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寻宝神瞳 > 第九十四章 辈分
    李墨到达魔都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他没有惊动谁直接打车回到书香名苑的家,本来以为柳盈盈已经入睡,,没想到打开门后屋内灯火通明。

    客厅坐着六个人,除了柳盈盈和父母外还有三个陌生人。

    “你回来怎么不提前告诉一声?快过来见见你师兄师姐。”

    李忠盛朝李墨招招手。

    “高铁到站也挺晚了就没跟你们说。”李墨放下背包走到客厅,他在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个师兄师姐?

    三个陌生人,其中一个男人和李忠盛的年龄差不多,四十五六岁,浓眉国字脸,双手虎口都是老茧。

    坐在他身边的年轻人和自己差不多大,一看长相就知道他们是父子俩。

    还有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不管是穿着还是打扮都非常时尚,脸蛋算不上特别漂亮但五官长得也算精致。

    “师叔,这位就是你儿子李墨师弟吧?”

    开口说话的是那位中年人,他一说话李墨就有点懵。本以为老爸和这个中年人是同门师兄弟,哪想到老爸还高一个辈分。

    “李墨,这是陈高峰师兄。”

    虽然还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他还是双手抱拳一拜恭敬的说道:“见过师兄。”

    李忠盛又一指那个都市丽人:“这是你陈凤师姐。”

    “见过师姐。”

    “小师弟挺帅呀。”陈凤一笑,眉毛弯成月牙形状。

    “这个是你师兄的儿子,陈小峰。”

    “臭小子,见到小师叔还不快拜见,没规矩。”

    陈高峰见儿子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一伸手就要给他一下。

    “师叔。”

    陈小峰一偏头躲过后不情不愿的朝李墨喊了句。

    李墨尴尬的笑了下,被人叫师叔,这个感觉怪怪的,只是这三人到底何方神圣?

    “爸,从小到大没听你说过还有个师门呀。”

    “没有师门的话我这一身八极拳功夫难道是自学成才?只是有些特殊原因,所以一直没和你提起过。”

    “今天你陈师兄从老家过来是为了你师姐的事情,对了,你饿的话去煮点面条吃,厨房里现成的。”

    “行,那你们谈事,我去煮点鸡蛋面。”

    李墨走进厨房,柳盈盈跟了进来。

    “事情办好了吧?”

    “恩,挺顺利的,那三人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他们也刚到半个小时左右,好像是那个女的出了点事情,想让你爸出出主意的。”

    “你吃不吃面条?”

    “不吃,减肥呢。”

    “他们怎么没去御玲珑,那房子地方大,还有住的地方。”

    “你不是去京都办事了嘛,叔叔阿姨怕我一个人害怕,就回来暂时住几天陪着我。吃过晚饭的时候突然接到电话,然后他们就直接到这里了。小墨,我听了会儿,好像你那个师姐弄伤了人,对方正要告她呢。”

    外面谈事,李墨煮好面条就在厨房里吃。他爸有师门,而且他在师门里辈分还挺高的,这就有点意思了,回头要问个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一碗面条不够吧?”

    “随便吃点垫垫肚子就行,对了,高考志愿的事情你有没有好好考虑过,和师父师娘他们聊过没有?”

    “依照我的估分,他们建议我报考京大或者清大,还是抵触我报考艺校。”柳盈盈耸耸肩头,轻叹口气说道,“现在分数还没出来,我再好好想一想。”

    李墨吃完面条走出厨房,就听到那个陈凤师姐说道:“那个渣男被我堵在屋内,一气之下我就踢断了他一根肋骨,把他打进了医院。现在那渣男赖在医院来不出来,不但放言要告我,还狮子大开口要我陪一大笔钱,分我的房子。”

    “师叔,现在还有个问题是那个人花钱找一群人去陈凤公司造谣,天天在公司门口堵她,她现在都被暂停工作闲在家里。再这么闹下去,她工作估计要凉凉。”

    “真把我惹毛了,我就再踢断他一根肋骨。”陈凤轻哼一声。

    李墨看她一眼,这位师姐有点彪呀。

    “他要赔偿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分你房子呢?”

    李忠盛不明白的问道。

    “他是在异想天开,房子首付是我出的,房贷也是我还的。那个渣男说我们同居期间,他也花费了很多钱在共同生活上,所以要分手必须要分房子的一部分所有权。”

    “那人渣就是在胡说八道,生活费我出的多,他每个月只有一点点,连养他自己都不够。以前我还纳闷呢,他也是房产公司财务部高管,年薪不低,怎么会没钱呢,原来是在外面勾三搭四,劈腿了好几个女人。对别的女人花钱大手大脚,却回过来吃我的软饭,这种人渣踢断他一根肋骨都是轻的。”

    陈凤气呼呼的说道,眼中都是仇恨之光。

    “你也真是的,你们同居前就没去他公司了解下人品如何?”

    “我就去过一次,那家新世纪房产公司也是魔都排名前三的公司,我只是问了前台是否有这个人,人家回答说我。当时我也急着要回公司开会,所以就没深入的询问,想不到还被我遇到人渣了。”

    “你呀,回国后一心扑在工作上,就算现在已经是公司的财务总监那又如何,人家一阵造谣,你不是也被搞得一败涂地,连班都上不了。”

    陈高峰叹口气,到了陈凤这个职场地位,一旦名声没了,那再想有长足的发展基本不可能。

    “只要一天不答应他的无理要求,他一天就不会罢手,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屋里安静下来。

    “爸,实在不行,我们先报警?”陈小风皱着眉头说道。

    “你知道什么?你姑姑踢断了人家一根肋骨,这已经造成人身伤害,警方介入,你姑姑都要吃官司的。那个人渣就是抓住了你姑姑的软肋,所以才如此的嚣张。”

    陈高峰看向李忠盛说道:“师叔,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李忠盛哪有好办法,他看了眼坐在一边沉思的李墨说道:“小墨,你在想什么呢,你有好办法吗?”

    “他能有什么办法,还能帮我姑姑把事情摆平不成。”

    陈小峰语气略有不屑。

    啪的一声,陈高峰给他一个脑瓜子喝声道:“没规矩,李墨是你小师叔,你眼中还有没有长辈?”

    “爸,他跟我差不多大,算什么长辈。”

    “在我们这一脉师门,辈分就是辈分,跟年龄无关。你要是再如此无理,休怪我对你使出家法。”

    陈高峰气势威严,他儿子被一瞪顿时没了气焰。

    “高峰,别当真。”

    “师叔,这小子自从考上大学离家一年,这性子都野了,再不给他一点规矩,以后眼中还能容得下谁。”陈高峰教训完儿子,脸上有带着几分笑容说道,“小墨师弟,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李墨此刻却说道:“陈师姐,你的那个前男友真的是在新世纪房产公司任职?”

    “什么前男友,那是人渣。他是在那家公司上班,这点不会错。”

    “大家都别急,我先打个电话问问。”

    李墨拨通了牛三胖的电话,因为那个新世纪房产公司正是他们牛氏家族全资控股的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