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修道靠瞎练 > 第一百一十章 心思
    第二天早上,表兄弟两人,吃了一些东西之后,便开始分头行事。

    孙进忠去了延北村那边强哥家里,陈海独自一人,过去柳源一中找陶主任。

    校门口,那面简易围墙,依旧将施工之地,团团围着,仅仅只是留有一个缺口,可以让人自由进出。

    不过柳源一中,除了这边正大门之外,另外一边,本就还有一个侧门。

    再加上现在还是暑假,校内没有学生,仅仅只是一些教职工要进出校门,在知道此地正在施工之后,大部分人出入校园,都直接走的侧门。

    从简易围墙上的那个缺口,陈海钻了进去,查看了一下土坑的情况。

    曾志国一帮人,昨天确实下了死功夫,挖了七米多深的那大土坑,已经完全被他们填平。

    只不过,土坑虽然平了,但水泥地面,却还需要花上一些时间,才能重新整好。

    现在是上午九点左右,曾志国手下那帮工人,在此地忙忙碌碌,正铺砌着水泥地面。

    反倒是曾志国自己,陈海并未在这里见到他的影子。

    施工队这些工人,陈海稍微熟悉一点的,也就是小五小黑他们三个。

    这三个家伙,此刻正人工搅拌着水泥,见到陈海,他们微微愣了愣。

    相视一望之后,这几个家伙,相互之间叽里咕噜了一阵,他们再望向陈海之时,他们的眼神之中,竟然还多了几分怨意。

    昨天的时候,曾志国承诺给他们的双倍工钱,从他们走出土坑的那一刻开始,自然已经没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曾志国自己也挨了训的缘故,昨晚收工之后,他还将小五小黑三人,狠狠怒斥了一番。

    他还扬言,以后再这个样子,就不要跟着他做事了!

    现在这年头,城市里的工人,都成群结队开始下岗,农村里面的剩余劳动力,那数量更是不知凡几。

    小黑小五几个,跟着曾志国干活,也就是一两年时间,他们干的活计,基本以力气活为主,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曾志国辞退了他们,随便都能找来人工替代。

    而他们没了这活,那就真不知道,还能去哪里赚钱了!

    或许,正是因为这些原因,他们几个,似乎连陈海都有些恨上了!

    感受到小五小黑几人看自己的那个眼神,陈海微微皱了皱眉头。

    昨天挖尸骨的事情,确实弄的有点不大愉快!

    不过站在陈海的立场上,他真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

    毕竟,一中这边,请曾志国他们这帮人过来施工,将地下的那副尸骨挖出来,应该是这帮人的本职工作才对。

    地下埋着的那具尸骨,看着有些邪门,这确实不假。

    但是,陈海除了再三保证,小黑小五几个,绝对不会有事之外,还给他们加了不少钱的!

    最后,这几个家伙摞担子走人之后,他没办法,只能叫孙进忠下来,两人自己动手,挖那具尸骨。

    真要说起来的话,陈海真的算是仁至义尽了!

    和孙进忠两个,挖出那具尸骨之后,心中不爽的他,还不能在曾志国与陶主任面前抱怨几句?

    这几个家伙,带着恨意望向自己,陈海懒的与他们多做计较!

    四下扫了扫,确定曾志国没在这里之后,他迈开大步,直接向校园之内走去。

    “五哥,胜哥,我之前去一中里面上厕所,和里面的一老头闲扯了几句!”

    “你们知道,就我们干的这活,刚刚过去的那姓陈的小子,在这个事情上面,能拿到多少报酬吗?”

    凑到另外两人面前,小黑四下瞟了瞟,他低声说道。

    他们三人里边,其他两人,都上了三十,就他一个,仅仅二十来岁。

    就他们这小施工队里面,遇上任何一人,小黑都得称他们一声哥。

    “能拿多少?一百?还是两百?”

    “这姓陈的,能从地下挖出那副尸骨来,应该还有点本事。”

    “我们农村里面,作法驱邪的那些法师神婆,作法一次,收个几百,都会被人骂心肠黑。”

    “这姓陈的,从一中这边拿到的报酬,难不成还能上千不成?”

    手中拿着铲子,搅拌着水泥的同时,小五顺口回应了一句。

    “屁的上千,五哥,我告诉你,这姓陈的小子,处理这个事情,他能拿这个数……”

    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小黑伸出两根手指,在小五和那个胜哥眼前,晃了晃。

    “啥?两千?”

    “这不可能吧?那么深一个土坑,我们足足挖了两三天!”

    “可那小子,前两天的时候,他是悠哉悠哉,就过来这边晃悠了两次,直到第三天,他才真正动手,干了一些活儿!”

    “我们这些人,累死累活,一天十块钱不到,他要是拿两千,我第一个不服!”

    胜哥一声惊呼,他遥望着远处,陈海那几乎已经快要消失的背影,一脸愤恨,说道。

    “小黑,你不会听错了,把两百听成两千了吧?”

    “就那姓成的干的那一丁点事情,他怎么可能拿那么多钱!”

    一边的小五,明显不相信小黑之言,他一脸狐疑,开口向其确认道。

    “什么两千?我说的是两万!”

    “五哥,胜哥,我这话,你们要是不信,可以一中里面,随便找人打听打听!”

    咬牙切齿,小黑阴沉着脸,继续又道:“我们这些拼命干活的,就拿这么一丁点工钱。”

    “那些悠哉悠哉,四处晃悠,连呆在这里,都要弄个太阳伞遮着,怕被太阳晒到的家伙,却能赚的盆满钵满。”

    “世道如此不公,你们自己说,你们甘心吗?”

    小五与胜哥两人,相视一望,沉默了下去。

    “甘心又怎样?不甘心又怎样?”

    好一阵之后,长叹了一口气的胜哥,才再度开口,感慨了一声。

    他身边的小五,却是目光闪烁,也不知道,此刻的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一哥们,住在国道边上,他们那里不少人,白天是民,晚上是匪,小日子过的,都还算不错!”

    “前几天,我和他喝酒的时候,他还跟我说,如今这时代,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

    “想赚钱,就不能迂腐,得将那什么仁义道德,全部都甩到一边!”

    ……

    小黑一脸狠色,凑到小五和胜哥面前,开始低声耳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