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娇宠卿卿 > 番外3—2
    番外3—2   

    一日秦王府的宴席,枝枝即将跟随母亲前来小姑姑家里赴宴。

    

    一大早,枝枝便在屋里兴致勃勃的挑选衣裳,让仆人拿来了十几套,有平常最爱穿的,也有新做的还没穿过的几套衣裳,翻来覆去的挑选,只想今日精心打扮,必定要去王府,肯定能见到表哥!现在想见他一面已经不像小时候那般轻松容易了,就比如现在,她都大半年没见过表哥了。

    

    光是想一想,枝枝便觉得兴致昂扬,迫不及待期待着见表哥的场景。

    

    枝枝拉着丫环不停询问,“到底哪一件好看?”

    

    丫环含笑说道:“娘子生得好看,不论穿什么都好看!世子见了娘子肯定都挪不开眼!”

    

    枝枝今年十四,早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模样生得娇美动人,一双眼睛有些像娘亲,水灵灵澄澈见底,很是空灵好看。

    

    她倒是希望表哥会看了她挪不开眼……   

    跟随母亲一起来到王府,众人立即就先去给王妃请安。

    

    卿卿也已经许久没见到小侄女了,看见如今已经长成了娇美少女的枝枝,还稍微有些意外。

    

    拉着枝枝到身边,卿卿欣喜道:“枝枝长得可真快,一转眼就这么大了……”   

    唉,时间过得太快,卿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都一个个长大,身边的孩子也都长成了大人,心里总有些空荡荡的。

    

    她时常都跟姬行云询问,她是不是老了……   

    现在的卿卿也有三十来岁,不过因为一直包养甚好,还真是看不出半分老态,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半点痕迹,反而年纪增长,履历增加,愈发显得风情万种,妩媚动人了。

    

    卿卿因为担心,还曾询问姬行云,她若是人老珠黄,郎君会不会就厌弃她,然后找新欢了?

    

    男人依旧是小心翼翼将她搂在怀中,一如当初那般爱她怜她,咬着她的耳朵磁性的声音说道:“傻子,你老了我比你还老,有什么资格厌弃你?

    你不厌弃我就好了……”   

    虽说姬行云本来就比卿卿大六岁,都快四十了,可是看上去英气十足,意气风发,俊朗非凡,而且正值壮年,晚上依旧那么能折腾,根本一点也不觉得老!   

    不过,两个人的相爱,总有一个人是付出得更多那个,比如他们二人,付出更多的一直都是姬行云,他一直将她捧在心尖上,宠进了骨子里,如此坚定不移。

    

    卿卿这些念头只在一念之间,回过神来看着小侄女枝枝,突然觉得,好像儿子年纪也不小了吧,是时候说亲了。

    

    这洛阳城喜欢她儿子的人实在太多,整日世家贵女们追捧,她还真不知道如何帮儿子挑选才好。

    

    宴席上,一众小娘子们提出要玩投壶。

    

    先前本来是卿卿的二女儿阿娇在和枝枝两个人比赛投壶的。

    

    可是阿娇竟然玩不过枝枝,接连落败了好几次,眼看着就要败下阵来,到时候彩头便会收入枝枝囊中了。

    

    阿娇干脆撒娇,“表姐你怎么这么厉害,就不能让让人家么!”

    

    都是自家的姐妹,枝枝轻笑道:“谁输输赢凭本事,耍赖可不顶用!”

    

    阿娇着急,她好想要彩头那副古琴。

    

    可是她又比不过枝枝,突然灵机一动,目光看向了路过的姬南寻。

    

    眸子突然就明亮了几分,阿娇欣喜道:“那我可以找帮手么?”

    

    枝枝好似已经胜券在握,毕竟她都赢出了一大截,一点也不担心被超过,那副彩头的古琴她势在必得。

    

    她爽快的答应了,“可以啊,不管你找谁来都一样!”

    

    可是一转眼,却见阿娇跑到一旁,一把拉着姬南寻的袖子,将他强拉硬拽了过来,“阿兄,你快过来帮我投壶,求你了。”

    

    姬南寻本是路过,却摊上事,被妹妹拉进了女孩子堆里。

    

    当时就引得旁边那些世家贵女们差点没惊叫出来,大家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姬南寻,看那俊美非凡的少年,都暗暗激动万分。

    

    还有人窃窃私语,“快看,世子可真好看……”   

    这些高门贵女之中,不知多少人是冲着秦王世子姬南寻来的,都梦想着能够嫁入王府,那可是无上尊贵,重点是,世子年少有为,还长得完美无瑕,跟天上下凡的谪仙一般。

    

    不仅周围的贵女们哄闹成了一团,连枝枝看见姬南寻也突然紧张起来,一时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更是不敢抬起头来直接看姬南寻,局促半晌才想起来行礼。

    

    “见过世子表哥。”

    

    现在的枝枝,已经不似小时候,会直接扑在表哥身上撒娇,她不敢,远远看他一眼,心下都是小鹿乱撞,紧张得手足无措。

    

    姬南寻也看见了枝枝,只是才大半年不见,她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今日一身紫罗兰色的齐胸襦裙,妆容精致明媚,脸上浮着阵阵霞晕,粉嫩嫩的耳垂上挂着珍珠耳珰,很是好看。

    

    倒是没想到,她已经这么美了,直叫人眼前一亮。

    

    不过在场人多,姬南寻连忙回过神来,还想拒绝阿娇,“你们女儿家在玩,怎能让阿兄帮你?”

    

    阿娇不依不饶,软糯糯的声音道:“阿兄,你就帮帮阿娇吧,刚刚表姐都说了,谁来都行。”

    

    姬南寻本来是不情愿的,可是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下来,看向枝枝,道了一句,“那就多有得罪了。”

    

    众多贵女顿时瞪大了眼睛,提起了兴致,就想看看世子到底能不能扭转局面。

    

    只要是世子投进去了,便能引来众人欢呼雀跃,拍手叫好。

    

    可是枝枝手心冒汗,紧张得好像头晕目眩,刚刚的神射手,现在突然就不会投壶了似的,好几次投到了外面,缕缕被人嘲笑,还有询问她怎么突然就不行了。

    

    枝枝偷偷瞄了一眼身边的表哥,突然觉得自己很是丢脸……刚刚还大言不惭,现在就被表哥治了。

    

    最后果然众望所归,世子赢了,引来一阵掌声如雷。

    

    枝枝羞愧的低下了头,姬南寻却只道:“表妹也太客气了,何必故意让我。”

    

    此话一出,众人突然就沉默了,好像,确实是,刚刚枝枝还百发百中,自世子来了之后突然就投不进去了,莫非当真是故意让他的?

    

    枝枝摆摆手,还有些不好意思,“我没有……”   

    她确实没有,就是单纯的太紧张了,怎么都投不进去……   

    不过姬南寻说了这句话,倒是没人再嘲笑枝枝了。

    

    枝枝本来今日来之前还幻想,一定要在表哥面前大显身手的,谁知最后这么丢脸,还没跟表哥怎么说上话。

    

    晚上离开王府的时候,枝枝就很一脸的苦闷。

    

    阿娘看见枝枝愁眉苦脸的,路上还拉着她询问,“怎么了,今日谁欺负你了么,跟阿娘说说,阿娘为你做主。”

    

    枝枝瘪嘴,也没掩饰什么,“没什么,就是今日丢脸了……”   

    重点是在表哥面前丢脸了,光是想一想,枝枝眼眶都红了。

    

    顾灵儿拍着她的肩头安慰,“你不是故意让世子赢的么,哪里丢脸了?

    你都赢过了阿娇表妹,一点也不丢脸,是你那表妹耍赖才对。”

    

    枝枝低下头,掐着袖子,还浮想联翩的。

    

    正在走到王府门外,准备坐上马车离去的时候,背后突然一个声音呼唤,“表妹请稍等。”

    

    顾灵儿和枝枝母女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就见是姬南寻正抱着什么东西跑了过来。

    

    姬南寻先见礼,“舅母,表妹。”

    

    顾灵儿一看便看出来姬南寻是来找枝枝的,识相的就先上马车去等着,留着他们两人说话。

    

    姬南寻轻笑了一声,将手上套着袋子的古琴给枝枝递了上来,道:“表妹,这个给你的。”

    

    枝枝接过来抱在手中,揭开袋子一看,便见是今日投壶的彩头,那副古琴。

    

    她连忙道:“这是阿娇表妹赢的,怎么能给我,枝枝承受不起。”

    

    说着想还给姬南寻。

    

    姬南寻却不肯接,笑着说道:“阿娇本来就是想赢了送给你的。”

    其实,是姬南寻赢了想送给她的。

    

    枝枝心下一跳,突然有些羞愧,只好道:“其实,我也是想赢了送给阿娇表妹的,世子表哥还是拿回去给她吧。”

    

    姬南寻摇头,“阿娇五音不全的,根本不会弹古琴,好东西自然不能在她手上浪费了,表妹你就别推脱了。”

    

    枝枝本来还想拒绝的。

    

    姬南寻却说道:“听闻表妹古琴弹得好,我与阿娇都说好了,下回一起去舅舅家找表妹指点……”   

    枝枝心下一跳,听闻他们会来阮府,心中暗暗欣喜,这才肯接受了古琴。

    

    与姬南寻作别,枝枝抱着古琴,转身上了马车,才这里离去,走之前还偷偷撩开卷帘看了看,正好看见姬南寻转身回府的背影。

    

    她唇角不自觉流露出笑意。

    

    一旁的顾灵儿似乎看出端倪,出声道:“现在高兴了吧?”

    

    枝枝脸上泛红,连忙道:“是表妹非要给我的……”   

    可是她却不知道,王府里头,阿娇还在一脸怨念的看着姬南寻,冷冷对着他哼了一声。

    

    姬南寻不以为然,“本来就应该是枝枝赢,你怎么能跟客人争东西?

    反正你弹琴这么难听。”

    

    阿娇自小被爹娘和阿兄惯坏了,性子娇蛮,冷哼了一声。

    

    她生气的是阿兄好偏心啊!投壶的时候故意让着表姐也就算了,竟然还把赢来的琴也送给表姐……偏心偏心!而且竟然还说她弹琴难听!   

    姬南寻拿她没办法,只好答应,“别这么小气,我屋里那个琴送给你做补偿行了吧。”

    

    阿娇一听,眼睛顿时雪亮,“当真?”

    

    “嗯。”

    姬南寻点头。

    

    阿娇当时就跳了起来,立马去姬南寻房里拿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