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卿卿 > 番外3—1
    番外3—1   

    洛阳城,阮府。

    

    水边长廊上,一个寻摸五六岁的紫衣女童飞奔而过,直朝着主院跑去,她脸上带着灿烂无比的笑容,似乎正急着去见什么最为期待的事物。

    

    由于她跑得太快,背后的丫环婆子吓得不轻,也飞快的追在背后喊叫,“小娘子,你跑慢些……慢些,若是不慎摔了,奴婢们可担待不起。”

    

    枝枝完全没有放慢脚步的意思,只是埋头往前跑,一路跑到了住院母亲屋里,这才气喘吁吁停了下来。

    

    此刻屋内已经坐满了妇人,都是今日来阮府赴宴的客人。

    

    孩子这般莽撞的冲进来,最上方坐着的顾灵儿还瞪着她训斥了一句,“怎可在客人面前失礼!”

    

    一旁坐着的卿卿连忙将她拦住劝说,抿唇一笑,“孩子还这么小,不打紧。”

    

    顾灵儿这才招了招手叫女儿过来,“还不过来见过小姑姑和表姑姑。”

    

    枝枝是阮黎的大女儿,今年六岁,自然要唤卿卿一声小姑姑,唤燕雪柔一声表姑姑。

    

    三家距离不远,平常日子就走得近,时常各家串门,有时候带着孩子,有时候不带。

    

    枝枝自然早就熟络了,带着笑意上前,稍微收敛了一些,乖巧的给各位长辈都行了个礼,而后明亮的目光不自觉落到了站在卿卿背后的男孩身上,欣喜的唤了一声“世子表哥”。

    

    她喊的表哥正是姬南寻,今年也有八岁,长得很像父亲姬行云的容貌,气质却豁然不同,少了那些戾气和凶悍,长得是白白净净,琳琅如玉的,很是好看。

    

    枝枝最喜欢与表哥玩,所以每次表哥来阮府,或者是母亲带她去王府,她必定最期待的事情就是可以见表哥。

    

    正好顾灵儿便吩咐下来,“枝枝,你带大家出去玩,可不许调皮捣蛋。”

    

    枝枝欣喜,立即便带着大家出门了。

    

    六七个小孩子,都是时常走动的几家关系交好家里的孩子,聚在一起自然放飞自我,如同出林的小鸟一般奔出房间。

    

    枝枝拉着表哥姬南寻的袖子,大眼睛里仿佛长了星星一般,眼巴巴的望着他,“表哥,你怎么这么久没过来找我玩了啊?”

    

    姬行云和卿卿一共生了三个孩子,大儿子南寻现在八岁,二女儿三岁,三儿子刚刚出生,不过今日来阮府的也只有姬南寻一人。

    

    姬南寻含着笑意,揉了揉小女孩的脑袋,回答,“最近习字念书,便很少出门。”

    

    姬南寻似乎在读书方面天赋极高,六岁便能习字读书,如今八岁已经博览全书,能吟诗作赋,就连皇帝都对他赞不绝口,说是神童,还都说姬行云好打打杀杀,怎么就养出个儿子喜欢读书的。

    

    枝枝最佩服表哥小小年纪就会背诗,所以经常会拉着他背诗词歌赋给她听,听得还津津有味的,自己也想学着背。

    

    本来看枝枝从小这么喜欢粘着表哥,卿卿和顾灵儿还在商量着要不要订娃娃亲。

    

    不过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顾灵儿就是娃娃亲的受害者,万一人家将来也生不出什么情意,就是单纯的兄妹之情呢,所以一切还是看缘分吧。

    

    大人们在院里坐着喝茶,聊天,赏花,谈笑风生的。

    

    小孩子在外面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

    

    过了不知多久,渐渐日暮将近,有人匆匆过来顾灵儿身边禀报,“夫人,大,大……大娘子不见了!”

    

    顾灵儿蹭的一下就从椅子站了起来,“什么?

    刚刚不是一直好好的吗?”

    

    仆人才解释,说是孩子们在玩捉迷藏,到第三轮的时候,大家都已经找出来了,只有枝枝一个人,这都过去一个时辰了还没找到。

    

    大家都说让她快出来,算她赢了吧,可是到处找都没有找到她的人影,捉迷藏她也不许让奴婢跟着,以至于……肯定是失踪了。

    

    “那还不快去找!”

    顾灵儿当时就着急了,叫了府上所有人出动,前去找寻女儿。

    

    其他各家妇人有些嫌事多的找借口回去了,有些热心的便叫来人,帮着一起找。

    

    天色渐渐暗沉下来,众人都举提着灯笼,着火把,星星点点的。

    

    卿卿和燕雪柔一左一右的扶着顾灵儿,还不停安慰,“你别担心,枝枝对府上熟络,说不定就是藏到什么别人找不到的地方去睡着了……”   

    姬南寻也正四处着急的找寻,本来他年纪还小,卿卿是喊他先回去的,可是他就着急找到小表妹,就是不肯回去。

    

    姬南寻皱着小小的眉头,正冥思苦想着今日枝枝对他说的话。

    

    枝枝笑着说,“表哥我们来打个赌,你肯定找不到我……如果表哥输了,就给我买杏仁酥!”

    

    当时姬南寻答应下来,却没想到她为了赢,不知藏到哪里去了,到现在也找不到人。

    

    越想姬南寻越着急,更是有些内疚,早知道就不和她打赌了。

    

    一直找到了大半夜,整个阮府都被翻得底朝天了,都还没有找到枝枝的人影。

    

    姬南寻一边找,一边就在回想今日跟枝枝相处的细节。

    

    知道突然不知想到了什么画面,眼前一亮,好像知道枝枝藏在什么地方去了!   

    姬南寻提着灯笼,拔腿就跑,背后的随从赶忙脚步飞快的追了上去,“小郎君你慢点……”   

    因为突然想起来枝枝今日对着一口井笑,姬南寻一口气跑到了今日捉迷藏的院子,找到了那口井。

    

    打开盖子,将灯笼伸进去一看,果然枝枝就在下面躺着,还好这口井早就已经干涸了,没有水,不然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将昏迷的枝枝救起来之后,顾灵儿流着泪一把就将她抱住,“枝枝……”   

    仔细检查了一番,也不知道枝枝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伤到哪里没有,赶紧找了大夫过来给她查看。

    

    枝枝当时只是想躲在井里,这样表哥肯定找不到她,她就可以赌赢表哥了。

    

    正暗自得意洋洋的时候,却没想到脚下一滑,直接摔到井底去了,还晕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次日,她已经被救回了房间里躺着。

    

    还好只是摔得崴了脚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

    

    枝枝睁开眼,就看着阿娘在她身边流泪,摸着她的小脑袋,无声的抽泣。

    

    一旁的阮黎也不忍心说重话,怕本来就吓坏的孩子更吓到,只是安慰:“枝枝以后别这样了,吓死你阿娘了。”

    

    枝枝也含着眼泪,小手拉着母亲的手指,“阿娘,枝枝错了,再也不敢了……”   

    因为担心枝枝的情况,昨夜卿卿就没有回去,今日又带着姬南寻过来探望枝枝情况。

    

    枝枝一看到姬南寻,高兴得蹭的一下就坐了起来,好像什么事没有一样,笑吟吟道:“表哥,我赢了吧!我要杏仁酥!”

    

    姬南寻真想说,最后还不是他找到她的。

    

    不过回想了一下,万一那口井有水,现在枝枝还能笑着站在这里么?

    这都是他的责任,不应该跟她赌的。

    

    小小年纪的姬南寻顿时就皱起了眉,有些后怕,好像胸口压着什么东西一样,久久喘不过气来。

    

    从今往后,姬南寻便总觉得他好像欠了枝枝什么似的,只想加倍的对她好。

    

    比如说,某个晴朗无云的白天,枝枝无意间看见天上飞着个风筝,她也想要一个。

    

    姬南寻爽快的就答应了,决定现在就亲自动手给她做一个。

    

    枝枝一脸钦佩的看着姬南寻,“表哥,连做风筝你也会?

    你也太厉害了吧!”

    

    姬南寻得意的一勾唇,“这有什么难的?

    我在一本书上看见过。”

    

    于是让人准备好纸和笔,以及做风筝需要的竹子和鱼线。

    

    姬南寻还特意先在纸上画出一直燕子的形状,然后用剪刀将燕子剪出来,再将燕子粘在最纤薄坚韧的竹条做骨架,最后连上鱼线,很快就做好了两个风筝。

    

    不得不说,他的风筝还真的做得精致又好看,当天就带着枝枝找了一处空地,将一黑一红的两只风筝放上了天。

    

    虽然是姬南寻已经放飞了风筝,再交到枝枝手上,可枝枝依旧欣喜异常,“还真的能飞!表哥你真厉害!”

    

    姬南寻一直接受小表妹赞不绝口,都夸得他不好意思了。

    

    两人欢快的在空地上举着风筝,欢声笑语连连。

    

    回去之后,小枝枝把表哥给她做的风筝当成一幅名画一般的挂在了墙上,她只要回屋抬头一看,便能看见燕子风筝,想到表哥给她做风筝时候那认真又仔细的模样,还有表哥手把手教她放风筝的模样……   

    小枝枝和表哥关系一直很好,直到后来,表哥忙于学业,还曾经跟着父亲一起出征历练,渐渐的,他不知不觉已经长成了文武双全,又优秀又高贵的少年郎,年少有为不说,还长得一副俊美无俦的容貌,成了洛阳城里炙手可热的少年郎,无数世家贵女思慕的对象。

    

    因为年纪渐渐大了,见面的时间变少,两人的关系好像也不知不觉的变生疏了许多。

    

    枝枝每回看见闺房里挂着的风筝,就想起来以前和表哥一起玩耍的日子。

    

    可是她再让人传话,叫表哥带她去放风筝,得到的回答都是有事情要忙,没有空。

    

    枝枝都不明白了,姬南寻明明就出身高贵,那可是连皇帝都一直忌惮三分的秦王家的世子,为什么还非要什么事情都做到无可挑剔,明明什么也不做一样可以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后来枝枝长到了十三四岁,便不能再跟男孩子一起玩了,只能和女孩子一起玩,以前小时候的日子也就变成了回忆,她和表哥也就疏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