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卿卿 > 第43章
    清晨,明媚的阳光透过镂空雕花的窗户纸照进屋里来,在地上形成了格子形状,给屋内增添了几分暖意。

    地面上凌乱得衣物交错散落了一地,架子床上的帷帐都被扯得掉落下来了半截,可见战况多么惨烈。

    一片狼藉的被褥之间,一对男女正相拥着沉睡。

    女子一条雪白的胳膊露在外头,不知过了多久,黛色的眼睫微颤,缓缓睁开了眼苏醒过来。

    燕雪柔一醒来,便觉得浑身都疼,不仅头疼欲裂,身子还好像被什么东西碾过似的,还有一条沉重的胳膊正压在她身上。

    看见压在身上的胳膊的时候,燕雪柔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顺着胳膊看上去,才见了一个白净俊美的男人正睡在她身边抱着她。

    像是晴天霹雳一般,燕雪柔浑身一震,瞬间就清醒了过来,看着身边睡着的姜九,再撩开被子,看看还不着半缕的自己,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燕雪柔,整个人都不好了。

    头晕目眩的,她好半晌才想起来,昨夜是她自己一时想不开,独自跑去喝闷酒,结果碰上一群流氓将她围堵,好在姜九跑出来替她解围,将喝醉了的她带回了邀月楼。

    后面发生了什么,她隐约还记得一些,已经是面红耳赤,无法直视了,恨不得立马夺门而逃!

    她怎么跟姜九就睡在一起了呢?

    以前她与姜九虽然相好,可是没有过什么过于亲密的行为,反正姜九也没有要越过界限的意思,两人大多时候还是以礼相待的。

    特别是,后来姜九坦白他有未婚妻这件事之后,燕雪柔更是一根手指头都没让姜九再碰过了,两人保持的距离就更远了,仅限于平时正常来往。

    没想到现在她竟然**于他……

    燕雪柔突然想起来她曾经无意间说过的一句话,若是能跟心上人在一起,她愿意为妾,当时卿卿还笑话她,说她是堂堂郡主,怎么可能为妾?

    现在,莫非要一语成谶了?不,不可能!

    这些想法都只在一念之间,燕雪柔很快就清醒了过来,目光一冷,一脚就将身边的男人踹下了床,毕竟也是练过武的,即使浑身都疼,也不妨碍她这一脚的力度。

    下一刻,姜九扶着头,还光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坐着,还一脸茫然。

    光线照在他身上,倒是没想到,衣裳的包裹之下,男人也有健壮结实的身影,完美的线条轮廓,一块块仿佛蕴藏着无尽力量的肌肉,只叫燕雪柔看得心下怦然一跳,又想起昨晚做过了那种事,不堪直视,又羞又恼的朝着他扔过去一个软枕。

    她骂道:“给我滚出去!”

    姜九是自然清楚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还试图解释,“阿柔,我会对你负责的。”虽然说昨晚被迫的是他……

    燕雪柔紧皱眉头道:“只不过一夜露水情缘而已,谁要你负责啊!滚,我不想看到你!”

    “……”

    因为燕雪柔反应太激烈,然后,姜九还随意的披了一件衣裳,就这么被撵出了房间,还好他的住处不远,趁着没人瞧见,赶紧回屋去了。

    姜九失魂一般的,肚子坐在屋内,扶着沉重得跟灌了铅似的脑袋,长叹了一口气。

    午后,燕雪柔梳妆整理好了,原本是准备什么事没有发生一样,回姜府去找卿卿的。

    姜九郎追过来想要送她回去,并且说清楚昨晚的事情,总不能,人家黄花闺女糟蹋在他手里,就这么当没发生过吧。

    可是燕雪柔却冷漠又决绝,“我们没什么好说的,昨日我就是一时兴起,事情过了就过了,反正你也没吃什么亏,就当做了场春梦吧。”

    她总是那样,一副提得起放得下的样子,更是让姜九难受得很,“阿柔,你别这样……”

    燕雪柔皱着眉看着他,“那你想让我怎样?”

    “……”

    两人正在这里争执不休之时,因为没有关门,阮黎突然就创了进来。

    看见两人在对峙不知在说什么,阮黎就这么愣在了门口,迟疑询问,“我来得不是时候?”

    姜九此刻不用出门,便没有戴面具,只是转过身来,面色沉凝,燕雪柔也别开脸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两个人正在闹矛盾,正在吵架。

    阮黎支支吾吾指着门外,道:“我方才出去街上,遇到位迷路的小娘子,她说是来洛阳找姜九郎的,我便将她带回来了,九郎要不要看看是否认得她?”

    姜九还不以为意,“谁?”

    “她说姓顾。”

    听见姓顾,姜九面色一沉,该不会这么巧吧,她来洛阳作甚?

    正说着,屋外已经一个甜腻腻的声音传来,一个黑溜溜的小脑袋伸了出来,带着一脸灿烂明媚的笑容,远远唤了一声,“九哥哥!你果真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他骗我的呢!”

    顾灵儿欢快的跳进屋里来,因为看见姜九郎太过兴奋,没有注意门口还有个门槛,直接就绊到门槛,“啊”的一声尖叫,一头就栽倒了下去。

    还好,阮黎就站在门口,一把拖起顾灵儿的肩膀,将她给扶了起来,“你没事吧。”

    顾灵儿吓得冷汗都出来了,还好没有摔,抿唇微笑,退了开去答谢了一句,“多谢阮阿兄。”

    而后顾灵儿才跑到姜九郎面前,“九哥哥……”

    小娘子也有十六七岁,可是长着一张婴儿肥的圆圆脸,一双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似的,穿着一身红裙,整个人仿佛蝴蝶一般灵动可人。

    姜九看见她脸都黑了……不过,阮黎和燕雪柔倒还一脸迷茫,并不知道他们什么关系。

    目光扫过阮黎和燕雪柔,姜九赶忙一把拽着顾灵儿的胳膊,将她拉到了一旁说话,拧眉严肃的看着她,压低声音询问,“你怎么来了?”

    看见姜九见了她好像很生气的模样,顾灵儿脸上的笑容渐渐暗淡下去,瘪着嘴有些委屈,“是他们说,姜家的女儿要出嫁,好歹应该来点人撑撑场面吧,所以我就来了……”

    “……”问题你也不是姜家的人啊?

    “那怎么就你一个人,也不怕被人拐卖了?”

    顾灵儿噘着嘴,手捏着身上背着的小袋子,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把他们弄丢了,然后我又迷路了……不过,还好碰上那位阮阿兄,他好心带我来找你。九哥哥你别生气,我这不好端端找到你了么,没有被人拐卖……”

    “……”

    姜九与顾灵儿问了几句话,实在对她无语,便才撒手出来。

    可是出来之时,已经只剩下阮黎一个人站在那里,燕雪柔不见了踪迹。

    姜九询问,“雪柔呢?”

    阮黎扬了扬下巴,“她说先回姜府去了。”

    姜九简直头疼欲裂……

    阮黎看着他背后的顾灵儿,还好奇询问,“这位小娘子是你什么人?”

    顾灵儿当时就想解释:“我是他……”

    可是刚开口,就被姜九给打断了,“表妹!”

    顾灵儿也就只好咬着唇,不再说话了,他不愿意说,她也不会乱说的。

    阮黎缓缓点头,抬眸看了一眼顾灵儿,便对上了她那双澄澈见底的眸子,看上去比万里无云的天空还要干净不染纤尘。

    只是对视了一眼,小娘子粉嫩嫩的脸颊,咧嘴一笑,便露出一颗小虎牙,并没有刻意避讳阮黎的目光,眼神之中还闪烁光芒,带着几分感激。

    那笑容,看得阮黎心下砰然一跳,立即扭头避开了与她的对视,久久还觉得心跳得有点快,这也太可爱了吧。

    直到午后,燕雪柔才捂着肚子,走路有些奇怪的回到姜府。

    正好看见卿卿在吃饭,桌上还有她喜欢吃的胭脂兔。

    燕雪柔昨夜喝了酒,到现在还没吃东西,早就饿得腹中擂鼓巨响了,什么话也没说,过去坐在桌边,都懒得叫人添碗筷了,抢过卿卿手上的筷子就开始吃。

    卿卿正为她担心了一晚上,看她一回来,就如此反常的模样,只能叫人去添碗筷来,然后一脸担忧的看着她,询问,“表姐你没事吧?”

    燕雪柔嘴里还叼着一块肉,吃着吃着,却不知想到了什么,豆大的眼泪哗哗往下掉,竟是抽泣得伤心难过的哭了起来,然后一边狂吃东西一边哭个不止。

    卿卿登时惊得有点不知所措了。

    她很少见到燕雪柔哭,平时都是卿卿在哭,燕雪柔在旁边安慰她……

    昨夜姜九郎已经派人回来告诉卿卿,说是燕雪柔喝醉了酒,带她安置在了邀月楼。

    燕雪柔都和姜九来往这么久了,加之阿兄也在邀月楼,所以卿卿也没多担心。

    可是今日,燕雪柔一回来就如此反常举动,什么话也不说,过来就抢她的东西吃,吃着吃着就开哭……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跟姜九有关的那种,毕竟卿卿也想不出来,还有其他什么事能让她突然这样了。

    卿卿皱着眉,许久才道:“是不是姜九郎欺负你了?”

    燕雪柔袖子随意的抹了一把眼泪,想着马上就是卿卿大喜之日了,她怎么这么没出息,竟然还忍不住流眼泪。

    强行把眼泪憋回去之后,燕雪柔才深吸了一口气,好似若无其事的说道:“那个女人来了。”

    虽然姜九郎没说,但是女人的直接,燕雪柔只是看了她一眼便好像什么都知道了。

    看见那小娘子什么都不知道,看见姜九郎心花怒放,亲热的喊“九哥哥”那模样。

    当时燕雪柔眼眶都湿润了,想想她和姜九郎刚刚发生了那种事,突然就觉得羞愧得无地自容,实在对不起那小娘子。

    若不是要参加卿卿大婚,她现在都想一走了之了!

    反正她已经决定了,卿卿成亲之日一过,她要立马就回去。

    卿卿听闻“那个女人”,起初还没反应过来,后来才猛然醒悟过来,她指的那个女人,莫非就是姜九郎的未婚妻?她也来洛阳了?

    突然就好像知道燕雪柔为什么要哭了,肯定是很难受吧,卿卿代入了一下,如果姬行云也早有妻妾,大概就能体会燕雪柔的心情了。

    而后吃完了饭,燕雪柔就回房去了,卿卿本来想过去安慰她的,燕雪柔却拒绝了,“我没事,我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其实她是想赶紧回去洗洗干净,把那个狗男人的痕迹都洗掉。

    早知如此她就不喝酒了,喝完了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弄得现在情况更是尴尬万分。

    次日,燕雪柔所说“那个女人”便过来看望卿卿了,姜九郎和阮黎也一并过来。

    不过两个男人只是在姜府的厅堂里,与姜府的主人说话,商议成亲那日的事情,只有顾灵儿独自一人前来看准新娘,毕竟卿卿用的假身份的话,她们也算是亲戚了。

    姜家冒出来假女儿这种事情,顾灵儿已经见怪不怪了。

    顾灵儿热情的拉着卿卿上下打量,看着那般跟巫女洛神一般绝色的美人,下巴都快惊掉在地上了,不禁感叹,“你可长得真好看。”

    她还从未见过长得这般好看的仙女,几度看得眼睛放光,跟看什么奇珍异宝似的。

    卿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只好道:“小娘子过奖了。”

    跟顾灵儿相处下来,卿卿觉得她人还不错。

    其实,进洛阳的姜家撑场面的人不止顾灵儿一个,其他陆陆续续都已经随后到了洛阳,特别还有卿卿名义上得爹娘,卿卿第一次见他们。

    她爹娘都已经过世了,突然冒出来一对假的父母,心下还感慨万分,若是她爹娘能在看着她出嫁就好了。

    卿卿真在与顾灵儿说话的时候,燕雪柔还过来了。

    燕雪柔看见顾灵儿在,顿时就有些窘迫,不不知如何面对她才好。

    所以三人在屋里说话的时候,整个气氛都很诡异,卿卿和燕雪柔自然是心知肚明为什么,可是顾灵儿还被蒙在鼓里,又热情又亲切。

    卿卿都有点担心,如果姜九郎当真退婚,对这小娘子定会打击很大吧?

    当天,离开姜府之前,姜九特意单独来找燕雪柔,想跟她再解释解释的。

    毕竟那天睡了之后,燕雪柔就这么走了,便再也不想见他。

    燕雪柔刚刚回屋,便被姜九郎拉着胳膊,摁在了门板上。

    男人急促的喘着粗气,将她拉进怀里,正要开口说话。

    燕雪柔已经将他用力推了出去,一巴掌就给他脸上打了上去,可是因为姜九带着面具,这一巴掌打在了面具上,疼得她手指都在发抖。

    只是捏着拳头,两手放到了背后,燕雪柔恨恨瞪着他,“你别再来找我了!我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我都知道了,顾小娘子就是你那个未婚妻是吧?人家那么好,你还在这里跟我纠缠不清,你对得起她么?若是让她知道了,你让她如何想我?”

    姜九看着她道:“是你们都好,就我不好,你要怎么拿我撒气都行,别亏待了自己,你若铁了心与我断绝干净,也不想再看见我,我再不来找你就是……”

    说完姜九便头也不回转身离去了,毕竟,这是燕雪柔想要的,她不想再看见他。

    带到他走了之后,燕雪柔蹲下身便哭了起来,反正过两日她就走了,再也不用见面。

    转眼便到了大婚之日。

    卿卿一大早便起床梳洗打扮,白皙胜雪的脸蛋上化上精致红妆,本就生得娇美的皮相,精心装扮之后,犹如锦上添花,透出几分新娘独有的艳丽绝色。

    沉甸甸贵重的百花嫁衣一件件穿上身,出嫁之前,在屋里与卿卿说话的是阮黎和燕雪柔。

    阮黎自然是百般叮嘱,“卿卿,我会留一些人在洛阳帮你,若是出了什么事,你立马派人回来告诉我,不行就自己脱身回来。”

    卿卿抿唇一笑,“阿兄放心,不会有什么事。”

    阮黎看着卿卿这般出嫁,心下还是多少有些感慨,却一切尽在不言中。

    卿卿还压低声音,对阮黎悄悄说道:“兄长也应该早日娶妻才是,做妹妹的走在前头实在有些不妥。”

    阮黎干笑了一声……他好像,确实也应该娶妻了,只是也一直没有合适的。

    不知道为什么,阮黎不经意间偷瞄了一眼坐在一旁,也是来给卿卿送嫁的顾灵儿一眼,不过撞上她眼神的一瞬间,他立马就避开了。

    阮黎坐下来与卿卿说了一会话,接着燕雪柔也过来与卿卿说了话。

    卿卿含着眼泪,看着燕雪柔脸色这般憔悴,眼眶乌黑凹陷,无精打采还要强颜欢笑,还有些担心,“表姐,你……没事吧。”

    燕雪柔抿唇一笑,“没事,只是起来太早了,有些困,送你走了我再去睡一会儿。”

    “……”

    众人围拢着卿卿,按照成亲的习俗一样一样走下来,最后才将盖头给卿卿盖上。

    毕竟是出嫁之日,人生大事,加上好些日子没见过姬行云了,卿卿心跳的很快。

    是兄长亲自将卿卿背着,一路踩着红毯出的门,而后塞进了喜车之内,分开之前,兄长还不放心的,对卿卿叮嘱了几句。

    卿卿就这么坐着挂满了红花的彩车出发了。

    长长的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的从城西到城东,一路上鼓乐齐鸣,场面盛大隆重,纵横交错的街道上,洛阳百姓知道是当今大都督迎亲,老早就来街道两旁围观,一路欢声雷动,万人空巷,喧闹不凡。

    迎亲队伍的前方,穿着红绸喜袍,身姿挺拔健硕的年轻将军,今日看上去春风满面,英姿勃发,高高坐在他的战马之上,那景象犹如天神下凡一般让人望而生畏。

    姬行云曾经骑马带兵,打过无数次胜仗,可是,只有这一次,终生大事,这一场胜仗,才是他最为重要的。

    光是想一想卿卿正坐在他背后的花轿里头,已经数日不见卿卿的姬行云,此刻就有点迫不及待了。

    一路迎亲到了容陵侯府,府上早已宾客满座,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一副景象。

    是姬行云亲自将新娘自辇车上背下来的。

    卿卿身子娇小,轻飘飘的挂在姬行云背上。

    小心翼翼背着他的新娘,姬行云心里还在琢磨着,她也太轻了吧,会不会突然掉下去了他都不知道,而且那般盈软得好像没有骨头一样,总让他觉得背的是一个软枕,于是背得更加小心了。

    卿卿垂目看着下方,就看见了姬行云宽大的背,还有周围围满了的人。

    她很是紧张局促,生怕今日出错,但是心里又有些难以抑制喜滋滋的。

    一番新娘进门的流程之后,便是前去拜天地。

    坐在上方的是襄城长公主,卿卿垂目的时候,只能看见大家的裤子和鞋子。

    一条带着大花的红绸将卿卿和姬行云连在一起,二人就这么在众人的围观和祝福之下,热热闹闹的拜了天地。

    随后便是卿卿被送进了新房,独自在里头等候,坐在放着红枣桂圆的床榻上时候都有些硌人,但是喜娘不让她动,也只能强忍着。

    一忍就忍到了夜里,卿卿大半天没有动弹一下,浑身酸痛,又饿又累,因为昨晚太激动了几乎没有睡觉,害得还特别困,坐着都快睡着了过去。

    正在她坐在那里昏昏欲睡,差点把头上喜帕都掉落下地的时候,外头姬行云,总算在所有人的簇拥之下进来了。

    男人饮酒之后,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走到了卿卿身边的位置坐下。

    卿卿立即打起了精神,挺直了身板,一双手紧紧捏着膝盖上的裙摆,一时心跳如鼓,紧张得手心都有些冒汗。

    当喜秤就这么撩开了卿卿头上的喜帕,抬眼就见,身边喜袍在身的男人,今日眉飞色舞的,眼睛里目光如炬,那剑眉飞拔,凤眼生威,鼻若悬胆,唇如刀削,俊美不凡的模样。

    卿卿以前……也没觉得姬行云长得这么好看啊?怎么好像今日穿上了这身衣裳,跟换了个人似的,身上戾气全都被这喜袍给掩盖下去了,留下的只有那龙章凤姿的英气十足。

    卿卿与他的目光撞上那一刻,心跳都快停止了。

    姬行云唇角微微勾起,看着卿卿许久,心下早已经汹涌翻腾,也不知是喝醉了,还是太过激动,他觉得眼前都有点眩晕。

    眼前世上最美的新娘,让他几度以为这是在梦里,有点不太真实。

    卿卿被他看得太久了,一时竟然有点羞怯害臊,绝色的脸蛋上浮出了一抹诱人的红晕。

    他们明明什么亲密羞耻的事情都做过了,这一刻,卿卿竟然羞于直视?

    这个男人,以后就是她夫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