尝做俘虏的滋味!

    在船上的两日,卿卿时刻都是神经紧绷。

    眉儿被换掉之后,卿卿时时刻刻都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监视着她,以至于,现在能信得过的就只有六郎了。

    所以卿卿害怕的时候,只能去对面房间找六郎打发时间。

    可是每回卿卿去找六郎,就有人前来通传,说是姜九郎唤六郎去下棋,去喝酒,去弹琴,去吟诗作对……

    “……”卿卿都不知道,何时他们这么熟络了?

    想一想他们二人不知道在阁楼上干什么,卿卿就心里打鼓。

    难以想象,一个是敌国三军主帅,一个是本国的皇子亲王,两人竟然还能坐在一起谈笑风生,称兄道弟?

    而且那姬行云挺能装的,卿卿还以为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只会杀戮和蛮力,肯定会被识破,没想到竟然伪装成了文人雅士,六郎也看不出破绽。

    晚上时候,卿卿特意把门窗栓得严严实实的,以防姬行云趁机偷摸进来。

    可是日防夜防,也防不住一头饿急眼的狼,加上假眉儿是姬行云的人,姬行云简直能在卿卿房间出入自由。

    夜已经深了,游船顺流而下,日夜兼程,呼啸风声和哗啦啦的水声交错不休。

    黑暗无光之中,摸进屋的男人,一把将卿卿抵在墙角。

    那乌黑青丝垂下,暖光映照在绝色美人的脸蛋上,那冰肌玉肤,嫩得好似吹弹可破,伴随着急促得呼吸,雪白的颈子上下颤动,看上去那般撩人。

    姬行云忍耐着,在她耳边压低声音警告道:“你再跟那个燕六卿卿我我的,我就把他扔进水里。”

    她何时跟燕淮卿卿我我了?

    卿卿没好气道:“你要把六郎扔进水里,我就跳进去陪他,我都已经答应六郎了,回建业之后就会跟他成亲,你若是去了正好可以喝到我们的喜酒!”

    听闻此话,姬行云差点气得背过气去,“你跟我睡过了,还想嫁给那个燕六?”

    卿卿其实并没有答应,也没打算嫁给燕六,却还是道:“六郎真心待我,什么都为我着想,还不顾危险来救我,你这种人根本就不会懂!”

    姬行云冷笑,“呵,你要是嫁给他,就等着守寡。”

    “你……”卿卿说狠话根本就说不过姬行云,只能霍霍磨牙,捏着小拳头,无言以对。

    姬行云喘着粗气,热得好像都要出汗了一般,一把将卿卿从地上竖着抱了起来,抱到一旁桌面上坐下,站在她身前。

    大掌捧着她那张小脸,额头顶着她的额头,“卿卿,我是真心想娶你为妻。”

    卿卿不屑,“你堂堂魏军统帅何须娶一个俘虏?”

    姬行云一脸认真道:“我不只想俘虏你的人,还想俘虏你的心。”

    不知为何,听见姬行云嘴里说出这么肉麻的话,卿卿一瞬间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分明觉得很格格不入,但是不知为何,这般亲昵的动作,加上这般尴尬的情话,少女脸上不自觉浮起一阵潮红,心下小鹿乱撞。

    她咳嗽了一声,赶忙捂着嘴,别开脸,有点紧张的说道:“我,我风寒未愈,你别离我这么近,会传染。”

    姬行云却勾着她的后脑勺,把她给强行掰了回来,哑声说道,“你还怕染给我,果然还是在意我的。”

    卿卿正想解释,她怎么可能在意他啊,纯粹就是想让他滚远一点!

    可是才刚刚张嘴,便被男人趁机入侵,将她的唇瓣给含住了,一番轻柔肯咬,剥开贝齿,卷出香蜜,滚烫的唇和冰凉的唇紧紧贴合,仿佛要融为一体。

    上回他强势而用力的时候,卿卿费力挣扎,如今他分明没有强行禁锢着她,卿卿却突然浑身没有了力气,毫无反抗之力,一阵阵奇妙难以言喻的感觉袭来,只让卿卿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半推半就的,渐渐被那般炙热化成了一滩水,无力的靠在他怀里。

    一遍一遍的洗涤,如潮水一般来了又去,直到抽空了口中的空气,都快要喘不过气窒息了,卿卿才被放了出来。

    已经是急促的呼吸着,上气不接下气,卿卿靠在他肩上,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感觉自己就是一条任人宰割的死鱼。

    半晌之后,姬行云喘着粗气,将那娇柔的身子抱起来,大步走过去放在床榻上躺下,将她塞进被褥之中。

    “睡吧。”姬行云坐在床沿,居高临下看着卿卿。

    卿卿还在刚才的亲热之中没能缓过神来,整个人傻愣愣的。

    “你坐这里我怎么睡得着啊。”一双还水漉漉的双眼,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姬行云冷笑,“难不成要我躺这里你才睡得着?”

    “……”回想起来,以前他们睡一张床那两回,确实是姬行云躺着的?

    卿卿白了他一眼,“我的意思是,你出去。”

    姬行云想了想,也就同意了,“那你自己睡。”

    而后起身就这么翻窗子走了。

    半晌卿卿才反应过来,窗外是江水啊?他翻窗还不掉进水里!

    卿卿翻身起床追过去,伸长脑袋朝着窗外东张西望。

    窗外的冷风将卿卿的头发吹得凌乱不堪,昏暗之下,就见姬行云从正头顶的窗户,伸出个脑袋,带着诡异的微笑,朝着她招手示意。

    “……”他们的房间竟然是上下直通,以姬行云的功夫很容易就翻上去了,难怪他面具都没戴,突然之间就出现在她房内。

    卿卿对着他翻了个白眼,砰的一声就关上了窗户。

    回过头来,背身靠在窗前,心下扑通扑通直跳,还久久没能平复下来。

    卿卿呆愣愣的将一截白皙的小手指,放在了自己唇瓣之上,回想起来方才那般亲吻,很奇怪,心理上虽然抗拒,身体却拒绝不了。

    这个姬行云,上回亲她的时候跟啃猪头一样粗暴用力,给她都啃肿了,这回怎么突然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想到这里,卿卿猛的拍了一掌自己的额头,赶紧打消了胡思乱想,而后回去蒙头睡觉了。

    每日姬行云都要偷摸进卿卿房里,不过,也并非每次都是来占她便宜。

    隔日,外头咚咚敲了两下窗户,卿卿不打算开窗的,但是假眉儿已经帮她开了,果然这才是假眉儿真正的作用吧。

    姬行云在窗户外伸一只手,递上一个食盒。

    卿卿颦眉,一脸嫌弃的看着他,还犹豫的不肯过去接。

    姬行云道:“枣泥山药糕,不想吃我扔了?”

    只有美食的诱惑,永远无法抵御。

    听说是糕点,卿卿咽了口唾沫,最终还是扭扭捏捏的走过去,勉强将食盒接了下来。

    姬行云不易察觉的勾了勾唇,便又上楼去了。

    卿卿随后关上窗户,喜滋滋的开始吃糕点。

    此后,每次从窗户送进来的食盒都有惊喜,有好吃的糕点、水果、蜜饯和零嘴,卿卿可以吃东西打发坐船的时间,也就没那么无聊了。

    三天很快就熬过去了。

    游船顺流而下并且日夜兼程,只用了三天便顺利抵达了建业城外。

    因为燕淮和假姜九郎已经打好了关系,所以中途并没有换船,一路同行到了建业。

    船停靠在岸边时候,正巧是日暮降临时分。

    天边余霞成绮,美轮美奂。

    映着夕阳的余晖,一行人三三两两,前前后后从游船上走了下来。

    两名男子立在岸边,燕淮主动热情的说道:“九郎对本王算是有恩,既然到了建业,于情于理本王也应当尽地主之谊才是,九郎若是尚未安排住处,不如就到本王府上暂住,不知可否赏脸?”

    卿卿听见燕淮竟然要请姬行云去他家住,急忙拽了拽他的袖子。

    燕淮这几日与姬行云称兄道弟也就算了,竟然还要引狼入室,把姬行云请到他平阳王府去住?

    卿卿本来想开口提醒燕淮,千万别把这只狼带回家去。

    可是抬眸对上姬行云面具下那幽森森的模样,想到眉儿还在姬行云手上,卿卿想说什么话,只能全都硬生生咽回了腹中。

    姬行云欣然同意了,“平阳王盛情难却,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还真去……

    卿卿好想一头撞死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