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长生可否 > 86、颠倒黑白,叛徒该死
    第三日的请愿,人们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张执象。

    还以为张执象发生了什么意外,就在人群骚动的时候,有人大呼着来报信:“小天师,小天师他……他在击鼓鸣冤!”

    ……

    对于张执象状告许青麝买凶杀人一事,还有汪养浩签名画押的供词,应天知府罗文忠有点懵,你昨天不是把汪养浩抓走了么?怎么还……

    “刘渡舟是汪家的人,汪家作为刺杀的主使者可以确凿。”

    “汪养浩供出了同谋,这就是人证。”

    “案子得查!”

    面对张执象的逻辑,罗文忠表示自己想辞官了,不是,你跟许家斗法,直接斗啊,昨天都动武了,今天又来衙门告状是什么鬼?

    该不会以为衙门能处理这个案子吧?

    “那个,小天师,你们只有一纸供状的人证而已,证据不足,衙门断不了案的。”罗文忠只能强行打太极。

    “断不了就审啊,麻烦罗大人请许青麝来对簿公堂。”

    “这……”

    “我乃陛下亲封光禄大夫,奉圣旨进京,却在承天门前被刺杀,罗大人,我个人生死是小,有些人违逆上命,意图造反是大啊。”

    “啊!”

    罗文忠吓了一跳,这帽子太大,他背不起,更不敢把案子往朝廷这边带,所以前天的刺杀,就必须要有个交代……

    “那……我去通传许青麝?”

    “许青麝一届民女,大人如此顾虑,岂非……”

    “来人!将许青麝带到府衙来!”

    ……

    罗文忠的口气很大,但具体办事的衙役都知道怎么回事,他们来到诚意坊还是很规矩的,只是带队的赵班头态度坚定。

    “那,我是非得去一趟咯?”

    许青麝半眯着的眼睛里满是冷光,赵班头低着头,却没有服软。

    她微微思索,向王翠翘问道:“翘儿,你说……张执象是不是就等着我拒绝?”

    王翠翘答道:“我们手上有人质,他们硬来是不好解救的,但借由第三方力量,却要好搜查一些,我们轻易不能鱼死网破,母亲不去的话,张执象下一步应该就要施加压力,迫使罗文忠来查封我们诚意坊了。”

    “罗文忠为了保命。”

    “不敢不听。”

    昨天汪养浩都被抓了,罗文忠可不会觉得张执象不敢对他动手,这也是今天罗文忠硬着头皮来传唤许青麝的原因。

    “可我若是去了呢?”

    许青麝忽然变得凝重无比,王翠翘也察觉到了不对。

    这不是一件案子的事,如今应天府有三桩大案呢!淮王的案子暂且不说,刺杀案与大通钱庄的案子,却是可以并在一起的。

    朝廷需要有人出来背锅……

    张执象也不一定要针对许家,只针对许青麝一人便可。

    许青麝如果去了衙门,恐怕就回不来了……

    一时间,王翠翘竟然觉得八面埋伏,她们忽然就落入了绝境当中,那个小道士竟是如此厉害?心中不由升起几分惊惧。

    “是啊。”

    “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张执象好手段啊……”

    许青麝站起了身来,她赤脚走在地毯上,裙摆晃动间不时露出白嫩如象牙般的肌肤,这个如蛇毒一般甜腻的女人从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谋略上如此被动。

    不过,女人的思维终究和男人不一样。

    手段自然也不同。

    她已经想到办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说道:“张执象不是说我派了刺客吗?那就认下好了,刺客的确出自我府上。”

    “来人。”

    “将那些殷地安人送到应天府衙去!他们——就是刺客!”

    诚意坊的姑娘当然没动,送往府衙的是那些当苦力的奴隶,许青麝已经告诉了那些叛族的人,说大防风回来了,你们已经背叛部落,落入大防风手上,只有死路一条。

    唯有帮她,才有活命的机会。

    所以……他们该认下刺杀,并栽赃给所有族民。

    至于辩解?

    不好意思,在送走他们之前,这些殷地安人已经被灌下了哑药,一个个都不会说话了,切诺基人本来就没有文字,到大明来学会汉话都不容易,哪里会写字?

    所以。

    当许青麝把人送到公堂上去的时候,依琼差点疯了,要去找许青麝拼命,那些族人喝下哑药的惨状还在,一个个痛不欲生,许青麝竟是如此嚣张!

    还是大防风抓住依琼的手,让她挣脱不得。

    依琼便再次对大防风打骂。

    大防风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许青麝,杀意已经凝如实质。

    罗文忠瑟瑟发抖的看着这些人,心中巴不得他们打起来,打起来就不用升堂了,可是,张执象却冷冷问道:“罗知府,还不升堂?”

    罗文忠:“……升,升堂。”

    他是真的怕了,因为堂外挤满了江湖人士,一个个都义愤填膺,他如果不秉公处理,那些江湖侠客怕不是喊着“狗官”就来摘他脑袋了……

    我好难,真的。

    罗文忠心知,这个“公”已经不是法了,他首先得顺民意,不然就是不公。

    颤抖着敲了下惊堂木,罗文忠壮着胆子向许青麝问道:“大胆许青麝!你说这些殷地安人是刺客,他们有何理由刺杀张执象?”

    许青麝嗤笑一声,没有回答。

    趴在地上那五名背叛的殷地安人,其中为首的那个,名叫泽达的,浑身颤抖无比的说道:“小人,小人愿招,请罗大人准肯!”

    他不敢抬头,因为,他面前的地面已经出现了一道裂纹。

    大防风也快忍不住了……

    然而,他们没有回头路可以走,当初,是他们劝依琼去刺杀张执象的……

    “你且说来!”

    对这些殷地安人,罗大人还是很硬的,官威十足。

    “是……”

    泽达想活下去,强迫自己冷静,说起了许青麝教他的那套说辞:“依琼小姐是我们部落酋长的女儿,我们对她尊敬爱戴无比。”

    “放屁!”依琼怒骂,泽达不听,他停了下来。

    罗文忠适时敲打,勒令不要咆哮公堂,让泽达继续说:“依琼小姐可能接受不了,但事实就是如此,我们虽然是奴才,但汪家少爷不嫌弃,已经向我家坊主下了聘礼,将要迎娶小姐为妻。”

    “坊主已经答应,待小姐嫁过去后,我等的契约都交还于小姐。”

    “从此就自由了。”

    “可是,小姐为了与旧日的情郎私会,不惜私奔逃走,汪家少爷一怒之下便派了刘渡舟去刺杀张执象,欲引大防风现身,事实果然如此,大防风出来了。”

    “而我们为了给汪家赔罪,表明心意,也派了刺客,伙同刘渡舟一起刺杀。”

    “结果。”

    “结果小姐不理会媒妁之言,与情郎一起,将我们这些族人杀了个精光,呜呜呜,大人,我们冤啊,汪家少爷冤啊,那张执象助纣为虐,还帮大防风绑了汪家少爷,此时都不知道受了何等折磨呢!”

    “请罗大人帮我们伸冤!”

    此等颠倒黑白的话说出来,其他人还在震撼,那些被毒哑的殷地安人全都激动无比,他们疯狂摇头,表达着情绪,有的人甚至在以头抢地。

    如此明显。

    泽达却说:“大人,他们都在哭泣啊。”

    有人忍不住要去打泽达,但却被衙役机灵的按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