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道起终南 > 第81章 文院
    帝都这些权贵在意的是,燕安候府对他们的态度,玄阳和李砚有没有上门拜访,这才是关键。

    很多时候,贵族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玄学。

    即便是身在其中,也是雾里看花,看不明白。

    官场上,明面上互为死敌的两个人,在私下里很可能就是至交好友;大乾帝国中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拜访完这些高门大户,李砚和玄阳前来帝都的任务算是基本完成了。

    下一步就是二人进入武院、文院,安心求学了。

    不过在求学的过程中,李砚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要找到一位情投意合的皇族贵女,结为终生伴侣。而玄阳虽然没有这方面的强制任务。但是,若是有心仪的对象,也没有人会阻挠。

    20多天时间,玄阳虽然一直跟随李砚拜访京中权贵。

    但是,个人的修行并没有没有落下。

    武者境第一阶段的十二正经已经全部孕养疏通完毕,玄阳已经开始奇经八脉的修行了。

    这奇经八脉孕养疏通的难度,比十二正经难了不少,旭阳预计,以他的情况起码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成功一条经脉,不过若是有丹药辅助,倒是能快上不少。

    在拜访乾京权贵的这段时间,燕安候府李玄(玄阳)不能修炼武道的消息,传遍乾京的贵族。

    其实,这消息还是燕安候府自己散步的,贵族子弟即便是天再差,有资源辅助也可开启武道修行,只有修行武道,多少也有些实力。

    燕安候府散步玄阳不能习武的消息,便是告诉乾京权贵,任何人不能以武道欺压玄阳,否则便是与燕安候府为敌,这也是在保护玄阳。

    对于自己名声的好坏,玄阳并不在意。

    玄阳欣喜的是,整个帝都中无人能看穿他真正的底细。

    其实,大乾帝国的贵族,大都是武道修炼有成。或者说,大乾帝国的武道高手,大半都在帝都,是帝国的权贵。

    普通人修行武道,没有资源辅助实在是太难了。

    故而大乾帝国的武道高手,大部分都是帝国权贵。

    穷文富武啊!

    既然帝都无人看穿玄阳的深浅,玄阳也安心不少。

    李砚要入的武院和玄阳要入的文院。老管家李弓早就交涉安排好了,现在,就看李砚和玄阳何时入学了。

    李弓随李俭在帝都数年,其中的弯弯绕绕自然明白。

    李俭进入武院自然没有问题,难的是玄阳的文院。不过,有燕安候府的名头在李弓做事倒也顺风顺水。

    皇城内共有学院18所,以文武二院为首。

    大乾帝国的学院,无论是文院、还是武院,实际上都是要都是要修行武道的。

    只不过侧重点不同罢了,文院学子的武道修为也普遍比武院低上不少。

    不过文院对武道的重视,也丝毫不比武院差。文院提倡的是文武并进。

    而武院,也不是单纯的练武。武院的‘武’是军事战略的‘武’,领兵打仗的‘武’。

    武院的学子不仅要修行武道,还有学习排兵布阵,领兵打仗。

    在明阳界这武力超凡的世界,帝国虽然文武二院并重,实际上文院是比不上武院的。

    在王公贵族和普通百姓眼中,帝国最厉害的学院,只有武院。

    不过,以玄阳不能习武的资质,若非是燕安候府的嫡传,连文院也是进不得的。

    皇城内的所有学院,在学子进入学院求学的时候,都会进行一次测试,这是检测学子自身处在什么阶段,好方便教学。

    比如说武院中就分为:养生院,武徒院,武者院。武徒院又分为炼皮、锻骨、换血、易经、洗髓五院。

    你自身在什么境界,就直接进那个院。

    李俭进入武院,就是直接进的武者院。武院规定,只要成为武者就可以申请毕业。

    也就是说,李俭今日入学,明日申请毕业,也是符合规矩的。

    文院以文为主,虽然没有武院这样清晰的划分,但是,入学测试也是免不了。

    “三弟,明日文院测试可有把握?”两兄弟坐在后院的凉亭中饮酒叙话。

    “大哥放心,文院测试没有问题。”

    听玄阳所言,李砚也不再担心。三弟是个稳重的性子,没有把握的事情,是不会开口的。

    其实,二人心中都明白,玄阳的文院测试,无论结果如何,玄阳进入院都是十拿九稳的事,根本不会有什么反复。

    文院的测试不过走了一个过程罢了。

    不过文人相轻,若是玄阳没有足够的实力,在文院中是很难立足,融入的。李砚问的正是玄阳明日测试是否能够出彩。

    第二日。

    李砚的玄阳,一大早便坐上马车,前往文武二院,接受测试。

    文苑所在的位置,距离燕安候府邸并不远。

    马车行进小半个时辰。

    玄阳就已经看到文院那高大的大门了。

    皇城内的所有学院并无墙院隔离,只有一个高大的大门,和学院内部随处可见的标识提醒。

    下了马车,玄阳打量大门上面的匾额。

    ‘文院’两个烫金大字,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据说;这两字乃是大乾帝国的太祖赐下。

    这两字中蕴含有太祖的武道意志,虽历经千年,但仍旧是鲜艳活泼,苍劲有力。

    玄阳站在门口打量没多久,就有一名年轻的教习走来。

    这位年轻的教习,对玄阳既不热烈也不冷淡。“你就是今日入学的燕安候府李玄。文院中,马车不可通行,你随我步行入内。”

    玄阳点点头,便跟随转身而去的年轻教习,向着学院内部而去。

    走在前面的教习,嘴角微微一笑。

    这名年轻的教习,是帝国有名的才子,名为为陆仲。

    陆仲乃是平民百姓出身,一路走来,坎坷不少。对于玄阳这样的王公贵族,虽然没有多少恶意,但是,也无多少好感。

    再加上陆仲师从法家,而法家最重规矩。

    所以,陆仲对玄阳走后门的举动,也是极为的不爽。不过燕安候府乃是帝国最古老的贵族,时代镇守北境,抵御蛮族,倒是十分让人敬佩。

    若非玄阳出身燕安候府,陆仲早就出言像讥了。

    最近乾京,关于燕安候府的消息也是疯传,对于玄阳的情况,陆仲也有了解。看到玄阳后也忍不住暗中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