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敌谍一生 > 1160、 就是她要找的孩子!
    沿小道向东走百十步,一丛树下,有一间破板房。就是用竹蔑、破木板、烂铁皮搭建起来的,顶是乌黑的稻草,已许多年没有更换过了。

    石头指着这间破板房说:“喏,这就是我家喽,我奶住这里。”

    破板房的门开了,借着屋里昏暗油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妪出现在门口。

    她颤颤地说:“石头噢,这是做么噻?”

    石头说:“奶奶,烟姐来看你,还给你带了些吃的。”他说着,就把一个小布包递到奶奶手里,说:“奶,是四个饼,明天够你吃的喽。”

    晓烟和其他孩子们进了这间破板房,才看出里面有多简陋!

    屋里只有一张破竹床,四下里要用麻绳绑着,竹床上面放着一条乌黑的破棉被。再就是有一张小桌子,和两把小竹椅,就什么也没有了。

    晓烟定定地看着石头,说:“问你奶奶一哈子,咱们这样可好,我们都住这里,每天给你奶奶带饭来吃,你也不用再省你那一份了,可好?”

    石头说:“好噻。我莫得说的。我以前么,奶奶就靠着我才能吃上饭,我又怕你们看不上这里,就莫对你们说!烟姐,我乐意大伙同住。”

    二菊大叫起来,“傻石头噢!这么大房子!这就是家了噢!龟儿子才看不上噢!”

    这时,奶奶倒注意到晓烟背的弟弟,颤颤说:“伢儿,宝宝不好再这么背喽,长大了,腿要圈圈地,不好再这么背喽!”

    晓烟把弟弟放在竹床上,解开背兜,这才意识到问题有多严重!

    弟弟的两条腿,弯曲着向两边张开!看他那个样子,长大了就是要圈圈腿的!

    奶奶就用背兜将弟弟包裹起来,又找了一条布带子,将弟弟的两条腿绑了起来。弟弟感觉到不舒服,就呀呀地哭了起来。

    晓烟急忙抱起弟弟,来回哄着,又从布袋里掏出奶瓶给他喂奶,这才算好了。

    奶奶说:“伢儿,宝宝我看着好噻,不好再背着喽!”

    这倒是晓烟想不到的大好事!

    1-32

    第二天,晓烟叫了两个棒棒,买了两担稻草送过来。

    孩子们好一阵乱,总算把稻草在地上铺开。再把他们随时都要背在身上的破毯子,破布单都铺在稻草上。接着,他们就欢笑着扑到这张稻草床上,翻跟头打把式,好一阵折腾,才算安静下来。

    对所有孩子来说,他们终于有了家,这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对晓烟来说,能把弟弟交给奶奶看着,让她就此变得一身轻!弟弟虽然极少哭,但有时他们逃命的时候,弟弟在她背上颠来颠去,肯定不好受!

    现在,鬼精灵一般的晓烟,就要考虑如何扩大他们的生意,多挣一点钱了!

    1-33

    上海,爱多亚路。

    廖若兰站在街边的货摊前,远远看着那兄妹俩。她考虑的是,下一步怎么办。

    有一个多星期了,她每天经过这兄妹俩时,就在妹妹双手捧着的铁罐子里放下两毛钱。每天如此,都是在这个时候。不过,对兄妹俩来说,这两毛钱肯定不够他们吃饭的!

    她远远的观察过。

    这两个孩子中午会去八仙桥小菜场,那里有一家专门给人做饭的小店,叫“包饭作”。他们做好了饭,就给定饭的人送饭上门。每天中午,他们有一些头天剩下的饭菜,就拿一个大盆装着,放在门外施舍。

    这时,许多乞讨的孩子就涌上去,拚命抢,抢到就往嘴里塞。

    做哥哥的奋力挤进去,先给自己塞两口饭,再用双手抓着一捧饭菜挤出来,给妹妹吃。妹妹就着哥哥的手吃那些剩饭,最后把他每一根手指都舔干净了。

    这情景,让廖若兰看着也心酸。

    到了傍晚,兄妹俩又去了北河南路(今河南北路)。

    北河南路有一个绰号,叫“铁马路”。一八七六年,英国人在这里修一条从上海到吴淞的窄轨铁路,穿过北河南路,因此才有了“铁马路”这样的绰号。谁知,这条铁路修好的第二年,就被清朝政府出资收回,并且很快就拆除了!

    但北河南路穿越铁路的桥还在,也很高,黄包车在这里过桥就很困难。每天就有许多流浪孩子在这里帮车夫推车,推过桥后,车夫给会推车孩子几分钱。

    推车的孩子多,能抢到一辆车也不容易。那兄妹俩抢到一辆车,就奋力推那辆黄包车过桥。那个只有六七岁的妹妹,弓着小身体,用力帮着哥哥推车。

    廖若兰看到这里,就很为他们难过。她更难想像的是,他们到了夜里会怎么办!

    现在,她看得出来,那兄妹俩一直向她要来的这个方向张望,希望再看见那个每天给他们两毛钱的姨。他们眼巴巴的望着,甚至就是望眼欲穿的样子。

    到了这个时候,不管他们是不是她要找的孩子,都让她很心疼!

    她终于离开那个货摊,款款地向那边走过去。

    她没往兄妹俩那边看,她看的是另一边。但她在余光里注意到,那个妹妹已经看见了她,并且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的大眼睛好期盼这位好心的姨,再给他们两毛钱!

    廖若兰继续看着街道的另一边,就那样从兄妹俩身边走过去。

    那个妹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并且举起铁罐子,轻声说:“姨。”

    但她还是走了过去。

    她听见那个妹妹又在她身后喊了一声:“姨。”声音里已经有了哭腔。

    她扭回头时,看见妹妹眼睛睁得大大的,那么乞求地看着她,举着她手里的铁罐。

    廖若兰静静地看着他们,尤其注意那个哥哥。那哥哥已从街边站起来,也看着她。但他眼睛里既有意外,更有警惕!这种警惕,不是讨饭孩子应该有的!

    她判断自己猜对了,这兄妹俩,就是她要找的孩子!

    她向那个妹妹招一下手,温和说:“叫上你哥哥,我带你们去吃饭。”

    妹妹扭回头,叫道:“哥,哥,姨给我们饭吃!”

    但那个哥哥却没动,仍然用他警惕的眼睛盯着廖若兰。

    妹妹跑过去,用力拉他。也许他真的饿了,他真的想填饱肚子!他还是被妹妹拉了过来,跟在廖若兰的身后。

    1-34

    在爱多亚路这条繁华热闹的大街上,也有一条这么冷僻安静的小街,是廖若兰一直想不通的事!小街里行人不多,店铺也不多,大多是普通甚至破旧且拥挤的住房。

    小街里有一家还不错的小饭馆,她有时会在这里吃一碗面。这家店的面,很好吃。

    廖若兰坐在桌边,脸上带着一点微笑,静静地看着这两兄妹俩。

    妹妹脸上带着一点怯怯的笑容,怀着希望看着廖若兰。哥哥却还是那么严肃。

    她明白,现在不是开口问话的时候。以后一定会有机会!

    两大碗牛肉盖浇面送了上来,同时送来的还有大饼夹油条,最后是两碟小菜。

    廖若兰轻声说:“吃吧,趁热。”

    妹妹迫不及待地抓起筷子,很快把碗拉到自己面前,小声说了一句:“谢谢姨。”

    廖若兰回头看着那个哥哥,轻声说:“你妹妹很有礼貌,你呢?”

    哥哥一动不动看着她,同样小声说:“谢谢姨。”

    廖若兰点点头,“好了,吃吧,你们一定饿了。”

    兄妹俩都吃了起来。他们大口吃着面,眼睛都看着碟子里大饼夹油条。

    廖若兰拿起一套大饼油条,先递给妹妹,再递给哥哥,说:“吃吧,趁热。”

    片刻,她轻声说:“吃完饭,我带你们回家洗个澡吧,再换一身干净衣服,好吗?”

    妹妹先看一眼哥哥,才怯怯地说:“好,谢谢姨。”

    1-35

    廖若兰住在爱多亚路北面的大沽路六弄十五号,是一处独立的平房小院,三间房,另外有厨房和卫生间。她选择住在这里,就是为了安全,平时不与他人接触。

    另外一点,这里距离老黄住的泰古弄也不算很远,联系起来比较方便。

    现在,兄弟两个都在卫生间里洗了澡,换上干净衣服。他们看上去,就有点样子了。

    廖若兰指点他们在方桌边坐下,微笑看着他们。

    兄妹俩都沉默着。哥哥仍然很警惕,妹妹则惶恐不安地看看哥哥,又回头看看姨,不知接下来会怎么样。

    廖若兰一动不动看着那个哥哥,微笑问:“你叫什么名字?”

    哥哥定睛看着她,说:“我叫安江,我妹叫安湘。”

    廖若兰听得出来,这明显是个假名,但不知是他们自己起的,还是有人替他们起的。这两个名字里对她有意义的,就是妹妹名字里的“湘”字!老黄说过,他们是湖南人!

    她微笑又问:“安江,你们是哪里人?”

    安江小声说:“是江西人。”

    廖若兰的笑容更灿烂一些,说:“不过,听你们说话,并没有江西口音,为什么呢?”

    这时,安江就不说话了,只是一动不动看着她。

    廖若兰轻声说:“安江,还有安湘,我告诉你们,九叔公正在找你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