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卿卿 > 第36章
    因为姬行云要养伤,他们找了偏僻安全的村落停留了两日时间,这才伪装了一番继续出发,前去约定好的渡口,那里到时候会有船只前来接应。

    现在的情况,就与卿卿当初从彭城逃出来的时候相差无几,都是前有阻拦,后有追兵。

    不过好在一切有姬行云应付,卿卿也不用担心太多。

    除了燕淮和阮黎在追杀他们之外,齐太子在暗中派人打点疏通,想确保他们能够安全离开南齐。

    一路东躲西藏的数日之后,众人才总算不用在外露宿,找到了一间上好的酒楼歇脚。

    最近大多数都是吃干粮,顶多有些烤肉,卿卿感觉自己已经好久没有放开肚子大吃大喝了,果断趁着今日机会,好好饱餐了一顿。

    姬行云在旁陪同着卿卿一起吃饭,男人吃饭向来很快,风卷残云一般,一转眼就一扫而空。

    虽然觉得卿卿吃饭跟蚂蚁一样慢,姬行云光是看着都干着急,不过还是只能尽量耐着性子,静静在旁等候她吃完,还帮她夹菜,帮她盛汤。

    卿卿喝着姬行云递过来的汤,朝着他抿唇一笑。

    美人那般笑颜倾城,比三月的桃花还要灼灼夺目,叫人只是看一眼,都有些心神恍惚,陶醉其中。

    两人吃完了饭,卿卿嘱托姬行云找来纸笔,她要给阿兄写一封信。

    毕竟她要去洛阳的话,怎么也应该跟阿兄交代一声吧?若是一声不响的就走了,阿兄恐怕当真以为她私奔了呢,而且阿兄派来的人还一直想追她回去。

    姬行云让人前去找来笔墨纸砚,眉儿伺候着磨好了墨,铺好了纸。

    卿卿坐在桌案前,纤细的手指捏着笔,皱起了两条细小的眉毛,有些苦恼。

    她到底应该用什么理由跟阿兄说才好?

    倒是姬行云早已想出了办法,示意卿卿说道:“你就告诉他,你去把你表姐找回来即可。”

    卿卿瞪圆了眼睛,惊愕的看着姬行云,还有些狐疑的询问,“对了,我表姐现在去哪了你知道么?”

    姬行云轻笑一声:“她已经过了江,与姜九在一起,到时候让他们一起去洛阳,有你表姐与你作伴,想必不管是临川王还是你兄长,都能够放心一些。”

    不得不说,姬行云这个说法简直精妙绝伦,卿卿都忍不住拍巴掌叫好。

    燕雪柔失踪,临川王肯定会到处找她的,而且,卿卿确实想去找燕雪柔来着,到时候她与燕雪柔作伴,确实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于是提笔落下,在纸上写下一行行清秀小字,向阿兄和姑姑说明,她此番是前去寻找表姐燕雪柔,到时候必定将表姐给他们毫发无损的带回去,希望他们能够放心。

    事情交代好了之后,卿卿才松了一口气。

    当天晚上,姬行云又要留在卿卿房里跟她一起睡。

    因为路上沐浴不方便,最近几日卿卿都没有洗澡,只是烧热水擦一擦身子,洗洗用过的地方,今日好不容易住进了酒楼,有热水和浴桶可以沐浴,卿卿自然是要畅快的清洗一番。

    姬行云因为有伤在身,不能碰水,还不能洗澡。

    卿卿都洗得干干净净,香喷喷的了,姬行云这一阵子都是一身的药味儿混合着血腥味,因此遭到了卿卿的嫌弃,不肯与他睡在一起。

    可是这如饥似渴饿狼一般的男人,好像一天不折腾她整个人都不舒服似的。

    娇娆异常的美人,身上只穿着一件轻薄芙蓉色丝绸齐胸睡袍,婀娜的身形若影若现,带着一丝妩媚动人的味道,贴到他耳边,与他好生的商量。

    她答应帮他解决,不过他们需要制定一下规矩,不能每日都这样了,她承受不住,毕竟她赶路都已经够累了,还得伺候他,每次都腰疼得起不来,简直整个人都精神萎靡不振的。

    重点是卿卿暂时还没办法避孕,整得每日齐心吊胆的,好害怕万一整出身孕来。

    卿卿在他耳边,撒娇的意味道:“郎君就不能稍微有些怜惜之心,控制一下自己么?这样下去卿卿受不住,怕是不用多久就要香消玉殒了吧,就算不顾卿卿,至少也应该顾一下自己的伤势,早已养好伤才是最要紧的。”

    姬行云自然不想让卿卿当真香消玉殒了,面色凝重的询问,“那你说怎样?”

    卿卿是想,姬行云伤势好转之前不能碰她了,不想了想肯定不行,只好说五日一回。

    姬行云竟然果断的答应了下来,“好。”

    卿卿还有些惊讶,他这么干脆就答应了,卿卿想好的许多说辞,好像也都不需要了?

    一转眼姬行云便抱着卿卿,过去将她压了下去,一只手探入裙摆,含着她的耳垂,磁性的声音说道:“那今日第一回。”

    “……”

    又是躲不掉的一夜,卿卿整个人都快散.架了,才算完事。

    次日,卿卿醒来的时候,便见姬行云早早起身,正坐在外屋的榻上,面色阴沉的有些可怕,浑身的寒意让人有些不敢接近。

    卿卿还有些腰酸腿软,缓步走上前去,歪着脑袋看着姬行云,好似察觉到他脸色有些不对劲,小心翼翼的询问,“郎君,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姬行云抬眸看她,幽暗的眸子深不见底,沉默了许久,才指着桌面上的几包药材。

    因为最近姬行云用药比较多,所以第一眼看见药材的时候,卿卿还没反应过来,上去摸了两把,不解的问,“这个怎么了?”

    她不肯老实交代,姬行云捏紧拳头,这才徐徐说道:“你说怎么了?今日一早我的人发现你那个婢女鬼鬼祟祟的出去,买了这些回来,让人查了查,是什么避子汤?”

    卿卿确实交代过眉儿,若是找到机会便去买药回来备用的。

    既然已经被姬行云抓住了,卿卿咬了咬嘴唇,也就如实交代了。

    她垂目看着地面,小声嘀咕说道:“是我让她去买的,怎么了?”

    她那模样,好像完全不觉得自己哪里没做对。

    姬行云眉头皱得更深了,拉着卿卿的胳膊,将她缓缓拽进了怀中。

    让她坐在他一条腿上,姬行云垂目与她对视,质问道:“你不想为我生孩子?”

    卿卿也就如实说道:“那是自然,我现在无名无分,可不想生出来一个野种来,还望郎君能够谅解。”

    听见她用“野种”来形容他们的孩子的时候,姬行云心下很是难受,一时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已经问过了,这等虎狼之药对身子极度有害,用多了很可能导致今后无法生育,卿卿怎么能喝这种东西?

    他自然是想给卿卿名分的,可是卿卿心高气傲的样子,估计要是告诉她,可以给她换个身份先娶她为妻,她肯定也不会同意。

    姬行云将她的脑袋摁在肩上,轻轻搂着她,道:“今后别用这些了,你若不想怀孕我有别的法子。”

    卿卿瘪着嘴,没有说话,只在靠在他身上,呆愣愣的不动弹。

    若是姬行云能主动避孕,卿卿自然求之不得。

    当日收拾整理好了之后,姬行云便又带着卿卿出发了。

    马车上卿卿一直靠在男人结实的肩膀上,睡得很安心舒适的模样。

    姬行云垂目下来,便嗅到了她呼出的香甜味道,看着她沉睡的一张绝美精致的小脸,男人不自觉勾起了唇角。

    安然到达指定的渡口,已经又是三日之后。

    在夜色的帷幕下,众人混到了江边渡口处。

    江上早有一艘小船在岸边等候多时,姬行云、卿卿、眉儿和周晋四人,再加上撑船的老翁打扮的人,就这么撑着船,入了水。

    卿卿整个人藏在披风之中,还被姬行云揽在怀里,缩在船舱内,随着小船缓缓驶离,她整个心好像都悬了起来,仿佛如履薄冰,紧张得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她不放心的伸出小脑袋往外望了一眼,还真是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伸长脖子,凑到姬行云耳边,卿卿悄声询问道:“郎君,我害怕。”

    船是姬行云安排的船,可是江边日夜有人巡逻,很难过江的。

    总觉得,他们不知是不是就这样安全的过去了?

    姬行云捏了捏她纤薄的肩膀,“有我在怕什么。”

    卿卿深吸一口气,小手紧紧抓着男人的拇指,尽量安抚自己。

    总觉得,比她当初回来的时候还要紧张许多?

    事实证明,卿卿的不安和担心不是多余的。

    他们的小船行驶在江面中央时候,突然不知哪里冒出来一艘大船。

    远远就听大船上有人在呐喊警告,让他们停下检查。

    他们自然是不能停的,可是对方二话不说,便朝着小船放出了火箭。

    带火的箭脱弦而出,不过一转眼就射到了小船的茅草棚子上,一瞬间就将船身给点燃了,周围映照得红彤彤的清晰明亮,还在水中倒影出了火焰的颜色。

    卿卿大惊失色,不知所措的钻进姬行云怀中。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在江面上无路可去,眼下别无他法,也只能跳船了。

    可是卿卿不会游泳啊!

    小船实在燃烧得太快,也没时间让卿卿考虑,不想被烧死,就只能跳水。

    卿卿也来不及多想,就这么被迫跳进了冰凉刺骨的江水之中。

    一瞬间江水从眼睛鼻子耳朵灌入,卿卿喝了好几口凉水,被呛得无法呼吸,头重脚轻的,整个人浮浮沉沉,天旋地转,几乎要沉入水中,感觉自己好像要被淹死了。

    一口一口的江水灌入腹中,卿卿手脚乱拍,身子却在不听使唤的往下渐渐沉淀。

    眼看她要沉入水里,还好一只大手,一把就将她从水中给拉了出来,她才总算能够大口大口的呼吸。

    浑浑噩噩的在水面上被拖行,时而还要沉入水中躲避箭雨。

    不过几个来回,卿卿便已经支撑不住,晕倒过去。

    等到卿卿醒过来的时候,正头痛欲裂的躺在床榻上,睁开眼,就见了已经身处在一间温暖舒适的客房之中。

    轻轻唤了一声,眉儿便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娘子你醒了。”

    看见眉儿,卿卿口中实在干涩得如同干涸已久的沙漠一般,说不出话来,半天才挤出一个“水”字。

    眉儿赶忙去倒了一杯温茶水过来,扶着卿卿起床,将水送进她口中。

    卿卿喝过了水,润了润喉咙,这才目光扫视一眼,询问了当下的状况。

    眉儿解释,前日晚上,他们乘船渡江的时候,被一艘南齐的大船伏击,只能跳水自保。

    是姬行云一路撑着卿卿,带着她游到了对岸,因为对岸有姬行云的亲军接应,南齐的船只才只能放弃了追捕。

    所以说,他们现在已经安然来到南齐境内,脱离了险境。

    只是卿卿落水,染了上了风寒,卧床不起,已经昏迷了两日时间,这次病得算是很严重了。

    不过卿卿想着总算安然过境,到了姬行云的地盘上,应该不用担心阿兄和六郎追杀了,这才长嘘一口气,终于放下心来。

    卿卿突然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她怎么突然想法都转变了。

    以前她明明很害怕在北魏的,恨不得立马逃脱回家,却不知何时开始,她竟然会觉得在北魏境内更安全,在南齐反而更危险?

    回想起来,卿卿在建业的时候确实没发生什么好事,好像在哪边也就没什么区别了。

    卿卿病的重,耽误行程,所以他们只能暂且在驿站之内歇下。

    卿卿头痛欲裂,整个人无精打采的,又缩进被窝里,再睡一觉。

    再迷迷糊糊醒过来时候,是因为听见了姬行云低沉磁性的声音在呼唤她,“卿卿,起来把药喝了。”

    卿卿睁开眼,就见姬行云正拿一张英俊好看的脸对着她,端着药碗坐在床边。

    他小心的将卿卿从床榻上搀扶起来,圈在怀中,让她靠在他身上,然后一勺一勺的将汤药送进卿卿口中。

    因为实在太苦了,苦得卿卿难以下咽,她只喝了一口,就别开脸,死死闭着眼,皱着眉头不肯再喝。

    姬行云还在旁边哄她,“要把药喝了才能好起来。”

    卿卿瘪嘴,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苦。”

    姬行云自然知道苦,“给你备了蜜饯。”

    卿卿觉得,光是喝了这药都会把她苦死,哪还有命吃什么蜜饯,所以死活不肯张嘴。

    姬行云思来想去,也只好自己喝了一大口,而后嘴对着卿卿的嘴给她喂了进去。

    卿卿当时都惊呆了,竟然完全忘记了苦这回事,只是瞪大眼睛,感觉汤药从他嘴里送进了自己嘴里,呆愣愣的吞了下去。

    喝下一口之后,姬行云还想喂第二口的,卿卿涨红着脸,阻止他,虚弱的道:“别……我自己喝,才不想吃你的口水。”

    然后卿卿就稍微强撑着打起精神,端起汤药,死死闭上眼睛,强忍着苦意,仰头一口就咕噜咕噜的喝了进去,毕竟长痛不如短痛,必须一口喝完。

    喝完之后,卿卿赶紧朝着姬行云招手。

    姬行云会意过来意思,从旁边拿了两颗蜜饯,给她塞进了嘴里。

    好半晌,卿卿鼻子和嘴里都是又臭又苦的味道,久久无法消散。

    “哪有这么苦。”姬行云看着她喝药的模样,忍不住好笑,又将她扶着躺下,牢牢实实盖上被子。

    男人就坐在床边,目光一直包裹着卿卿,看着她有些苍白的面色,看着她那绝色精致的眉眼,看着她那丰盈微微蠕动的唇瓣,好像在打量什么绝世珍宝一般。

    卿卿平躺着,对上他那般灼灼迷恋的目光,还有些不好意思,声音娇软糯糯的询问:“你看什么呀?”

    姬行云用手托着腮,饶有兴致的打量她,“看你好看。”

    卿卿知道自己生病了肯定不好看,不过姬行云夸她,她自然有些欣喜。

    姬行云的指尖落在卿卿发间,柔声道:“好生休息,现在已经在我的地方了,待你病好了我们再启程回洛阳。”

    卿卿想了想,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有点担心的问,“郎君,我就这么去洛阳么?”

    她的意思,她是不是就要顶着这张脸去,万一有人认出来她可怎么办?

    姬行云却回答,“不必遮遮掩掩的。”

    卿卿突然想起来,以前试图将她占为己有的那个晋王,若是看见她,肯定认识她吧,让晋王认出来她,问她挑事怎么办?

    姬行云却道:“他已经瞎了,看不见你。”

    卿卿顿时噎住,还有些奇怪,“他好端端的,怎么瞎了啊?”

    男人只是目光阴沉沉的,道:“这个就不用你管了。”

    只是让他瞎了眼而已,又没要他的命已经是便宜他的了,反正见过卿卿的脸的人本来也不多,就算让人知道了卿卿的身份,只要有姬行云顶着,拒不承认的话,也不会被人发现。

    卿卿这回落水病得重了一些,不过因为每日被姬行云逼着喝药,在他的悉心照顾下,十日也就痊愈了。

    毕竟如果不喝药就要吃姬行云的口水,卿卿只能乖乖喝了。

    待卿卿好转之后,他们便继续启程,前往洛阳而去。

    路过襄城的时候,卿卿一行人与姜九郎和燕雪柔二人汇合了。

    逃亡的路上,不知不觉都经历了快一个月,所以与燕雪柔接近一个月没有见面了。

    两姐妹再见的时候,又是泪眼汪汪的就抱在了一起。

    “卿卿,你也来了!”

    燕雪柔含着眼泪,脸上却绽放出灿烂微笑,看上去还稍微有些滑稽。

    卿卿也差不多,激动得难以言喻,好像劫后余生了一般。

    两姐妹也不管那两个臭男人了,手拉手坐在了一起,嘘寒问暖,询问这阵子的情况。

    卿卿先向燕雪柔叙述,说是当时燕雪柔走了之后,她如何去把姬行云救了出来,然后又如何在阿兄和六郎的阻拦之下,众目睽睽的和姬行云一起离开了建业。

    燕雪柔都忍不住啧啧惊叹,“卿卿,你胆子可真大,那你今后还怎么回建业啊?”

    卿卿瘪着嘴,扣着自己的手指,好似还有些委屈的说道:“所以不敢回去,就跟着他一起逃到北魏来了。”

    卿卿确实有些不敢回去,不知回去以后怎么面对才好,说不定还被认为是叛国吧?

    而后卿卿又告诉了燕雪柔,两人逃亡途中背后还有一波一波的追兵接连不休,最后在江上他们的船着火了,只能跳船保命,卿卿落水受了风寒,这才耽误了半个月时间。

    说完了这阵子惊险刺激的经历之后,卿卿又歪着脑袋询问燕雪柔,“你呢?你那日离开建业之后,怎么找到姜九的?”

    燕雪柔找到姜九就再简单不过了。

    她从建业出来之后,当时卿卿他们逃亡的事情还没发生,江边没有戒严,她直接坐船过了江,随便找了一间客栈,凑巧,姜九正好就住在里头,他们就这么重逢相见了。

    本来燕雪柔是打算跟姜九道别之后就回去的,可是一想啊,都过来了,不如就多玩几日。

    不料,玩着玩着愈发的不想回去了,直到后来姜九接到姬行云的消息,让带着燕雪柔一起去洛阳,先在襄城等着汇合。

    起初燕雪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要她到洛阳去,后来才知道,原来卿卿也来了,他们这次要一起去。

    卿卿轻笑了笑,道:“表姐,你害怕么?在洛阳,若是你我身份暴露,恐怕会死得很惨的。”

    之前卿卿可是当过一次俘虏的人了,自然知道其中滋味难以言喻。

    不过卿卿和燕雪柔都算是有信得过的人,只要身份隐藏好了,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燕雪柔自然不怕,只道:“就当去游玩吧,洛阳三朝古都,听说比建业还要热闹繁华。”

    其实,燕雪柔也想看看,洛阳到底是什么情况,也想帮卿卿看看,姬行云家里到底什么情况,顺便,说不定还能刺探到什么消息?

    两姐妹不知不觉从白天聊到了晚上,当天晚上两人都睡在一起,说个没完没了。

    不知道说道了什么,燕雪柔突然凑在卿卿耳边,轻声询问她:“卿卿,你跟那个姓姬的……有没有……”

    她声音很小,可是卿卿还是听得见的。

    听闻之后卿卿还羞于启齿,支支吾吾许久,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了。

    燕雪柔道:“你不说话,就是有?卿卿,你怎么就这么便宜他了?”

    卿卿低下头,说出来也太丢脸了,因为她自己控制不住自己,所以才同意与姬行云各取所需的……

    而后卿卿涨红着脸,小声反问,“那你跟姜九?”

    他们也单独相处了一个月了,说不定也夫妻之实了吧?

    燕雪柔轻笑:“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