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卿卿 > 第49章
    卿卿怀孕成了容陵侯府头等大事,姬行云推掉一切应酬,每日办完公事便回来亲自看着卿卿,生怕她少了一根头发,不管卿卿去哪,都有好几个人围着她转。

    因为卿卿身体不好,孕吐得稍微有些厉害,每日翻江倒海的很是难受,还吃什么都没有胃口。

    又是请御医,又是换厨子,不知道喝了多少安胎药,想了多少法子,好一番折腾,也只能帮卿卿稍微缓解一下。

    心疼得姬行云在旁抱着她不停安慰,还指着她的肚子骂,“害得你娘这么惨,出来看怎么收拾你。”

    卿卿拍了他两巴掌,“不许收拾,万一是女儿呢。”

    姬行云便改口,是儿子就收拾,女儿不收拾。

    卿卿也只是笑,要是孩子能平安降世,让她受多少罪都愿意。

    后来卿卿将怀孕的好消息也写进了信里,托人带回去交给阿兄。

    只是,很快传回来的却是个不好的消息。

    起初,姬行云是不打算告诉卿卿的,怕影响她养胎。

    可是外头早就传得风风雨雨了,根本就瞒不住,眉儿在外头打听到风声,立即就回来告诉卿卿。

    眉儿拧眉,面色凝重的对卿卿说道:“娘子,不好了,出了一些矛盾,魏王下令,要大都督发兵攻打南齐!大都督过几日便要带兵出城了!”

    卿卿心下咯噔一声,当时就蹭的一下从软榻站了起来,秀眉紧蹙,脸色稍微有些发白。

    这件事就是卿卿一直以来最担心的事情,没想到这么快就发生了。

    虽然说,姬行云再三向她保证不会再开战,可是圣旨压头,他难不成还能抗旨?

    所以,姬行云始终是要与阿兄正面相对了。

    卿卿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如何是好。

    她尽量深呼吸冷静下来,没有急着去找姬行云,只是静静在屋里等候,一直等到姬行云晚上回来时候。

    卿卿上前,本来是要伺候他更衣的,姬行云却反手小心翼翼的扶着卿卿回去坐下。

    卿卿试探的询问姬行云,“夫君今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姬行云应道:“近来公务繁忙了些。”

    卿卿迟疑的问,“我听人说,夫君要出远门么?”

    卿卿今日如此的小心谨慎,大概姬行云也察觉出来了什么,皱眉,目光暗沉的看着她,握住了她那轻软的小手,询问,“你都知道了?我确实要出门了,恐怕要许久才回来,卿卿,我也想陪着你养胎,可是此番非我不可……我会尽量想法子回来看你。”

    听到这里,卿卿眼眶顿时就湿润了,热泪一涌而出,啪嗒啪嗒的流了下来,楚楚可怜的看着姬行云,“所以,当真要带兵去打南齐?你莫不是忘了对我说过什么?”

    姬行云本来是不想告诉卿卿的,看她误会了,便也只能老实交代了,“你别胡思乱想,我什么时候说是去打南齐了。”

    卿卿哭得更伤心了,抽泣着道:“你还不承认,我都听说了,圣上下的旨……”

    姬行云捧着她的小脸蛋,帮她擦着眼泪,深怕她伤心影响了胎儿,忙解释道:“是南齐内部发生了一些变故,圣旨让我趁此机会打下建业,不过我另有办法解决,你放心吧。”

    他果然承认了,当真是要去打南齐了!卿卿才不相信,他能有什么办法解决,肯定是打算趁此机会打下建业,一统天下的!

    看着卿卿泉涌而出的眼泪,姬行云也只能全盘托出了,“你相信我,是真的。”

    而后姬行云告诉卿卿,南齐的重大变故,是卧病已久的齐王驾崩了。

    齐王死的那天,平阳王燕淮带兵进了齐宫,企图杀了太子夺嫡,宫变之中,太子输了,逃窜出建业,生死未卜,燕淮现在接管了南齐,篡改圣旨,自立称帝了,并且开始清算□□。

    临川王和阮黎因为之前的一些矛盾,这次都被打入了□□,临川王和王妃被抓入狱,削夺兵权,其他人逃出建业不知所踪。

    卿卿一听,登时就止住了哭声,紧张起来,“我阿兄呢?还有表姐?”

    姬行云面色沉凝,轻拍了拍卿卿的肩膀,解释道:“你阿兄护送齐太子逃过长江到了北魏,齐太子与我已经达成协议,若是我发兵替他夺回建业,他愿意今后带着南齐对北魏俯首臣称。”

    原本,是打算齐太子登基之后,两国签休战协议的。

    可是现在齐太子都落得这么惨的境地了,他得不到的皇位,自然也不想让燕淮得到,于是就让阮黎找到了姬行云,要姬行云发兵收拾燕淮。

    所以,这次姬行云是名正言顺的攻打南齐,只要这次战胜,一统天下的愿望就真的可以实现了。

    姬行云还记得,他年幼正是战火纷飞之时,父亲曾说过,他有生之年定要一统天下。

    可是父亲有生之年没能看到一统天下,姬行云由此继承了父亲的遗志。

    卿卿听闻是齐太子祈求姬行云发兵的,还有有些不信,大概觉得姬行云肯定是找了这个借口来忽悠她的。

    姬行云只好将与齐太子和阮黎私底下的信件都拿过来给卿卿过目了。

    卿卿认得阿兄的字,这才相信了,总算长吁一口气。

    姬行云安抚道:“我答应过的事,何时食言过?”

    卿卿想了想,这才抹去了眼泪,靠在男人怀里,一双手抓着他的衣裳,娇滴滴的说道:“夫君,我也是害怕你与我阿兄兵戎相见,到时候叫我怎么办?”

    姬行云自然是会避免这种情况的。

    现在齐太子要依靠北魏的力量来找燕淮复仇,阮黎也来了北魏,也想打下建业将临川王和临川王妃救出来,所以。这次他们算是站在统一战线的,不会兵戎相见。

    至于燕雪柔,逃出建业之后,也平安到达了北魏境内,现在正在来洛阳的路上。

    待姬行云走后不久,燕雪柔应该很快就能赶回洛阳,前来陪卿卿养胎。

    卿卿一听,眼睛都明亮了几分,“当真?”

    姬行云无奈,“卿卿,你我都成亲这么些日子了,你现在肚子里都有了我们的骨肉,为什么我说的话,你还总是质疑真假?你何时才能完全相信我?”

    姬行云真的很想,卿卿心里也会把他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就像他对她一样。

    卿卿有点无言以对,或许是因为只要家里的矛盾还存在,她始终无法彻底放心的敞开心扉吧。

    姬行云还保证道:“我们是夫妻,今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跟你站在一边。”

    卿卿含着热泪,微微点头,埋进了他臂弯之中,相互紧紧拥抱。

    姬行云离开洛阳的时间定在五日之后。

    如今卿卿怀孕了四个多月,已经是又一年的正月底,雪刚刚融化时候。

    临行前的头一天夜里,暖阁之内,卿卿枕在姬行云的胳膊上,男人小心翼翼的抱着他,大掌抚着已经微微鼓起的肚皮,仿佛都能感觉到肚子里正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那是属于他们的骨肉。

    想到这种时候要丢下卿卿和孩子出远门,姬行云难免有些自责,可是为了完成所有人的志愿,彻底让卿卿恢复自己的姓名,光明正大的让全天下都知道他的妻子是阮氏女,让他们即将出生的孩子名正言顺。

    即使万般不舍,姬行云这一战非去不可。

    这一去不知需要几个月,之前都是跟卿卿形影不离的,姬行云都难以想象要离开她这么久,应该怎么过……

    自从知道卿卿怀孕之后,姬行云已经三个月没有碰过她了,不敢碰,男人不知轻重,生怕稍微伤到了她。

    一个整日都吃不饱那血气方刚的男人,饿了这么久早就快要饿死了,平时只能偶尔劳烦卿卿手动解决一下。

    因为这次给姬行云送行,卿卿主动提出要给姬行云一点好处,他最喜欢的口侍,希望他这次出行能百战百胜,早日归来陪他们母子。

    因为卿卿很不喜欢口侍,所以只有卿卿主动提出来,姬行云才会进行,此番主动提了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两夫妻成亲之后头一次要分开,一夜没睡,有话的时候说话,没话的时候便抱着,一直到天亮了,才稍微眯了一下眼,刚刚睡着又要动身了。

    卿卿亲自帮姬行云穿上沉重的玄色盔甲,戴上暗红披风,虽然太沉了也是旁边的人帮忙的。

    一切穿戴上身之后,高大威猛,英姿非凡的将军,仿佛天兵天将一般,浑身凛冽的气势逼人,只让人望而生畏。

    姬行云已经很久没有出战了,和卿卿成亲这大半年,连身上的戾气都消散了不少,只要不生气,几乎不会随便动手动脚,不像以前,动不动就要杀人嗜血的模样。

    看见男人这身打扮,都不禁让卿卿想起了当初头一次见姬行云的时候,他坐在大殿上那般骇人的模样。

    那时候,卿卿根本就没有想过,她竟然会真的心甘情愿嫁给这个男人,被他的深情付出所动容,被他一点一点拉入深渊。

    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回首看去,却觉得好像一切理所当然一般。

    卿卿靠在姬行云的怀里,风娇水柔的身子,与盔甲在身的将军形成了一阴柔一阳刚的鲜明对比。

    她柔声道:“夫君,等你回来。”

    “嗯。”

    姬行云弯下腰,不舍的在她头顶落下一个轻吻。

    有什么昨夜都已经说完了,现在只剩下不舍的久久对视。

    而后卿卿将姬行云送到了容陵侯府大门口,跟长公主等人一起,眼睁睁看着姬行云高高坐在他的战马上,带着他的亲军,就这么威武不凡的离去,只剩下一抹晨光下的残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