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卿卿 > 第41章
    阮黎受临川王嘱托前来寻找燕雪柔回去,并且他自己也想把卿卿找回去,所以,一个月之前就已经从建业出发,一步步,混进洛阳城已经有十日时间。

    他带着人在洛阳四处搜寻,怕被姬行云察觉,只能暗中盯着容陵侯府,还以为卿卿定是跟姬行云在一起。

    可是盯着姬行云许久也没看见卿卿踪迹,根本不知道姬行云已经将卿卿弄到哪里去了,只听说了姬行云和一个什么姜氏女的婚事,对于燕雪柔和卿卿一直寻找无果。

    直到今日,在邀月楼看见了燕雪柔的身影,这便立即追了过来,把燕雪柔抓个正着。

    只可惜,不论阮黎怎么询问,就是说破了嘴皮子,燕雪柔就是不肯交代卿卿如今去向。

    阮黎想了想,随口就诈了燕雪柔一句,“别以为我不知道,要跟姬行云成亲那个姜氏女,是不是就是卿卿伪造身份?你若是不老实交代,到时候他们大婚之日,我便带着人前去抢亲,带她回去!”

    他也就是胡乱的猜测罢了,并没有任何确凿证据,只是想着,卿卿失踪肯定跟姬行云脱不了干系,毕竟这么巧合,姬行云才从建业回来不久,突然就要娶姜九郎的妹妹?于是瞎说了一个姜氏女是不是卿卿。

    没想到还真被他给蒙对了,燕雪柔听他如此肯定的语气,以为阮黎已经查到了此事,卿卿身份已经暴露了。

    当时就连忙拉着阮黎的袖子制止,“表哥,你别这样!卿卿喜欢姬行云,她就想跟他成亲,你又何必横插一脚,硬生生拆散他们呢!”

    阮黎脸都黑了,眸光渐渐阴沉了下去,咬牙切齿道:“她是我阮氏嫡女,怎么能让姓姬的狗贼糟蹋玷污!”

    气得瑟瑟发抖的,指着燕雪柔的脑门骂道:“你也是糊涂,不但不知道劝着她,竟然还帮着她如此胡来?”

    燕雪柔被骂得闭上了眼,却还义正言辞的说道:“人家两情相悦,终成眷属,哪里就胡来了?你是卿卿的兄长,应该也想看见卿卿嫁个好人家吧?”

    阮黎差点背过气去,“是不是姬行云给卿卿下了什么蛊?”

    燕雪柔连连摇头解释,“姬行云没有对卿卿下什么蛊,他对卿卿是认真的,你还记得三年前建业城外那次吗?当时救了卿卿的人其实是姬行云,不然那时候卿卿早就九死一生了,姬行云对卿卿一见钟情,这两年一直在找她,所以卿卿被俘虏之后,姬行云也一直对她很好。

    “后来卿卿逃了,他分明可以把卿卿抓回去的,可是他却亲自护送卿卿回建业,还要冒着风险,到建业试图与太子谈和休战,准备再向你提亲的。

    “他救了卿卿这么多次,而且也是真心实意想娶卿卿,谁知你对他偏见这么深,还差点把人家打死了……

    “现在卿卿都被你逼得有家不能回,只能背井离乡,明明是可以明媒正娶的,是你逼得她只能改名换姓,就算是报答姬行云对她的救命之恩,她想嫁,你还要阻止他们。

    “表哥,你也是明白事理的人,就不能擦亮眼睛,看看清楚么?若姬行云对她不是真心实意,她这样的身份,何必费这么大的劲,非要娶她为妻?

    “你若是当真为了卿卿好,就成全他们吧,卿卿只想有你的祝福,若是你在从中作梗,只会让卿卿觉得两难,只会让她伤心难过……”

    一番话下来,说得阮黎早已经反被说得怒气全无,支支吾吾,已经无言以对了。

    过了半晌,阮黎才确认一般的询问,“姬行云当真以前就救过卿卿?”

    “对啊,只是功劳被六郎给冒领了。”

    燕雪柔这阵子跟卿卿闲聊,加上跟姜九郎通气,几乎把两个人的事情了如指掌了,就像在看人家的爱情话本似的,又是羡慕又是感动。

    因为有些切身体会,她自然是最支持卿卿的那个人,并且,既然阮黎都已经来了,燕雪柔更希望阮黎是来给卿卿送嫁,而不是来阻止他们的婚事的。

    阮黎沉思了许久,只道:“卿卿在哪?”

    燕雪柔以为阮黎还要去找卿卿麻烦,强行把她给带走,自然是不愿意说出卿卿的去向。

    她心里还在纠结着,她到底要不要把阮黎来洛阳的事情告诉姬行云。

    万一姬行云翻脸,要找阮黎当初的仇,把阮黎又给抓起来打得半死,那卿卿夹在中间岂不是两面为难?

    可是她若是不让姬行云知道,就这么让阮黎把卿卿带走了,活生生棒打鸳鸯,今后卿卿就算是回了建业,肯定也会活得不开心吧?

    夜里,房门吱呀的一声被人推开。

    高大健硕的男人黑影,风尘仆仆的迈步进屋。

    卿卿闻声看去,便见是姬行云还喘着粗气,在门口长身而立。

    唇角勾出一丝甜腻腻的笑容,卿卿赶忙扔下手上的东西,如同一只刚出笼的鸟儿一般,飞快的扑上去,一头栽进男人怀里,双手环着他的腰。

    因为两人一大一小的身高差距明显,少女小脑袋就埋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那娇莺般的嗓音,难以掩饰有些欣喜的说道:“郎君,你怎么来了。”

    他们都半个月没见面了,因为说好了按照风俗备嫁的时候不能见面的。

    软玉娇香入怀,姬行云手掌盖在小娇娘纤薄的后背上,隔着薄薄一层丝质的睡裙,光是抱这一下,压抑了半个月的,只叫他一瞬间烈火焚身,呼吸都变得灼烫,喉中干涩得如同久旱的黄土地一般,不自觉喉结滚动而下。

    姬行云润了润干涩的唇瓣,哑着声,道:“自然是想你了,想见你。”

    只不过半个月不见,姬行云就感觉整日焦灼难眠,每夜都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身上爬一样蚀骨钻心的难受,简直就是度日如年,他必须见卿卿,以解相思之苦才行,已经等不了半个月之久了。

    方才看见卿卿朝他奔过来,撞进他怀里的那一瞬间,姬行云好像还在做梦一样,如梦似幻的。

    去年他还以为恐怕这辈子也见不到她了,现在他们却已经即将成亲,他能娶到这辈子唯一让他心动,让他爱慕,让他沉沦的女人。

    他恨不得日日夜夜,时时刻刻都盯着卿卿,生怕这一切转瞬她就消失了。

    卿卿窃笑着,在他怀里娇滴滴的说道:“不是说好了婚期之前不能见面的么……”

    姬行云掐着腰,将卿卿从地上轻飘飘的抱起来,便抱到一旁软榻坐下,让卿卿坐在他腿上。

    他垂目看着手中捧着的宝贝,轻声问道:“卿卿不想我么?”

    卿卿别开脸,瘪着嘴,“我才不想。”

    姬行云不自觉勾起了唇角,抬起袖子,捏了捏卿卿的小下巴,“你不想?那你一来就抱着我作甚?”

    卿卿当时就要把手收回来的,人家不抱就是了,却反被姬行云拉进了怀里,他将她抱得更紧了。

    下巴挨着她的额头,鼻间充盈着她身上独有的玉兰花芳香,姬行云如实说道:“卿卿真的不想我?”

    卿卿翻了个白眼,“我们才几天没见啊,又不是分开很久了!”

    姬行云立即义正言辞的纠正,“不是几天,是半个月了!”

    卿卿眨巴着眼睛与他对视,“半个月很久吗?”

    反正她觉得好像一点也不久啊,她在屋里绣绣花,看看书,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气得姬行云将她压在怀里就啃她,这个小没良心的,都没把他放在心里,亏他这么想她,她为什么就不能也像他爱她那般。

    姬行云觉得一定要给她一点的教训,特别深刻那种,让她哭着求饶的那种。

    “……”

    卿卿后来算是明白了,姬行云分明就是饥渴难.耐了,所以才破坏规矩,提前跑来找她,根本就不是想她!他只想上她!

    差点没被饿急眼的狼弄死过去之后,卿卿气得不想理他了,红着眼眶,眼泪糊了一脸,背过身去,只拿后脑勺对着他。

    姬行云撩起她的头发,在她耳边呢喃细语,“卿卿,你刚刚不是也很喜欢么,怎么又生气了?”

    明明刚刚她自己也欢快至极,一边哭一边求着他,跟个小妖.精似的往他身上蹭,把他勾得神魂颠倒,都恨不得死在她身上,等要够了满足了,事后就立马翻脸不认人,还生气了不理人。

    卿卿抽泣着,“谁会喜欢被你这么折磨得半死!”

    现在都还没成亲呢,卿卿觉得成亲之后,她肯定就要彻底生不如死了吧。

    “……”姬行云都觉得女人的心思实在难以捉摸,明明自己那么喜欢还要口是心非。

    他将她搂进,在她耳边道:“谁叫你这么勾人,叫我把持不住……”

    说着将她眼角的泪给吻去,娇小的身子整个圈进怀里。

    卿卿其实一直想问问,姬行云以前真的把别的女子……折磨死过么?那她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

    感觉到腿的肿痛,卿卿还是有点心里忌惮的,以至于每次和他做这个事,还是有点心里忐忑,以至于多少有点放不开,总觉得自己是不是要死了。

    所以,到底还是问一问比较放心。

    她转过身,面对着姬行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多少有些难以启齿。

    姬行云似乎察觉到她有话想说,手背从她细嫩得好似能掐出水似的肌肤上划过,轻声询问,“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得?”

    卿卿瘪了瘪嘴,许久才犹犹豫豫的凑到姬行云耳边,支支吾吾询问,以前有没有女人死在他床上过。

    她说完就埋下了头,脸上涨红,解释,“我也是怕我有生命危险罢了……”毕竟姬行云练武之人,百战沙场的大将军,弄得实在没轻没重的,每次都战况惨烈,让她还曾经晕死过去,她担心也是情理之中的。

    姬行云差点笑了出来,在卿卿耳边说道:“卿卿是我唯一的女人,以前是,以后也是,这辈子都是。”

    姬行云从来没见哪个女人有如此冲动,他的眼里只有卿卿一人,满脑子都只有卿卿,无时无刻不想与她在一起,就是为她**致死,他也愿意的。

    卿卿才不相信,就像她阿兄一样,虽然也二十来岁没有娶妻,可是老早就有了通房,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燕六也是,府上老早就有了妾室,解决生理需求。

    像姬行云这种身居高位的,打了胜仗还有人给他送美姬,他怎么可能只有过她一个人。

    重点是,他那么熟练,花样那么多!每每都让她羞耻又无力抗拒,都是不知道玩过多少才练出来的吧!只可惜,男人又不能验证,还不就任由他怎么说。

    卿卿红着脸,唇瓣鲜艳欲滴,娇羞的低下头去,“你何时这么会说甜言蜜语了。”

    姬行云面无表情,都不想解释,反正他自己知道就行了,卿卿不信说再多也没有办法。

    两年腻歪的说话说了大半夜,又不知折腾了几次才算罢休

    次日醒来的时候,姬行云已经一大早就走了。

    这回两人是说好了,成亲之前他不许再过来。

    只是次日一大早,卿卿发现燕雪柔昨日出去了就没有回来。

    正要派人去问问姜九郎的时候,燕雪柔才面色很是难看,顶着个黑眼圈,无精打采的回来找卿卿。

    卿卿腿酸痛得厉害,一瘸一拐的上去,拉着燕雪柔的手询问,“表姐,你昨夜怎么一夜未归,也不让人回来说一声啊?我正要派人出去找你呢。”

    卿卿以为燕雪柔在姜九那里,姜九又以为燕雪柔已经回来了。

    燕雪柔一夜没有睡觉,被阮黎一直逼问卿卿去向,死缠烂打的。

    最后阮黎保证不会带卿卿回去,燕雪柔实在架不住他软磨硬泡了,这才答应带阮黎过来与卿卿见面。

    燕雪柔神色凝重的看着卿卿,朝着门外扬了扬下巴,道:“你看看谁来了。”

    卿卿顺着她所示意的方向看去,就见她带回来的人里头,有个戴着披风风帽,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

    男人迈步进屋,将风帽取下来,才见了那张脸……

    卿卿一看见是阿兄,当时就浑身一震,整个人就僵住了,呆愣愣的看着他就这么出现在眼前,好像最担心的事情始终是发生了。

    燕雪柔哭丧着脸,疲惫不堪的样子,很是无可奈何的说道:“卿卿,你也别怪我,我实在扛不住了,我不带他来见你,他不让我睡觉……你们有什么话好好商量吧,商量好了再告诉我,我要先去睡一觉再说。”

    而后燕雪柔便进了里屋,直接倒在卿卿的床上,拉过被子,什么也不想管,闷头就睡,她都要困死了。

    燕雪柔走了,就剩下卿卿与阮黎面面相对。

    卿卿屏住呼吸,偷瞄了一眼阮黎,顿时心虚得攥紧了袖子,许久才道:“阿兄……你,怎么来了……”

    阮黎也一夜没有睡觉,一夜都在想燕雪柔说的那些话,此番见到卿卿,他发现卿卿与以往不同了。

    比方说,上次卿卿回建业的时候,会委屈得直接扑到他怀里就哭,可是现在,卿卿看见他竟然明显能感觉到害怕。

    阮黎有无数话想亲口问卿卿,可是最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垂目沉声道:“你失踪了,我自然应该找你,怎么,你现在已经这么不想见到阿兄了?”

    卿卿连忙道:“没有,卿卿刚刚还在想念阿兄。”

    阮黎冷笑了一声,“你既还记得你有个兄长,长兄为父,你出嫁这么大的事,竟然也不打算告知我一声,你还有把我这个兄长放在眼里么?”

    卿卿被问得,一时噎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眶一热,眼中已经是秋波潋滟,好似还有些委屈。

    阮黎走到卿卿面前,弯下腰,对着她的脸,道:“卿卿,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卿卿点点头,眼泪便随着动作,从眼眶里落了下来。

    她道:“我知道,阿兄,是我自愿的,姬行云没有逼迫我,在建业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了,他是诚心诚意对我的,他都救过我好多次了……”

    阮黎打断她的话,“行了,你们之间的事,阿柔都跟我说过了,我此番过来,也不会强迫你跟我走,就想问问你的选择,是要老老实实跟我回去,还是要与我阮家断绝关系,做你的姜氏女,留在洛阳与那姓姬的成亲。”

    男人的声音,浑厚低沉,铿锵有力,一字一句,都好像撞在卿卿心坎上一般,因为沉闷得喘不过气来,卿卿眼泪也跟着簌簌落下,暗暗抽泣。

    她要嫁给姬行云,就要跟阮家断绝关系么?

    阮黎认真的凝视着她,说道:“卿卿,你要知道,姬行云就算是喜欢你,也只不过是为色所迷,一时欢愉,等激情一过,他便会厌弃你了,你孤身一人留在洛阳,没有母族为你撑腰,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他早晚也会觉得你累赘,将你弃之如履的,这世上,只有自己的母族,自己的亲人才靠得住……你别那么天真了,兄长告诉你的才是事实,跟阿兄回去。”

    卿卿含着眼泪,不知如何是好,也只能假装很清醒的模样,强行找了一个借口出来,“阿兄,你说的道理我都懂,可是他答应我永不与你为敌的,只要我在他身边,他会让南北休战,若是我嫁给他,能让南齐多喘息的时间,修生养息,养精蓄锐,将来真到了必须来战那一天,能有能力与北魏抗衡,也并非不可。”

    阮黎呼出一口浊气,问她道:“这么说,你选择留在洛阳?”

    卿卿哭着,拉着阮黎的袖子,“阿兄,你不要逼我做这种选择好不好?卿卿虽然想留在洛阳,可是万万不想跟阿兄断绝关系……我们是血脉至亲,同胞兄妹,怎么能说断就断了?阿兄,我求你了……”

    卿卿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最害怕的就是这种两边为难的情况,没想到还是发生了。

    阮黎轻叹了一声,头疼欲裂,看着卿卿这么一哭,简直什么脾气都没有了,思来想去,也只好道:“你让姬行云来见我,我与他当面谈。”

    上回两人见面的时候,姬行云被阮黎打得半死,现在在姬行云的地盘上,阮黎还敢说要见他,也不怕他报复?

    不过,或许阮黎就是想看看,姬行云会不会报复吧,若是姬行云动了手,卿卿肯定机会对这个狗男人死了那条心了。

    卿卿也记得上次两人的仇,她多少有些犹豫,“阿兄当真要见他?”

    阮黎确信的点头,他倒是要看看,那狗男人到底拿什么把他妹妹迷得神魂颠倒的了,连兄长、母族,还有自己的姓氏都不要了,就想跟他成亲。

    卿卿无可奈何,也只好叫来雀儿,让他送信去通知姬行云过来与阿兄见面。

    信送出去之后,卿卿心里还七上八下的,紧张得心里打鼓,不太确定姬行云会不会对她阿兄动手,不过卿卿只说想见姬行云,并没有提出于什么原因,更不敢说是因为她阿兄来了。

    因为姬行云在宫里去了,如坐针毡的,卿卿和阿兄等了足足一个时辰,都已经夕阳西下时候,才总算把姬行云给等到了。

    踏着夕阳的余晖,男人兴冲冲的迈步进卿卿的屋里,还以为卿卿今日终于知道想他了。

    姬行云一进屋,见了卿卿便一把将她自地上抱了起来。

    卿卿脸都黑了,“放我下来!”

    姬行云一时高兴,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卿卿好像有些不对劲,这才将她放了下来。

    毫无防备的,与此同时,背后已经有一把匕首顶在了姬行云的腰上,阮黎冷声道:“别动,不然一刀要了你的命。”

    卿卿连忙过去拉着阿兄的袖子,看着那把刀,皱眉着急道:“阿兄,你答应不伤他的!”

    阮黎冷哼一声,“我不伤他,可也要防着他伤我。”

    “阿兄,你先把刀收起来可好?”

    阮黎不肯。

    姬行云这才知道,原来阮黎竟然找到洛阳来了,还当真让他找到了卿卿,确实也有几分本事。

    卿卿也只好与姬行云说道:“郎君,是我阿兄想跟你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上回的事情,还望郎君不要计较,你们有什么话坐下来好好说……”

    姬行云举起双手,缓缓转过身去,面对着阮黎,倒是心平气和的模样,“今日你既然来了,我们确实应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这桩婚事。”

    姬行云稍微高出一些,与阮黎四目相对,两个男人的眼睛里都仿佛有电光石火一般,随时可能大打出手。

    卿卿夹在中间,急得想哭。

    作者有话要说:卿卿:QAQ哭唧唧,你们别打啊……阿兄:我只是想谈一谈聘礼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