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卿卿 > 第40章
    卿卿呼吸渐渐平静下来,早已经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只能慵懒的半眯着眼睛休息。

    男人的呼吸正好喷在她耳后,痒得卿卿连忙缩回了肩膀,侧过脸去,便对上了他的脸。

    两人的目光撞到一起,胳膊漆黑瞳孔之中,各自清晰映出对方完美的轮廓,久久凝视着挪不开眼。

    卿卿转过身去与他面对面,白.嫩如葱根一般,还染着艳红蔻丹的指尖,在男人的脸上划过,划过那精致好看的眉眼,削挺的鼻梁,纤薄的唇瓣。

    以往的种种浮现在眼前,卿卿心下一股暖流,现在总算再也没有了顾虑和疑惑。

    她现在知道了,在建业城外,她身处险境,惊恐至极,以为自己都快死了的那次,救她的那个男人就是姬行云。

    他们早就见过,可是她惊吓过度,已经把自己的救命恩人都忘记了,报恩还报错了人,是姬行云一直记得她,还在千方百计的找她。

    他们在南阳相遇之时,她先入为主,将他看成了罪大恶极的敌人,可是一路走来,他似乎也没有做过什么恶事,反而一直都在竭尽全力保护她的周全。

    他杀了宋易,是因为宋易先杀了他的手下,并且,他已经给了宋易归降的机会,是宋易自己不肯服软。他杀了孙英,是因为孙英欺负了她。

    他知道卿卿不愿意留在他身边,沦为俘虏的身份,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也只能放了她离开,宁愿自己深陷险境,只身跟着她去到建业,企图扭转她的心意,想方设法的要出去他们之间的矛盾和隔阂,想要与她终成眷属。

    卿卿都无法想象,男人背后到底为她做了多少事,那健壮的肩膀上,扛着多重的担子,背负了多少重任。

    可是他选择抛弃所以,只求于她在一起,愿意给她最安定的生活。

    卿卿喜欢安定的生活,喜欢守着自己的一小片天地,有亲人和朋友在身边陪伴。

    姬行云为了她,不知如何压抑着自己,可是他却从来也不说。

    在今日,卿卿总算都明白了。

    娇柔的身子,缓缓靠在男人怀里,卿卿眼眶还是湿润的,鼻子一酸,眼泪都要涌了出来。

    她娇滴滴的嗓音,道:“郎君,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姬行云轻哼,“你这么厌恶我,告诉你,你会信么。”

    卿卿还试图辩解,“我,我没有厌恶你……”

    姬行云质问,“没有?你每日背地里骂我什么……狗贼?”

    “……”卿卿咬住嘴唇,瞬间就被问得说不出话来了,其实除了狗贼,她还偷偷骂了他很多坏话,还时常诅咒他……

    姬行云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幽幽问道:“卿卿,你就这么讨厌我?”

    卿卿摇摇头,她现在,早就不讨厌他了。

    姬行云额头顶着她的额头,询问,“那卿卿可喜欢我?”

    卿卿红着脸,还有些又羞又臊的,“你表现好才喜欢你,你可别忘了,刚刚才答应永不与我阿兄为敌。”

    “自然不会,我答应的必能办到,卿卿大可相信我。”

    卿卿娇笑了一声,带着余温的脸上,那笑容明明是无意为之,却透出一股入股的媚意,只叫人不尽沉沦。

    她还带着眼泪,笑起来却甜甜腻腻的,一头撞进姬行云怀里,算是对于姬行云的恳求,总算应允了下来。

    “那明日,便开始筹备婚事可好?”姬行云询问。

    卿卿想了想,还有些担心,她身无分文,就只有一个人在这里,连嫁妆都没有……就这么光秃秃的成亲吗?

    姬行云好歹也是北魏的三军统帅啊,朝中权势滔天的人物,就算卿卿用了姜家女儿的身份,如何才能嫁给姬行云啊?

    姬行云似乎看出了她的担忧,只是薄唇轻抿,保证道:“一切我都安排妥当,就不必你操心了,你等着备嫁就好。”

    卿卿自然是答应了姬行云,“那好。”

    得到了卿卿的首肯,姬行云欣喜若狂却不知如何表达,只能两条手臂将卿卿搂紧了,紧得仿佛想将她融入他身体里去。

    因为他实在太用力,卿卿都快喘不过气,感觉快要被他勒死了似的,扭了扭肩膀,道:“快起来吧,外头这么多人等着你……”你却在这里苟且之事,真的合适么?

    “让他们等着去……”

    姬行云却不以为意,不慌不忙的,埋头下来,又落在了那盈软诱人的唇瓣上,压制性的啃吻,今日什么也不想做,就想一直与她陷入这浓情蜜意之中,再也不出来。

    卿卿有种不好的预感,该不会他还欲求不满吧!人家腿都还在打颤呢!

    好在此时外头有人前来禀报,说是大长公主在找姬行云前去说话。

    迫于无奈,姬行云也只好起身,一个吻落在卿卿白皙细腻的额头上,柔声说道:“睡一觉吧,我忙完了就回来安顿你。”

    卿卿经常被他折腾,已经渐渐习惯了,可是由于今日太过猛烈,还是让她承受不住,浑身动弹不得,双腿发软的使不上力气。

    怕是出去也会被人看出来,也只能缩在被子里,眼睁睁看着姬行云,自己一件件穿上衣裳,然后开门出去了。

    本来卿卿也很累,现在她信得过姬行云,知道他可以依靠,能处理好一切,她什么都不用担心。

    于是累得筋疲力尽的她,就这么在书房里,身上只穿着件薄衫,沉沉睡去。

    姬行云整理好了仪容,前去见了母亲襄城大长公主。

    萧芜君高坐上方,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道:“从善,你年纪也不小了,早就应当成家娶妻,为姬家开枝散叶,传宗接代,你爹早亡,就留下你这一条香火,你又常年带兵打仗,危险重重……”

    她的意思,战场上刀剑无眼,任凭姬行云再如何百战不殆,说不定也有失去控制的时候,早日留下香火,一直是萧芜君期盼的事情。

    萧芜君以前也趁着姬行云不在洛阳的时候,给她收纳了许多美姬在府上,可是每回姬行云一回来就将人都送走了,至今油盐不进。

    她是软磨硬泡,就想着早日让姬行云成家,这姬行云离开了大半年,好不容易回来,这次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了,必定要将婚事订下。

    萧芜君道:“阿婉你也早就见过了,我觉得她温婉贤淑,知书达理,是洛阳出了名的大家闺秀,你常年不在,这侯府有她打理,我也能少操心一些,若是你没异议,改日便让人去谢家提亲吧。”

    她这次是下达命令的语气,毕竟婚姻大事向来是父母做主,所以萧芜君这次就是要做这个主。

    然而姬行云沉默得听完了她的一番话,才淡淡启口,道:“其实从善此番回来,便是有婚事要与母亲商议,去年我只身前去南齐办事,身陷险境,幸得姜家相助才得以脱困,当时我已经答应姜家,会娶姜家的女儿作为回报,此番姜九郎带着他妹妹来洛阳,便是将想他妹妹许配给我,完成当日承诺……母亲今日应该已经见过姜家的小娘子了,还望首肯。”

    萧芜君听闻这番话,顿时皱起了眉,“那个姜家十七娘?”

    好啊,当时萧芜君看见姜氏女的时候,心下便隐隐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那少女娇娇软软,柔枝嫩叶的,一张脸生得过分美貌,在一群少女之间着实扎眼。

    当时萧芜君还在想,姜家把她带进洛阳来,必定是想要寻个好人家嫁了吧。

    没想到还当真被她给猜中了,她要嫁的不是别人家,正是她容陵侯府姬家!

    那少女如此娇柔得跟一朵娇花似的,萧芜君实在想象不到,她若是嫁给自己儿子……

    萧芜君突然有点怀疑,姬行云与姜家素有来往,莫不是早就看上了这姜家的小娘子,所以才至今不娶吧?

    虽然有所疑虑,可姬行云用的这个借口,实在让人无力反驳,总不能让他违背了与姜家的婚约吧?虽然是口头的,可毕竟姜家也是有头有脸的,在给个世家贵族都说得上话。

    萧芜君也只是有点犹豫,“可是,我早就相中了阿婉,阿婉也时常来侯府陪我,若是就这么辜负了人家小姑娘一番心意,传出去难免落人话柄,我看……不如你就收了阿婉做侧室吧。”

    姬行云自然是拒绝的,“母亲,谢四娘子与阿妹是同族姐妹,与我也算是兄妹了,她若嫁进了姬家,岂不是有违伦常?母亲若是觉得有愧与她,可以另外寻一户好人家,也总比给我做妾要好。”

    萧芜君不知,姬行云竟然能说出“有违伦常”这种话来,一时根本无法反驳……

    姬行云又道:“从善这两日便会安排前去姜家提亲,姜家的小娘子既然来了怕是也不好再回去。

    “外头还有宾客要应付,从善先行告退。”

    随后高大的男人一甩袖子,扬长而去,只留下地上渐渐拉长的背影。

    萧芜君看着姬行云离去的背影,也只能长叹了一口气。

    那姜氏女,就是长得太美貌太娇弱了,看上去就是个红颜祸水,让萧芜君极为不满,与她心中的儿媳人选相差甚远,谢婉那样的贤良淑德,秀外慧中的闺秀,才是萧芜君合心意的对象,怎么看怎么满意那种。

    不过萧芜君从小就没有管过儿子死活,现在想管,什么都晚了。

    姬行云出门之后,便撞见了谢婉正要往院里走,二人擦肩而过。

    谢婉一看见姬行云,便浑身紧绷,立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行了个礼,“阿婉见过大都督。”

    其实谢婉很害怕姬行云,她想嫁给姬行云,完全是图名利地位,毕竟能做大都督的夫人,就算是当朝皇后都要给她几分颜面,今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反正姬行云常年带兵在外,她都不用见他,只要以后想办法弄个孩子出来,就能保证自己高枕无忧的侯府人身份了。

    大长公主这么喜欢她,肯定是会让她进门的吧。

    本来姬行云是没打算理会她,直接就要走的。

    可是,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回过头来,与她直面相对。

    姬行云已经听说了,就是这个谢婉,把画和替身的事情告诉卿卿的,也不知是她无意为之,还是有意透露。

    更何况,现在姬行云都说了要娶姜氏女了,大长公主竟然还执意要姬行云娶谢婉做侧室?

    姬行云朝着谢婉大步靠近一步。

    他那浑身盛气凌人,惊得谢婉腿软,差点退了出去,稍微有些心虚,一双手紧紧捏着手帕。

    姬行云居高临下,阴沉的眼眸看着谢婉,冷厉低沉的声音道:“今后少来容陵侯府,别让我再看见你。”

    说完,姬行云便转身走了。

    只剩下谢婉浑身僵直的立在原地,眼眶通红,却是不知错所,全然不知,她到底哪里得罪姬行云了?

    当时便忍着眼泪,谢婉走进大长公主的院子里,来到萧芜君面前,行了个礼,道:“阿婉是前来与婶婶道别的,家中突然有事,唤阿婉回去,还望婶婶见谅。”

    萧芜君颦眉,看着谢婉双眼含泪,顿时就察觉出来蹊跷了。

    姬行云才刚刚离去,谢婉这么快就来道别,还这般委屈的样子……

    萧芜君询问,“是不是从善与你说了什么?”

    谢婉摇摇头,“没有。”

    没有?萧芜君能相信没有?

    当日,姬行云以大长公主的名义,留着卿卿等人在容陵侯府暂住一晚,因为留的人很多,所以卿卿也并不显眼,直到次日,卿卿休息好了才从容陵侯府离去。

    就如姬行云所答应的那样,不过两日时间,襄城大长公主就亲自宣布了姬行云与姜氏女有婚约的喜讯,一时间整个洛阳城沸沸扬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过大家都说大都督为了报恩才与姜家订下了婚约,如今也只是履行婚约罢了。

    别馆之内,听闻消息的燕雪柔急急忙忙冲进卿卿屋里来,惊讶不已的与她议论,“卿卿,果然,一夜之间,姬行云跟姜氏女早有婚约的事在大街小巷已经传遍了,他还真是本事,这样也行……”

    卿卿自然知道传遍了,她长叹一口气,无精打采的往桌上一趴,说道:“表姐,姜氏女始终是姜氏女,又不是阮氏女。”

    真正的十里红妆,风光大嫁,卿卿不想披着别人的名字,所以,即使她同意了嫁给姬行云,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燕雪柔在卿卿旁边坐下,顺手就将一颗蜜饯送进了口中,轻笑道:“这不是权宜之计么,除非,你有什么更好的法子?”

    卿卿想了想,她确实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她自然也想和姬行云能成亲,只是这种方式不是最理想的罢了,想要与他在一起也只有做出牺牲,退而求其次。

    毕竟姬行云都为她做了这么多事,她退让一步也是应该的。

    正说话时候,听见敲门声音。

    两姐妹闻声看去,就见是姬行云身姿飒飒,立在门口。

    燕雪柔瞬间提起了一口气,快速回想了一下,她刚才没说姬行云什么坏话吧?

    这个男人,这么恐怖,对别人的态度,跟对卿卿的态度完全是两样。

    别看他在卿卿面前恭维得很,跟一条温顺的狗似的,一扭头看见别人,就是一匹龇牙咧嘴凶狠无比的恶狼。

    自从知道他真实身份之后,燕雪柔至今都不敢跟这男人直面相对,跟他说话都觉得压抑得喘不过气。

    “我,我先回避了。”

    燕雪柔起身,小心翼翼的,隔得老远绕过姬行云,急匆匆出去离去,屋里婢女也尽数退了出去,

    姬行云这才一声不响的,迈步进屋,来到卿卿身边坐下。

    他抿唇一笑,握住了卿卿的手,垂目看着她,“卿卿,婚期订在一个月后,四月二十,我给你安排了去洛阳姜氏旁支,暂住备嫁。”

    卿卿抿唇,微微点了点头,“郎君辛苦了,什么都要你一人劳心,卿卿什么都帮不上忙,实在惭愧。”

    姬行云似乎察觉她笑得有些勉强,渐渐皱起了眉。

    将她拉过来,靠在他肩膀上,问道:“你可是觉得委屈么?”

    卿卿摇头晃脑,“没有。”

    姬行云垂目看她,“当真没有?”

    卿卿起身,过去依靠在男人背上,从背后圈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道:“真的没有,能得郎君如此厚爱,卿卿哪里会觉得委屈?只是在想,我都要出嫁了,此事应不应当让我阿兄知晓……”

    阿兄是她唯一的至亲,是她现在唯一牵挂的人。

    卿卿觉得,她嫁人这么大的事情,若是都不告诉阿兄一声,将来若是阿兄知道,肯定不会原谅她吧。

    她都已经违背了阿兄的意思,放姬行云出建业,还跟着姬行云私奔到了洛阳,如今竟还要换个身份嫁给姬行云,若是让阿兄知晓,肯定会气得要吐血了。

    姬行云想了想,轻叹道:“还是不告诉他为好,将来一切解决之后,我们都生米煮成熟饭了,他再说什么也没用。”

    若是让阮黎知道了,估计又要把他的卿卿抢走,他不想卿卿再离开他。

    卿卿用手拖着腮,有些苦恼,“可是,阿兄真的不会怪我么?”

    姬行云捏着她盈软细嫩的小手指,呐呐道:“不会,放心吧,我会有办法让他承认我。”

    卿卿觉得,阿兄肯定不会承认姬行云的,毕竟在建业的时候,差点没把他打死了,又怎么可能突然承认?

    姬行云原本又想欺负卿卿的,可是卿卿抿唇得意的笑道:“我月事来了。”

    月事来的时候,真是卿卿最开心的时候了。

    “……”同样,也是姬行云最不开心的时候,却只能关切说道,“那你好生休息,别受了凉,缺什么让侍女给你准备。”

    卿卿现在有两个侍女随身伺候,一个是一只跟着她的眉儿,另一个是姬行云派来的那个雀儿。

    她抿唇轻笑,微微点了点头。

    两人在屋中什么羞羞的事都没有做,只是相依相偎着,闲聊来许久,姬行云才就此离去。

    婚事相关,都由姜九郎和姬行云出面张罗着,卿卿只需要搬到姜家,安安静静备嫁就行了。

    洛阳的姜家于天水姜家也有些渊源,算得上是远亲,卿卿以姜氏女的身份出嫁,从这里比较合适。

    因为备嫁,卿卿便不能与姬行云见面,只有分别之前,姬行云还强行满足了一回,说是以后要憋一个多月,怕憋坏了。

    “……”卿卿只有一脸的幽怨。

    燕雪柔跟卿卿一起来了姜家,陪伴出嫁,说是等看着卿卿成亲了之后,她就要回建业去了。

    想到两人相处时间所剩不多,便整日都混在一起。

    直到半个月后的某日。

    原本燕雪柔是被姜九郎找过去吃喝玩乐的,喝了些酒,坐着马车,踏着夜色往姜府返回。

    可是行到半路,燕雪柔正昏昏欲睡的时候,马车骤然停下,身体不自觉前倾,将燕雪柔给惊醒。

    外头打斗声传来,一转眼一个黑影钻进了马车里。

    燕雪柔惊愕不已,正要动手抵抗。

    却见上车的黑衣蒙面的男人,冷声道了一句,“是我。”

    因为灯笼的火光昏暗,男人揭开面具之后,半晌燕雪柔才看清是谁,当时就屏住呼吸,倒吸了一口凉气,“表,表哥,你怎么来了……”

    是阮黎!

    看见他的一瞬间,燕雪柔目瞪口呆,简直醉意都一瞬间被吓醒了。

    阮黎什么时候竟然跑到洛阳来了?

    阮黎对外头使了个眼色,示意还在打斗,燕雪柔才伸出个脑袋喝止,“别打了,自己人!”

    而后安静下来以后,阮黎风尘仆仆的走过来,往燕雪柔身边一坐,道:“自然是来救你们回去,卿卿在哪?”

    燕雪柔真想告诉他,他们不知道过得多潇洒,根本不需要救啊?

    “她,她不在这里。”眼看着姬行云和卿卿再有一阵就成亲了,阮黎这个时候来,肯定会把卿卿带走的,所以燕雪柔绝对不会告诉他卿卿在什么地方!

    阮黎皱着眉,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两个女儿家,孤身来到敌国,家里这么多人,整日为你们提心吊胆,担惊受怕,难道你们就一点没有歉疚之心?”

    燕雪柔道:“我只是没来过洛阳,想四处游玩一番,既然……表哥来接我了,我跟你回去就是。”

    阮黎只问,“卿卿呢?”

    燕雪柔一口咬定,“我当真没见过她!我就是跟着姜九郎来洛阳吃喝玩乐的,本来也打算过一阵就回去。”

    阮黎知道,卿卿肯定就在洛阳城内!并且燕雪柔明明知道卿卿得去向,却一口咬死了不肯说,分明就是想掩盖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