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 > 第1097章 【1097】民国女英雄71(4000+)
    第1097章【1097】民国女英雄71(4000+)

    秦峥看安怡不说话,也没催促,不过这心里却觉得格外的舒坦。

    两个人虽然结婚两年,但真正碰面的机会少的可怜,有时候他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她才是那个最忙的。

    他和安怡的相识是意外,但她靠真本事救了他的命,却是不争的事实,这些年他的身边不是没有出现过女人,但只要一相处,他就会想到曾经的种种,下意识的就打起了退堂鼓。

    一开始大家都还以为他是因为自己的病才不想结婚,后来知道他脑子里的子弹已经被取出来的时候,除了震惊,更多的时候是好奇,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居然不声不响的就把手术给做了?

    “我是抱着必死的心上得手术台,能活着走下来,只能说我运气比较好。”

    问及是谁给他做的手术,秦峥遗憾的摇头:“先生去年已经去世了,他给我手术的时候就已经说过,这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台手术,刚开始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直到去年去看他,才知道他已经走了,我却连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

    秦峥满脸的悲伤,绝口不提这个人是谁,大家看他神色也不似作假,既然人都已经走了,再问也没意义,因而才得以不了了之。

    “既然你不是因为身体的原因,那为什么就是不成家呢?难不成你还有其他的难言之隐?”

    秦峥为了不被打扰,硬是把自己说成是有隐疾的人,够狠!

    所以后来他找个带仨拖油瓶的老女人,也就被领导们理解了。

    但除了领导的其他人,不知道内情啊,恶意中伤安怡的不在少数。

    这些秦峥都知道,当时他是没说什么,但事后却一一在团战演习里,狠狠的收拾了那些手下。

    管不住自己婆娘的嘴,那你回炉重造,业务不达标,就得好好训练,当他们忙成了陀螺,对那些独守空闺的老娘们,可不就报复到位了?

    那为什么一定要找安怡呢?

    秦峥的圈子小,认识的女人少,安怡这个女人足够神秘,还有能力,这么多年自己带几个孩子,还救了两个妹妹,既独立自强,又善良,不会依附男人,而且她也不止一次的说过自己不打算结婚事儿,这话他也说过,但每当夜深人静,看到家属院的那些战友被老婆孩子占据工作外的所有时间,回到家就有现成的饭,温暖的被窝时,说不羡慕那是假的。

    每当别人给他介绍女人的时候,他都会下意识的拿她跟安怡进行对比,不比不知道,这年代的文化人少,能教书能救人的更少,他自己虽然文化程度虽然不高,可至少也是初中文化,后来还去军校进修过,怎么着也达到高中文化程度了吧?

    可那些嫂子给他介绍的女人都是什么人啊?

    是,她们是比安怡长的好看,可一开口就完蛋,甚至还会说粗话,完全没有女人家该有的柔和气质。

    后来,成分好,会干活,屁股大能生儿子,居然也能被摆到明面上来谈,他真的是无力吐槽啊!

    和古晟碰面之后,说起这事儿,没想到他张口就对他推荐安怡,一提安怡,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忍不住问古晟:“为什么觉得她合适?”

    “你现在不就想找个人占个位,省的老是被骚扰?安怡最合适啊,这女人自强自立的很,又当爹又当妈的养妹妹养闺女养儿子,还救了我们俩,你说她本事大不?一般本事大的女人,不会稀罕咱们男人,你们一个在哈市,一个在县城,距离产生美啊懂不懂?娶了她,你就能喜当爹,又有小姨子,又有儿子闺女的,多好?而且人家还不用你养,更划算!”

    秦峥无语:“你这,也太能算计了吧?就算人家挤兑过你,你也不能这么坑人家吧?”

    “坑?这怎么能是坑呢?要不是我和她水火不容,她长的又磕碜,对于我这种对颜值要求很高的人,可不想一辈子面对这样的媳妇,但凡她长的稍微,欸,那么点儿,我都会把她娶回家,娶了她是真省事啊,而且她做饭是真好吃,欸,不能说,越说越觉得遗憾,你说她为什么不能长的稍稍好看点呢?”

    秦峥独来独往惯了的,这些年一直奔赴在各个任务里,从来没有考虑过个人感情问题,就是因为他认为家里已经有了儿子和媳妇,就算没感情,也是有责任的,也从未想过背叛,甚至女的都没多看一眼,在他眼里,没有美丑,只有性别之分。

    可这不代表他能接受背叛,尤其是来自亲人那里的,他是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认识的安怡,不说有什么感觉吧,起码知道这个女人有本事,被她救了之后,他也陆续给她寄了几年的棉花布,知道钱不会收,同意兑换成物,结果还真没退回来。

    他的想法很单纯,就是报恩。

    从来没想过其他方面的问题,直到现在古晟告诉他,还可以把人娶回家???

    安怡的不婚主义,在古晟这里根本就不是事儿:“试试呗,那女人你也看出来了吧,很低调,本事那么大,却过的那么低调,我倒觉得她可能是在担心什么,你如今的权势地位,保住她,没问题吧?就用这个和她谈条件,看看行不行?只要她需要你的庇护,就一定会同意,如果她不需要,就肯定会拒绝!”

    两个人说这话的时候,其实谁都没有抱希望,也想不明白,就安怡那一手好医术,究竟在怕什么?

    当时人家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的,没想到,还真的成了。

    古晟立即确定似的的发言:“看到没?这就更加说明她的身世背景有问题了,你说,她在怕什么?我这样的,过了那些年苦日子,不也熬出来了?她既然认识我,也知道我的曾经,更不应该这么小心翼翼啊!”

    这个时候的两个人都不知道,两年之后的那场浩劫,他们要经历到什么。

    安怡的一切小心,只是未雨绸缪,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会经历什么,也许没事儿,也许就会成为局中人呢?

    ——

    水开后,安怡把肉切成片,菜切成段,重新起锅烧油爆炒,加料加辣,放海带丝,豆腐干,之后盖上盖子焖。

    用开水把玉米面烫熟,围着锅贴了一圈的饼子,快出锅的时候,将刚刚那锅水里泡的粉条放到锅里面,炖个五分钟,撒入葱花香菜碎,成了!

    铁锅炖最适合冬天围在灶台前吃了,看着那实在的肉片子,秦峥被热气哈湿了的脸上,满是幸福感。

    “真是好久没有这么大口大块的吃肉了。这是你攒了多久的肉票整来的?”

    苏国买来的,不要票。

    “屯子里杀猪,队长专门给我留的,你放心吃,家里还有呢,困难时期过去了,现在有钱有关系的话,还是能买到的。”

    安怡在自己的学术范围内,也为自己争得了不少荣誉,所以工资待遇什么的都提高不少,便是市里面的高中都向她伸来了橄榄枝,安娜如今的教学方法,很多就是跟她学的,她也不吝啬教她,她成就越高,她就越是省事。

    连续三四年被评为先进个人,家里的搪瓷盆搪瓷杯水壶塑料皮的笔记本,可是得了不少。

    安怡不缺油水,所以那肉她几乎没怎么夹,秦峥哪可能让自己女人从口里省肉给他?他干脆夹肉给她吃,嘴里还念叨。

    “你看你瘦的,多吃点,别省,咱家不缺那点粮食,实在不行咱去黑市买点高价粮。”

    安怡是不胖,但也不能说她瘦,“我天生就这样,不是因为饿的,咱家的确不缺粮,说不定伙食比你们部队还好呢!”

    “我在部队票都用不上,回头都给你们寄回去。”

    安怡忙说:“虎子现在当排长了,津贴比在义务兵的时候高出来不少,票也有,都寄给我了,”

    “给你你就拿着,这不是应该的?他在部队跟我一样也花不了什么钱和票,不给你花,过期了怎么办?”

    五五年开始,就实行粮票制度了,这么些年下来,票据也越来越多,花样各式各样,衣食住行,就没有说不要票的。

    普通票和部队发的票还存在很大的差异,军人优先从建国起就有了,凭借结婚证领到的东西,也比普通老百姓多不少。

    安怡吃了两块饼一碗菜就吃饱了,剩下的大半锅秦峥一个人吃完,吃过饭她要去刷锅,秦峥直接端起来就去外面抓雪。

    “你也歇歇,我来刷就行了。”

    水管上冻,井这边没有,秦峥就地取材,把雪搓到锅里面,抱着进屋烧成水,之后在火上就把碗给洗了,很方便,也不冻手。

    吃过饭安怡整理行李,把给秦峥准备的鸭绒袄芯拿出来让他试。

    “毛衣给你织过了,那个没有这个暖和,这都是我去找喂鸭子的人好容易凑出来的,贴着秋衣穿着更保暖,像你们平时穿军装,不宜套的太厚,否则会很难看,这就合适多了,快试试!”

    “又给我做衣服啊,你的手也太巧了,之前织的毛衣,还有花样,能搭配衬衣穿,不知道比家属院那些做出来的歪瓜裂枣好多少,她们选的颜色也不行,不是大红就是大绿,啥眼光啊,哪有你这搭配出来的好看?”

    她给秦峥的毛衣是纯羊毛的,哪里是她织的呀,那是从苏国和倭国弄来的男装,当然比手织的好。

    不过手织花样她也会,稍显麻烦而已。

    试过衣服,秦峥还要去上班,他指了指后面的炕:“你折腾一路,一会儿躺下休息会儿,咱晚上简单吃点,别做了,我给你打饭。”

    安怡不算累,把房间收拾干净,本想歇会儿,哪想到一沾床就睡了,不知道是不是闻到淡淡的烟草味儿,比较稀罕的缘故。

    秦峥算是男人里比较勤快的了,同样的勤快还有古晟,那家伙把自己的家收拾的也干净,果然,利落的男人更让女人省心。

    安怡醒的时候,外面天都黑了,秦峥还没回来,她赶紧起床叠好被子,抽开煤火烧上水,,又给炕里面加了点柴火,不得不说这家伙还挺聪明,选了这么个好地方,大套间不说,还有煤炉子做饭烧水,炕里面烧柴火。

    秦峥说了,这些取暖的,部队给补贴一半,自己承担一半,但是他晚上下班还兼职值班,工资补助差不多能承担取暖费了。

    “可真会过日子。”

    安怡烧开水把暖水瓶灌满,又拿了点粘豆包放到煤炉上烤,红薯放到炕头下面的一个小洞里面,这是东北最常见的零食了,那小洞里还可以放花生,玉米,山药,因为热,所以可以烘烤出很多美食。

    安怡想到荷叶鸡,看了眼小洞的深度,用空间的泥巴荷叶,把腌制好的鸡放到了里面。

    猜到这样烤出来的鸡可能会柴会干,所以她裹的荷叶比较厚,里面加的椒麻料也足,从今到明天中午,应该就熟了。

    做完这些,还没休息一会儿,秦峥就冒着雪回来了,手里端着菜,怀里还揣着馒头。

    “没有打稀饭,不好端,一会儿喝开水吧?”

    “没事儿,就这就行。哟锅包肉啊,这是你特意买的小炒吧?”

    秦峥点了下头:“晚上就是炒萝卜,我哪能让你吃那个?特意点了小炒,还打了食堂的萝卜菜,馒头不错,还有玉米面饼子,”

    秦峥带过来的饭盒里装了两种菜,揣着杂粮馒头和玉米饼子,又从柜子里拿出来她做的酸豆角和麻辣香菇酱。

    别说,这么一摆置,还挺丰盛的,生怕菜凉了,又把铁饭盒放到煤炉上,看到安怡烤的粘豆包,挑了下眉。

    “之前你给我寄的正好吃完,这次还带了三种颜色啊?”大黄米,江米,黑米。

    “也就颜色不一样,里面的豆馅都一样,上次做的太甜,这次你尝尝?”

    安怡拿起来一个,看到他在归置饭盒的角度,直接往他嘴边送,不仅她没想起来这动作有多暧昧,就连秦峥自己也没想起来,直到食物咽肚,两个人才同时想起来,然后尴尬的对望一眼,迅速的叉开了话题。

    “可以吃了,温度刚刚好,让我尝尝你们食堂的小炒怎么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