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卿卿 > 第42章
    卿卿含泪恳求,“阿兄,你把刀收起来,有话好好说可好?”

    阮黎对姬行云时刻小心提防,寻思片刻,也就退让了一步,“让他卸下武器我便收刀。”

    卿卿只好侧脸,眼巴巴的望着姬行云,示意他卸下防备,姬行云才将身上武器全数取出,扔到一边,以表诚意。

    阮黎还不放心,让卿卿给姬行云搜了身,确定他身上没什么威胁,这才将匕首收入了刀鞘,冷冷看着那个一直被他视为仇敌的男人。

    两个男人相互对视,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紧张的气氛压抑得人几近窒息。

    还是卿卿道:“阿兄,姬郎,你们坐下说话吧,卿卿给你们斟茶。”

    卿卿拉着阮黎前去入座,又瞪了姬行云两眼,两人才都过去在席间盘膝而坐,面面相对。

    卿卿转身出去,当真前去给二人备茶,走之前还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动手,有话好好说。

    趁着卿卿不在,姬行云先打破了沉默,直入主题就说道:“我们的事卿卿都与你说清楚了吧?”

    阮黎幽幽瞪着他,“我早就与你说过,别想打我妹妹的主意,你竟还将她拐骗到了洛阳,姬行云,这世上女子千千万,你何必纠缠我妹妹,她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

    显而易见,姬行云娶卿卿,明显就是百害而无一利的,可是他偏偏千方百计的要娶,还自费给卿卿弄了个姜家的假身份。

    姬行云淡然自若道:“我要娶卿卿是因为对她思慕已久,情难自禁,不是为了什么好处利益,我可以以性命担保,将来必会十年如一日的好好待她……我也知晓,你对我素有偏见,光凭我一己之言,你肯定不会信我,也不放心将卿卿交到我手上,所以我早想好了协议之策。”

    阮黎先前听闻燕雪柔的劝告之后,思来想去,姬行云好像对卿卿确实不错,其实他也想尊重卿卿的选择,只是,他担心,将卿卿孤身一人留在洛阳,不知今后会受什么罪,到时候连个依靠都没有。

    所以他必须让卿卿今后即使没有母族撑腰,也有所保障,才不会让姬行云现在一时兴起,为色所迷,对卿卿百般呵护,将来玩腻了又要将卿卿弃之如履。

    如今,姬行云说他有协议之策,阮黎自然想听听,他到底想的什么对策,来摆平他这个难缠的兄长。

    “你且说。”阮黎道。

    姬行云这才将他的协议之策徐徐道来。

    除了之前与齐太子说好的,会与南齐十年休战协议之外,卿卿的聘礼一样也不会少,姬行云还要跟阮黎私底下订下一个协议,两人可以以姜家作证,订下一份契约,捏在阮黎手中,若是将来姬行云有任何辜负卿卿之处,阮黎可以拿着这份契约去找姜家,姜家查证属实,便会曝光姬行云捏在姜家手中的所有把柄,还有不知多少肮脏见不得人的勾当,若是这些东西曝光,根本就不用阮黎动手,必定让所有姬行云这些年积攒的无数仇家,一瞬间将他拉下神坛,再也爬不起来。

    姬行云这些年一直被魏王当成靶子使,魏王之所以给姬行云如此高的权利地位,让他去大杀四方,征战天下,将所有的恶名都推脱到姬行云身上,他魏王只用高高在上做一个善用贤能的明君即可,所以姬行云为魏王做过的丑事不计其数,姜家能平衡南北,不知捏着多少人的把柄,其中也包括姬行云。

    姬行云既愿意用自身的把柄作为交换,可想而知,他还真是无所畏惧的。

    关于姜家的事情,阮黎多少也知道一些,所以姬行云提出的协议,他稍微有些动容了。

    很快,卿卿带着眉儿,端着热茶回来了。

    卿卿来到席便屈膝跪坐,看了看姬行云,又小心翼翼的看向兄长。

    眼泪都还没干的卿卿,硬生生的挤出一丝笑意,“你们……谈得如何?”

    阮黎先前表情还很难看,可看见卿卿这阵子养得面色红润,白白胖胖的,好似这阵子在洛阳,比先前在建业的时候过得还好滋润?

    只要卿卿过得好,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阮黎也并非那么一意孤行之人。

    心里筑起的高高城墙一瞬间崩塌下来,阮黎突然就抿唇失笑,长叹一声,颇为无奈的说道:“姬大都督给出的聘礼,我还算满意,卿卿,咱们家的嫁妆也早就为你备好的,只是现在情况不便,只能今后再给你送过来。”

    卿卿刚刚出去了还没一盏茶时间,本来就是给两个男人私底下交谈的,害怕他们谈不妥,所以不放心回来看看。

    却没想到,阿兄竟然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了?姬行云到底跟阿兄说了什么?

    卿卿还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阮黎,“这么说……阿兄,同意了?”

    阿兄刚刚都还说要断绝关系,卿卿还以为两个男人多半要打一架呢,没想到这么顺利阿兄就妥协了。

    阮黎合眼,只能还有些不情愿的同意了。

    卿卿顿时就破涕为笑,一把抓住阮黎的袖子,一时间激动得语无伦次,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将激动得眼泪都擦在了阮黎的胳膊上,“我就知道阿兄对我最好了,什么都依我!”

    阮黎冷笑,“这是你自己选的,今后你若是在洛阳吃了亏,可没人给你撑腰!”

    卿卿展颜而笑,一双桃花眼都眯成了月牙形状,一时嘴快就说道:“要是吃了亏,就再回去投奔阿兄也来得及!”

    话刚说完,就感觉背后一道寒光袭来,一瞬间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卿卿转过脸去,便对上了姬行云难看的脸色,幽怨的目光,就好像他是一个可以随意被丢弃的玩具似的。

    其实姬行云真想跟阮黎说,阮黎担心他抛弃卿卿,倒还不如好好管管,让卿卿不要抛弃他!

    一想到卿卿那句话,她随时都会回去,姬行云就有点来气。

    卿卿好似发现了自己说错了话,便赶紧转移话题,道:“阿兄既然都来了,不如就亲自为卿卿送嫁可好?”

    按照成亲规矩,从娘家出嫁是要有兄弟送亲的,之前是安排姜九郎给卿卿送亲,私底下卿卿还认了姜九郎做义兄。

    现在,既然卿卿的正牌兄长亲自来了建业,自然应该兄长亲自来送。

    看着卿卿脸上灿烂得让花容失色的笑脸,阮黎心下什么疑惑和顾虑都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只是瞥了一眼依旧看不顺眼的姬行云,提醒道:“看大都督答应的事情何时办到。”

    姬行云答应得干脆,“现在就去找姜九。”

    于是跟卿卿稍微交代了一声,姬行云便带着阮黎前去揽月楼找姜九郎去订下协议去了。

    当天夜里,姬行云、姜九郎和阮黎等人,便跟什么事没有一样,坐在一起吃酒,谈笑风生。

    姜九郎内心还在疑惑,姬行云是不是忘记上回他差点被阮黎给打死了?

    不过阮黎倒是将这件事给抛之脑后了,毕竟,他现在还搞不清楚以前在建业跟他坐在一起喝酒的,什么是真的姜九郎,什么时候是姬行云,如今三人坐在一起才坦然说起了此事。

    夜里,姬行云醉了酒,安顿好了阮黎在揽月楼住下,又连夜过来找卿卿。

    今日卿卿是跟燕雪柔一起睡的……主要燕雪柔今日一回来就在卿卿床上倒头就睡。

    所以大半夜,卿卿只好出屋外与姬行云见面。

    浑身酒气的男人,脸色阴沉沉的,爬床的计划没有得逞,也只好跟卿卿在门外说几句话就走。

    卿卿歪着脑袋询问,“郎君,你与我阿兄做了什么交易么,他怎么突然就答应了啊?”

    姬行云耸了耸肩,无可奈何,“我现在把柄都捏在你阿兄手里了,若是有负于你,将会一无所有。”

    大掌捏着她得腮,凑到她脸上,“有些人,一天到晚还想着如何离开我?”

    卿卿摇摇头,“我没有!我是说……万一你抛弃了我,我还可以回去找阿兄啊,你不抛弃我,我自然不会回去。”

    姬行云鼻尖几乎都挨着卿卿的鼻尖,炙热的酒气喷到卿卿脸上,哑声道:“我这么千辛万苦娶你回来,怎么可能抛弃你?”

    卿卿抿唇一笑,主动踮起脚尖,便在他唇上撞了一下。

    软绵绵的香唇,只一下怎么够?手掌一把勾过她的腰,将她摁在怀里。

    燕雪柔实在太困,一觉睡醒已经是次日,听闻姬行云已经把阮黎给摆平了,几个人晚上还在一起吃酒……

    总觉得她睡了一觉,好像错过了一场大戏?

    她连忙拉着卿卿询问,姬行云是怎么解决阿兄的,可是卿卿也不清楚细节,只知道他们当真做了什么交易,并且他们已经和解了。

    如今和平解决,自然也是燕雪柔想看到的情况,细节的话,她去问了姜九郎,可是这事关私密之事,姜九郎也不肯说。

    燕雪柔还以为阮黎当真要强行把卿卿带回去,活生生将人家给拆散呢,还好,虚惊一场。

    所以接下来,卿卿总算是可以高枕无忧的待嫁了,姬行云忙于筹备婚事,并且跟卿卿说好了这些日子不见,所以就没有过来,卿卿则忙于向请来的老嬷嬷,学习大婚习俗和规律。

    直到婚前五日,大红嫁衣和凤冠霞帔才给卿卿送了过来。

    一件件奢华名贵的喜物整整齐齐的放在托盘之中,呈现在卿卿面前,还有老嬷嬷在旁边喋喋不休的介绍,“这些都是让宫里的御用绣娘连日连夜为小娘子赶制出来的,首饰也都是出自洛阳最顶尖的工匠之手,实在花了不少功夫,还请小娘子试一试是否合身,到时候还可以修改……”

    婢女将大红金线刺绣的百花嫁衣拖起,过来伺候卿卿将衣裳穿上……流光溢彩的华贵嫁衣,配上雪肤花貌的娇媚美人,还尚未梳妆,便已经光彩照人,世间绝色,叫一旁观望的燕雪柔都不禁啧啧惊叹。

    “卿卿,你穿这衣裳真太美了吧。”燕雪柔看得都有些挪不开眼,不禁暗暗心动,也不知她自己何时才有穿上嫁衣的那一天?

    想到姜九郎,燕雪柔便又皱下了眉头,忽然觉得,当初在一起的美好时光,都像是过眼云烟,一瞬间消失不见。

    卿卿看了看广袖之上精美的回纹刺绣,不禁露出一丝甜腻的笑容。

    “表姐,你很快也会风风光光出嫁的!”卿卿眉眼含笑的看向燕雪柔。

    燕雪柔却是一声哭笑,“还早呢,哪有那么容易。”

    卿卿明亮的眼睛看向燕雪柔,“谁说得准呢?我还做梦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要嫁人了。”

    至少去年今日,卿卿还以为她早晚会妥协嫁给燕淮的呢,却没想到,一瞬间跌落谷底,却又被人拉上了云端。

    想到自己的事情,燕雪柔心里是难受,堵得慌,可是因为卿卿马上就要大喜之日,她又不能表现出来,徒添悲伤,只能自己憋着,强颜欢笑。

    当天晚上,燕雪柔便独自一人,骑马出去,随意找了个小酒馆,门头就喝酒。

    心中烦闷至极,也只有醉酒能让她暂且忘却烦恼,抛开忧愁,不去想那些让她烦心之事。

    只是今日,燕雪柔并没有换男装,只是一身女子劲装,便坐在酒馆之中,一杯一杯的烈酒下肚。

    本来就生得姿色过人,有些惹眼,加上独自一女子喝酒,难免引来旁人注意的目光。

    两个牛高马大,长相粗犷的男人,挤眉弄眼的凑了上来,猥琐的模样,笑嘿嘿的询问,“小娘子怎么独自一人在此喝闷酒,要不要郎君们陪陪你?”

    燕雪柔本来就够烦闷的了,目中闪过一丝寒光,一拍桌面,厉声喝了一句,“滚!”

    “哟呵,倒是挺有脾气,我喜欢,来陪大爷我喝两杯呗……”

    说着,便将魔爪朝着燕雪柔伸了过来。

    燕雪柔正愁没地方撒气,冷哼了一声,一把抓着他的手腕,反手就是一拧,直接将八尺大汉给打倒砸在了桌面上,噼里啪啦乱成了一团。

    另一名壮汉惊愕不已,也想冲上来止住燕雪柔,被燕雪柔一脚踹在肚子上,也给两下打得鼻青脸肿的,二人也只好仓惶逃跑了,走之前只留下一句,“你,你等着!”

    燕雪柔冷嘁一声,翻了个白眼,根本没放在心上,换了个地方,继续喝酒,还让小二上菜。

    因为打坏了两套桌椅,看见小二哭丧着个脸,燕雪柔只好甩给他一罐钱作为补偿,小二才又露出了笑脸,继续给燕雪柔上了酒来。

    一直喝到了半夜三更,燕雪柔都不知道喝了多少,才醉醺醺的从酒馆里出来,打算回去。

    可是刚出来打算去牵她的马的时候,四周好几个高大的身影,一个个拿着棍棒武器,朝着燕雪柔气势汹汹的围拢了上来。

    其中有两个人,正是刚才被燕雪柔打得满地找牙的那两个壮汉,就是他们挨了打不服气,现在找来了一帮兄弟,想要报复燕雪柔。

    还有一个鼻青脸肿的指着燕雪柔,愤愤不平的说道:“大哥,就是这个女人!”

    毕竟只是个柔弱女子罢了,任由她这么大的能耐,他们受伤的都有武器,不可能以一敌十吧?今日把她捉了,还不任由他们处置!

    为首的壮汉提着大刀上前,冷笑道:“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没想到小娘子下手倒是挺重,老子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

    燕雪柔不知哪里来的火气,醉醺醺的骂道:“本郡主不想动手,为何总有人想来找死?”

    几个壮汉哈哈大笑,“口气倒是不小,兄弟们给我上,今日谁能把她拿下,就让谁先弄她!”

    说着便是一个个朝着燕雪柔冲了上来。

    若是平时,或许燕雪柔还能对付对付,可是今日喝醉了酒,眼前早已眼花缭乱,看见那些壮汉的人影,一个变成了三个。

    燕雪柔本来想拔剑,可现在突然想起来,好像今日出门没有带剑?

    眼看着醉酒之后,越来越晕,面对强力的攻势,有些招架不住了。

    好在关键时刻,也不知哪冒出来一堆黑影,三下五除二,很快就将一众壮汉给打倒在地,一切消停了下来。

    燕雪柔实在有些撑不住,当时就醉倒了过去,直接摔得靠在了墙角处。

    白衣面具的姜九,两步上来,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阿柔……”

    看着怀中的女子,已经是醉意朦胧,脸上霞晕阵阵,红艳艳的唇瓣微微蠕动着,不知在喃喃自语什么。

    以前燕雪柔就喝酒,可是从来也没醉成这副模样过。

    今日还是姜九头一回看她喝得如此酩酊大醉。

    还好,前些日发生了阮黎突然把燕雪柔掳走的事情之后,姜九一直派人暗中跟着燕雪柔,今日便知道她一个人跑出来喝闷酒的事情。

    本来还以为她喝一喝就自己回去了,没想到喝到了大半夜,还打人惹事,姜九才亲自过来想带她回去,恰好就遇上了她被这群人给围住了。

    燕雪柔喝得烂醉如泥,姜九也只好将她抱上了马,带着一路回了揽月楼安置。

    还是以前包下来的别馆,燕雪柔原先就住过的房间。

    姜九抱着她进去,将她安置在了房间里,本来是想去叫婢女前来伺候她脱衣裳睡觉的。

    可是刚刚要走,燕雪柔忽而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

    姜九回过头去,垂目一看,便见了燕雪柔正醉眼朦胧的看着他,声音拉得老长,道:“姜九,你,给我回来……”

    姜九想了想,只好回去,坐在了床边,拧眉一脸沉凝的看着她,“谁让你喝这么多了,知不知道女子大半夜一人在外多危险?”

    可是燕雪柔却不听他的废话,醉醺醺的从床上爬起来,直接伸出手,把姜九脸上的面具取下来,“我想看看你……”

    姜九整日带着面具,以前燕雪柔跟他好的时候,亲密的时候会取下来看一看,可是自从划清界限之后,就再也没看过他的模样了,也有一个来月了吧,都快忘记他长什么样子了。

    她醉了,一股脑儿只知道想看看他。

    姜九没有阻止,只是搀扶着她的身子,任由她将面具取下。

    昏暗的灯光之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两人面面相对,专注凝视着对方的模样,黑珍珠般的眸子里都是对方的倒影。

    燕雪柔眯着眼,看不清,只能往姜九脸上凑,凑得都快鼻尖碰到了一起。

    她不知道想到什么,眼眶都已经湿润了,看着他质问,“你既早有了未婚妻,为什么要招惹我?”

    眼泪顺着粉颊滑下,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伤心的哭,明明都已经醉了还以为不会再伤心,可是心里却更加难受,更加痛苦了。

    姜九捧着她的脸,唇瓣贴贴上去,将落下的泪一点点吻去,眉头紧拧道:“对不起,阿柔……等他们婚事完了,我便带你回姜家,让你看着我退婚,然后就去你家提亲。”

    燕雪柔抽泣道:“你就这么退婚,人家小娘子今后怎么办?”

    姜九道:“……”

    姜九郎小时候便订了这门亲事,可是她一直只当顾家的小娘子是妹妹,实在想象不到要娶她为妻怎么面对,因此才会几年也不想回去。

    现在想了想,倒不如早点退了亲,也免得耽误顾家妹妹的终生大事。

    喝醉了的燕雪柔,不想再也管那些烦恼。

    她脑子一热,不受控制的双臂圈着男人的脖子,柔若无.骨钻的身子进了他怀里,那模样含娇带羞,妩媚动人,勾魂夺魄。

    这般女子诱人的馨香入鼻,姜九郎心下一热,喉结滚动而下,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阿柔,你醉了,早些睡吧。”

    燕雪柔却是勾了勾唇,迷迷糊糊的主动横跨在了他身上,撞上了他的唇。

    面对爱慕的女子投怀送抱,血气方刚的男儿,哪有能耐拒绝?当时就屏住呼吸,整个人就僵住了,想将她退出去都丝毫没有力气。

    她是喝醉了,醒了之后肯定会后悔的吧?

    芙蓉暖帐,疏影横斜,暗香浮动,水光潋滟。

    地面凌乱成了一团,便如百花盛开的花园之中,两只蝴蝶成双成对,翩翩飞舞过来,停留盛开得鲜艳的花瓣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