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卿卿 > 番外2—2
    番外2—2   

    长公主打发奶娘带着南寻和小姬行云两个孩子出去玩,单独将卿卿留下说话。

    

    而后才试探的对卿卿说道:“你们成亲也这么些年了,从善从来也没有过纳妾的意思,这回……这孩子来历不明,说不准是谁给从善下的圈套,还是待他回来解释清楚再说,你切莫多虑……”   

    长公主一番话里的意思,估计是怕姬行云突然带了个外室子回来,卿卿会因此心怀不满,所以想劝说卿卿几句。

    

    毕竟这几年来,长公主也提过让姬行云纳妾的事情,不过还没说出来就被姬行云否决了,还说他这辈子都不会纳妾,让长公主今后想也别想。

    

    长公主这些年来看不来了,姬行云待卿卿真的是百般宠溺,要什么给什么,只要有时间都要陪着卿卿,其他时间一律放在次要,连长公主都没想到,一个男人宠爱一个女人可以这般无度。

    

    好在卿卿却没有恃宠而骄,虽然丈夫疼爱得过分,却对她这个婆母更敬重有加,还不断缓和他们的母子关系,而且也算持家有方,将王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任何事情都不需要长公主多操心。

    

    重要的是,现在小世子四岁,卿卿肚子里又怀上了身孕,她这个做母亲的也算尽责。

    

    想一想长得跟姬行云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小孩子,长公主又内疚不已。

    

    卿卿却满不在乎,“母亲放心,他就是个无辜的孩子,在我眼里跟南寻是一样的。”

    

    二人在屋里说话时候,外头南寻已经带着小姬行云出去玩耍了。

    

    两人立在花园里。

    

    南寻双手叉腰,不屑的看着面前矮上一头的孩子,想到是外室子,自然有些轻蔑,就问,“你叫什么?”

    

    这小屁孩,还敢用这种吊儿郎当的语气跟他老子说话,怕不是忘了昨天才被他打了屁股。

    

    姬行云瞥了他一眼,没心思搭理他。

    

    南寻将他不理不睬,还这么傲慢不羁,目空一切的模样,顿时就有点生气,逼近他眼前,又奶声奶气的质问,“喂,我跟你说话,你聋了吗?”

    

    姬行云一脸的苦大仇深,都不想理他,扭头过去,随手就在花园里摘了一根草,在手中摆弄,皱着眉头,心事繁重。

    

    “你到底是聋子还是哑巴!竟然还敢不理本世子!看我不给你点颜色瞧瞧!”

    

    南寻被他无视,更加生气了,气势汹汹的,就想给他个下马威,先让他知道这王府谁才是老大!免得以后被他骑到头上来。

    

    当时就一巴掌用力拍在姬行云肩膀上,想吓唬吓唬他。

    

    谁知,小姬行云见他动手,目光一冷,反手就拧住了他的胳膊。

    

    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瞬间就给南寻来了个过肩摔,硬生生打到了草地上,还反拧着他的小胳膊,膝盖压在他背上,让他一点也动弹不得。

    

    事发突然,南寻疼得惨叫了一声。

    

    姬行云恨不得抽这小家伙,软糯糯的小孩子声音,却显得让人不寒而栗,低声对南寻说道:“你想给谁颜色瞧瞧?”

    

    南寻本来想吓唬吓唬这小孩,却没想到就这么被他踩在了脚下,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一旁的仆人和奶娘都没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来将两个孩子强行拉开。

    

    长公主和卿卿正在屋里说着话呢。

    

    南寻突然哭着跑进来,捂着自己疼痛的胳膊,一头栽进了卿卿怀里,委屈哭喊,“阿娘,他打我,呜呜……”   

    卿卿看了一眼背后的姬行云一眼,她自然知道是老子教训儿子啊,当时憋不住想笑,不过还是忍住了。

    

    只低头看看南寻,“打哪里了,我看看?”

    

    南寻哭得眼泪汪汪的,捂着自己的胳膊,“我胳膊都被他拧断了,阿娘,祖母,你们定要替南寻做主……”最好把他撵出去!   

    卿卿摸了摸他的胳膊,疼得南寻哇哇直叫,看来姬行云是有点用力了。

    

    长公主一听,这还得了,刚刚进王府就打小世子,本来正要生气,卿卿给拦下了,意思她来处理。

    

    卿卿询问南寻,“谁先动手的?”

    

    南寻有点犹豫,支支吾吾的指着姬行云,要多委屈有多委屈,“当然是他先动手的!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装聋作哑也就算了,还动手打人,呜呜……”   

    姬行云冷笑,这小屁孩,小小年纪竟然学会搬弄是非了,看来刚刚应该下手重一些,好好教训教训他。

    

    儿子不听话多半是惯的,打一顿就好了。

    

    卿卿看了一眼姬行云,抿唇一笑,又训斥南寻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南寻很是委屈,明明挨打的是他,凭什么是他的不对?

    母亲都不帮他?

    

    卿卿道:“你是男子汉,你还比他年纪大,个头比他高,你还打不过他,那是你没本事,怎么还有脸哭?

    让你阿爹知道都会嫌你丢他的人!你阿爹可是大魏第一战神,打架从来就没输过!你有本事就好好练功,把他打趴下!自己给自己报仇,给你阿爹争口气!”

    

    卿卿故意提到姬行云的时候,姬行云还有点无奈。

    

    长公主听了脸都黑了,给有怂恿自己儿子跟别的孩子打架的?

    

    不过长公主回想起来,姬行云小时候挨了打,好像从来也没有哭哭啼啼,也没有找爹娘做主,每次都是宁愿受罚,也要自己去打回来……   

    只可惜,当年的长公主,一心排斥自己生下来的孽种……   

    可是,连卿卿都知道,孩子明明就是无辜的,她却将他置之不理。

    

    当初姬行云小的时候,分明长得那么可爱又好看,就和眼前这个小孩子一样可爱,她怎么就那么狠心呢?

    

    想到这里,再看了一眼小姬行云,长公主的眼眶都红了。

    

    后来,卿卿亲自给南寻看过了,那条胳膊一点事都没有,就是他小题大做!   

    于是南寻被罚回去闭门思过,卿卿因为怀有身孕,有些累了就回去休息了,故意将小姬行云就给了长公主照看。

    

    姬行云本来是不情愿的,不过在卿卿的坚持之下,只能留在了长公主那里,临行前,卿卿还再三叮嘱:“现在你只有三岁,别想太多。”

    

    三岁的孩子,本来就应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

    

    长公主从来没抱过小时候的姬行云,此番竟然主动的将小孩子抱起来。

    

    长公主将三岁孩子抱在怀里,红着眼眶,看着那张与姬行云小时候一模一样的脸,感慨良多,许久才询问,“孩子,叫什么名字?”

    

    姬行云小小的身子,被抱得浑身不自在,不过想到这是他母亲,他还只有三岁……   

    当年姬行云三岁的时候就时常想,为什么别人的母亲都抱他们,而他的母亲从来也不理他……现在时隔多年,算是实现了吧?

    

    许久之后,姬行云不冷不热的回答了一句,“阿水。”

    

    长公主一听,当时心下咯噔一声,表情都惊呆了。

    

    阿水,阿水分明就是当年姬行云的祖母给他取的乳名!只是他的祖母过世多年,这个名字早就没有用过了!   

    难不成,这孩子?

    不,应该只是姬行云故意给他取的这个名字吧……   

    长公主不知沉思了多久,唇角浮出一丝笑意,这定是上天给了她机会吧。

    

    一切就好像做梦一样,让人不敢相信。

    

    不管是不是他,长公主勾起的唇角已经表明,她心下已经有了定论。

    

    姬行云陪伴了长公主半日,卿卿才又让人来接了他回去。

    

    晚上,卿卿要亲手给小姬行云洗澡。

    

    姬行云自然死活不愿意。

    

    卿卿只当他是小孩子,可是他是她的丈夫。

    

    卿卿还笑道:“没关系,我又不是没看过,我不会笑话你的!”

    

    明明都笑话了一整天了好吧?

    

    姬行云面色沉凝,突然询问,“要是我变不回去了怎么办……”   

    现在还在寄托希望在明天早上醒过来就变回去呢,姬行云心情一点也不好。

    

    卿卿却道:“没关系,我可以等你长大啊,就是你到时候别嫌弃我老了就好。”

    

    姬行云皱眉看着她,“我怎会嫌你!”

    

    卿卿笑道:“当小孩子多好,无忧无虑,什么都不用想,既来之则安之,你就放下担子,好好做你的小孩吧。”

    

    夜里卿卿给姬行云另外安置了偏房睡觉,不过姬行云几乎是一夜都没有合眼,到天亮了小睡了一会,醒来之后,发现身体果然没有变回去。

    

    此后,姬行云便开始了整日混迹在长公主身边,以及整日被南寻挑衅的生活。

    

    隔日,长公主一时高兴,还亲自下厨,给两个孩子做了几样好菜。

    

    卿卿不在,只有一旁嬷嬷带着两个孩子入座,笑眯眯的说道:“今日长公主殿下亲自下厨给两位小郎君做的菜,可别辜负殿下一番心意。”

    

    长公主做的胭脂兔腿,雪菜黄鱼,听起来是美味可口的好菜,可是看上去……不怎么样,吃上去……   

    吃得小南寻都紧紧皱起了眉头,吃了两口,实在忍不住了,“祖母……我……我吃饱了……”   

    其实是因为实在太难以下咽,南寻吃得都快眼泪汪汪了,又实在不好意思说太难吃。

    

    可是长公主立马就看出来小家伙的意思了,歪着脑袋询问,“怎么,祖母亲自下厨做的菜不好吃?”

    

    小南寻不敢说啊,只好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涨红着脸,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一旁的姬行云倒是面不改色的继续吃,一副吃什么珍馐美味的模样。

    

    长公主看他吃得这么香,自然也欣喜得很,连连夸赞道:“阿寻也太挑食了,你看人家阿水,不是吃得挺好的么。”

    

    南寻看了看正在吃饭的姬行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没有味觉!   

    南寻只好硬着头皮,再难吃也必须吃下去,还要比他吃得多!不能输给他!   

    看着祖母和母亲都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阿水这么好,虽然也没有偏心他,可是南寻心里酸酸的很不开心,找到卿卿,瘪着嘴,很是委屈的样子。

    

    卿卿将小南寻抱到身边坐下,明亮的眼睛看着他询问,“怎么啦,阿寻?”

    

    南寻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们都对那个小孩这么好……”   

    卿卿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要不你也试试对他好一些,免得每天都挨打?”

    

    后来,每天都挨打的南寻,最终被治得服服帖帖了,还拜了阿水做师父,开始整天带着他四处玩耍。

    

    姬行云起初很是反感这个小身体,整日忧愁怎么才能变回去?

    

    可是渐渐的也发现了三岁小孩的好处,就像卿卿所说的那样,可以毫无顾虑,跟母亲在一起弥补小时候没有的亲近,跟南寻一起玩他童年时候从来没玩过的游戏。

    

    后来他打听到,或许突然变小和十五月食有关,也就是下个十五月圆时候应该就会变回去了。

    

    眼看着一个月十五快到了,姬行云竟然有些不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