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卿卿 > 番外2—1
    番外2—1   

    又是一个惬意舒适的早晨,清晨熹微的阳光透过雕花窗户照进屋内,在地面上投射出菱格的形状。

    

    刺绣缠枝芙蓉的软烟罗帷帐之内,娇美动人的年轻妇人正侧卧在被衾之间,雪白无瑕的脸上,纤长的睫毛轻轻一颤,去醒过来。

    

    她下意识的翻身,想摸索着钻进姬行云怀里。

    

    谁知摸了两下身边没人,很可能是姬行云早起已经上朝去了。

    

    正打算继续躺平睡觉,却隐约听见耳边有呼吸的声音,她身边有人?

    

    她又摸了摸,摸到了一只细嫩的小手手。

    

    卿卿的第一反应是,莫非姬行云走之前,还把儿子抱过来同她一起睡?

    可是,姬行云不是不准儿子和她睡的吗?

    

    许久,卿卿才朦朦胧胧睁开眼,想一看究竟。

    

    可是这扭头一看,顿时把她惊得目瞪口呆,蹭的一下就坐了起来。

    

    她身边确实睡着一个小娃娃,年纪看上去跟他们儿子南寻差不多大,和南寻长得有七八分相像,可是卿卿可以肯定以前从未见过他!   

    他……他是谁!   

    这里是秦王府,到处都是守卫,能进卿卿和姬行云房间的……肯定是姬行云把他送进来的吧?

    莫非,这是姬行云的私生子!   

    好啊,这个姬行云!南寻都才四五岁,他就有个三岁的私生子了?

    

    小娃娃似乎听见了身边的动静,也苏醒了过来,睡眼惺忪的翻身坐起,看着卿卿那惊愕的表情,他还一脸狐疑。

    

    他开口,“怎么了?”

    

    可是听见自己发出稚嫩软糯的童声之时,连姬行云自己也惊呆了。

    

    瞪大眼,埋下头,姬行云看了看自己身上宽大得不像话的男人睡袍半遮半掩,糯米团子似的小手和小脚,这分明就是个三岁小娃娃的身体……   

    一瞬间,姬行云整个人都不好了。

    

    卿卿虽然惊讶又恼火,可想到对方只是个奶娃娃,而且跟南寻长得这么相像,于是放松了警惕。

    

    卿卿试探的询问,“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一觉醒来突然变成了三岁小孩的姬行云,仿佛晴天霹雳一般,久久无法接受现实。

    他目光阴沉沉的渗出寒意,咬牙道:“我是你男人!”

    

    稚嫩的声音,却带着盛气凌人,仿佛兔子的皮囊之中住着一头老虎。

    

    小娃娃的回答,瞬间让卿卿惊得下巴差点掉地上了!   

    当即“噗嗤”的一声,捧腹大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的。

    

    可是笑着笑着,卿卿笑容又凝固了,看着小娃娃,不敢置信的问,“夫君当真是你?”

    

    姬行云黑着脸回道:“不是我还能是谁!”

    

    卿卿一想,好像别人确实进不了她的房间,而且面前小娃娃这神态,这动作,这语气,还有那三岁小孩不应该有的一身戾气,简直活生生就是姬行云的缩小版啊!   

    卿卿凑近仔细上下打量小娃娃,又将他身上衣裳撩开,竟然看见了他背上,当初为她挡箭留下来的伤疤还隐约存在。

    

    他,莫非当真是姬行云!   

    卿卿惊讶之余,又有点不知所措:“夫君,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姬行云也想知道他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不过,卿卿倒是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还因此暗暗窃喜。

    

    当即就把三岁姬行云给抱了起来,不停揉搓他那肉嘟嘟的脸蛋,白嫩嫩的小脚,一边揉一边得意忘形得笑。

    

    “哈哈,夫君,你怎么这么小一点,比南寻还小……”   

    “你和南寻长得好像好像呀,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呢!”

    

    “小手手好可爱,脸上肉肉好嫩,来,咬一口……”   

    “哈哈,以前都是你抱我,现在我可以抱你啦……”   

    姬行云被卿卿抱在怀里蹂蔺,本来已经很莫名其妙了,结果卿卿竟然还这么兴高采烈的模样,他简直无言以对,只能黑着脸,任由揉搓摆布。

    

    卿卿让人去拿了两套儿子以前穿过的衣裳过来,给姬行云暂且穿上。

    

    看着缩小成三岁,又嫩粉又可爱得像是玉雕娃娃一点的姬行云,可爱得紧,卿卿好像把他当成了一个活体玩具似的,怎么玩都玩不腻,儿子南寻也没见她这么爱不释手啊?

    

    姬行云明明是小奶娃的长相,却是眉头紧拧,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穿上衣裳之后,就奶萌的声音下令道:“把周晋叫过来!”

    

    他要搞清楚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要想办法变回去才行。

    

    卿卿却道:“不行!夫君,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变小的事情,万一让居心叵测之人趁虚而入怎么办!你还是先这样吧,说不定明天早上醒来就变回去了呢。”

    

    所以这个秘密除了他们二人,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姬行云想了想也有道理,等等看睡一觉能不能变回去吧,不然想办法变回去的事情也只能自己亲自出马。

    

    若是一不小心让外人知道了秦王姬行云变成了三岁小孩,这事情可就严重了。

    

    毕竟姬行云外面仇人那么多,大家都是因为畏惧他的能耐,所以丝毫不敢招惹他,若是知道他现在沦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肯定立马闻风而来,将他剁成肉酱,挫骨扬灰。

    

    卿卿兴致勃勃的,又将又软又小的三岁姬行云抱了起来。

    

    姬行云想下去,可是现在他这小胳膊小腿的,已经完全不是卿卿的对手了,只能任由脸都搓变了形。

    

    眉儿是第一个发现卿卿屋里姬行云不见了踪迹,突然多出来一个小孩,还好奇的询问这孩子是谁。

    

    卿卿解释为,“殿下早上突然说要出远门办一件要紧事,只把这孩子留下让我照看几天。”

    

    毕竟卿卿这么解释极其合理,眉儿没有半分怀疑。

    

    当天早上,南寻一大早就来给母妃请安。

    

    看见卿卿兴致勃勃的抱着个小男孩,那亲昵的模样……   

    其实现在的大儿子南寻已经四岁了,卿卿正刚刚发现怀孕三个月呢。

    

    所以南寻第一反应就是,母妃肚子里的孩子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不过琢磨了一下,好像刚出生的孩子不是这样的。

    

    于是南寻来到卿卿身边,抱拳行礼的请安,“见过母妃。”

    

    卿卿面带欣喜的笑容,朝着南寻勾了勾手,把他叫到身边来,“南寻,你快过来看,这是你父王在外头的私生子,是不是跟你长得一模一样?

    特别可爱吧!”

    

    坐在卿卿腿上的小姬行云听闻,脸色愈发难看了。

    

    抬眸对上卿卿的目光,就见那绝美的脸蛋上,一双眼睛笑得眯成了月牙,还在朝着他挤眉弄眼,别提多幸灾乐祸了……   

    算了,她开心就行。

    

    对面的南寻听说父王一夜之间冒出来一个私生子,突然就有点不开心了。

    

    南寻歪着小脑袋,澄澈的眼睛盯着卿卿抱的那小孩,一脸狐疑的仔细审视他。

    这小孩比他年纪小一些,不过确实跟他长得很像很像就是了,而且还穿着他以前穿过的衣服,如果不仔细看,恐怕外人都认不出来。

    

    可是,父王什么时候从哪里冒出来一个私生子了啊?

    

    卿卿将姬行云放到地上,而后一手牵着南寻,一手牵着姬行云,两只软软的小手手都牵在手心里,喜滋滋的就带着他们一起出门。

    

    “走吧,去给你们祖母请安!”

    

    卿卿已经迫不及待了,也不知道长公主看见小时候的姬行云会是什么表情?

    

    卿卿和姬行云都成亲五六年了,一直致力于缓和长公主和姬行云的关系,可是好像成效都不明显,两人一直不冷不热,不近不远的,卿卿也束手无策了。

    

    姬行云听闻卿卿要带他去见长公主,多少还有些不情愿,皱起眉,不肯迈步。

    

    卿卿扭头过去,蹲下身看着小姬行云可爱又粉嫩的模样,“怎么了?”

    

    姬行云皱眉,“不去。”

    

    他怕是被长公主认出来。

    

    卿卿嘿嘿一笑,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怎么,还撒娇想让我抱抱?

    那我还是抱你去吧。”

    

    记得昨日,卿卿出门的时候说腿不舒服,姬行云才说过这句话,“怎么,想让夫君抱?”

    

    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迅雷不及掩耳……   

    为了不让卿卿抱着去,姬行云也只好乖乖跟着走了。

    

    这小短腿小短手,明明以前几步就到的路,现在走得小姬行云气喘吁吁,双腿发软。

    

    实在让姬行云不能接受如此脆弱得好像一巴掌就能被人捏死的幼小身体。

    

    卿卿一手牵着变小的夫君,一手牵着儿子,一路春风得意,好像步子都轻盈了许久。

    

    一路来到长公主院内,给长公主请安。

    

    长公主看见卿卿牵着两个孩子的时候,自然也有些意外。

    

    看看南寻,再看看旁边年纪小一些的孩童,长公主也是疑惑。

    

    重点是,以前长公主还以为,南寻和姬行云小时候长得已经够相像的了,没想到另外一个孩子,简直就和姬行云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长公主久久看着那孩子,一时陷入了沉思,不禁联想起来,当年她因为怨恨姬平川,对生下来的姬行云不闻不问,从小到大除了嫌弃和厌恶,从未尽过做母亲的责任。

    

    当时长公主的眼眶都湿润了,看着小姬行云,久久才开口询问,“这孩子哪来的?”

    

    卿卿也是回答,“回母亲,早上夫君突然把他抱回来让我养几日,然后就出远门了……我看他长得跟南寻这么像,恐怕……”   

    长公主还以为看见了姬行云小时候,听闻是姬行云从外头抱回来的,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么说,是从善跟外头女人的孩子?”

    

    卿卿道:“我也是猜测罢了,还需等夫君回来再问一问。”

    

    卿卿觉得,只能解释为是姬行云的私生子,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了。

    

    然而一旁的姬行云脸色愈发难看了,死鱼脸摆在三岁孩童脸上,反差甚大,别提多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