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 > 第1099章 【1099】民国女英雄73(4000+)
    第1099章【1099】民国女英雄73(4000+)

    以安怡现如今的身价,即使没有工作,那也是饿不死的,65年还有两年,十年蹉跎后,等到了八十年代,她也六十岁,早该退休了,更何况——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事情做,咱部队不是有学校?我随便带个班也是可以的,多少整点工资,不比完全靠这个男人强?”

    要说她前头的这二十多年,也算是鞠躬尽瘁了,为国家,为困苦的人民做了很多,孩子们也都大了,是时候享受一下属于自己的生活了,其实说白了,也是为了那个动荡的时期做一些准备。

    户口问题不转过来,粮食关系就没法过来,思来想去,还是得到哈市。

    秦铮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这么说的话,你是愿意给我生孩子了?”

    安怡不自在的抽出自己的手:“还不知道能不能生出来呢,我也劝你不要太兴奋了,毕竟我年龄在这儿放着呢!”

    秦铮翘着唇,似乎心情很愉快:“那没关系,只要你愿意就行了,我去烧水,你慢慢整理。”

    等安怡明白过来他说的烧水是干啥的时候,嘴角抽搐了下,突然有些怀疑,当初的不婚言论,到底是不是他俩说的?

    这算不算是人性使然?

    就跟动物一样有发情期?

    男人和女人再单纯的关系,只要躺在一张榻上,那即便思想再单纯,也会想入非非的吧?

    除非是柳下惠,能做到坐怀不乱?

    对于欲望这种东西,安怡觉得没什么好避讳的,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会有,这点,她最有资格说,因为她当过男人呀!

    所以等她收拾好自己的洗漱用品,换上居家服,把自己清洗干净后,秦铮也端着盆进来了,看来这货也是找地方把自己洗干净了,现在已经过了午时,看他像毛头小子一样来回在她跟前晃荡,忍不住说。

    “要不今天就算了吧,我也累了,你明天一早还得上班呢,改天,改,”

    “改什么改?我这都准备好了,来吧,没事儿,我有的是力气,你不用动的。。。”

    下一秒,在安怡的惊呼声,她被他公主抱起来,放到了身后的暖炕上,然后欺身而上……

    这一晚,原始的运动和吟唱让整个房间的温度升至最高,即使外面簌簌的下着雪,依然挡不住交合的热情……

    秦铮贪欢的后果是,第二天累着,起不来了,还想让安怡去给他请假,被她一脚踢下了炕,结果扯动太大,被子下的春光让他喉结滚动,下意识的又扑了上去,律动之后,安怡彻底不动弹了。

    某人得逞冷哼:“这下长记性了?下次别挑战我的行动力,”

    安怡哼哼着没说话,大冬天的她热的浑身冒汗,就这么随意的擦了下脸,突然摸着脸上的面具有些松动,糟糕!

    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儿给忘了。

    以前每到晚上都要把面具去掉进行皮肤透气及清洁管理的,但是昨晚累太狠,又出了不少汗,面具这事儿就给忘了,她下意识的把自己的身子侧起来,谁想到这货穿好衣服居然又凑到她的脸上,准备亲她,安怡本能的挣扎,他敏感的注意到她的不对劲,正奇怪她这是怎么了的时候——

    咦?这是什么?

    安怡的心漏跳了半拍,攥着被角得手猛然间收紧,下一秒,让她担心的事儿还是发生了。

    他的速度很快,即使她已经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他还是从她脸上起皮的地方揭了一下,因为是陡然掀起来的,隐隐发疼,她抽痛皱眉的时候,他已经挪开了她的手,用力那么一掸,面具就这么被她轻松的揭了下来……

    倒抽气声伴随着的还有他因为愕然,吞咽口水的声音,“你……,你是安怡?”声音尾调拔高,有些颤抖。

    面具下的皮肤白嫩光滑,没有任何斑点不说,还浓眉大眼,精致巧兮,再搭配她悄然滑落肩头的乌黑秀发,紧紧抱着被子的可怜样儿,就好像从古典画里面走出来的美人一样清雅脱俗。

    没有上妆的伊水,自带几分楚楚可怜惹人怜惜的冲动,这和战争时期浓妆艳抹尽显干练凌厉的她,似乎是两个人,但脱离了战场,来到和平年代,眉目里也就没有了锋利,尤其当了几年的妈妈,自带母性光环。

    秦铮彻底的傻眼了。

    安怡在紧张挫败之后,有一种顺理成章的解脱感,就好像守护多年的秘密,突然曝光,而曝光的对象还是自己刚刚托付的男人时,她反而很坦然的接受了,于是淡淡的开口:“不是要去请假?去吧,回来了向你解释。”

    秦铮冷不丁被她的声音拉回现实,他觉得嗓子有些干,但还是及时反应过来,心事重重的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她,走了。

    一个小时之后再回来,安怡已经疲惫的陷入了深度睡眠,她大概是真的累了,在曝光这么惊天秘密之后,居然还能睡得着,看来自个儿昨晚把人折腾的太狠。

    看着她姣好的容颜,以及裸露出来的娇嫩肌肤,身子又是一热,尴尬的别开眼,越想越觉得自己好像捡到宝了。

    这事儿要让古晟知道,那个对颜值要求超高的货不知道会不会悔恨的捶胸顿足?哈哈哈,光是想想就觉得解气。

    安怡呼呼睡着,秦铮就这么托着腮看着她,越看越喜欢,越看越觉得幸运,但随之而来的是对她身份的怀疑?

    正常人谁会一直戴着面具活着?可自从他认识安怡,她就是那个样子,而且还没有让他们看出丝毫的破绽,简直太神奇了1

    她为什么会戴面具?为什么对周围的人和事那么戒备?又为什么活的那么低调?

    就凭这样的脸,这样的医术和学识,她分明可以有更好的未来,可她却窝在那个小县城十几年……

    当越来也多的疑问袭来的时候,秦铮觉得脑子已经成为一团浆糊,不知不觉间,就趴在温暖的炕沿,睡着了……

    ——

    安怡睡到自然醒,睁开眼就看到男人趴在自己身边,似乎已经睡着,她眨动眼睛,适应了会儿室内的光线,缓缓坐起身,即使已经很小心,但还是惊动了他,他醒了,揉着发酸的脖子坐直身体,看到安怡正定定的看着自己,由衷的发出宠溺的笑。

    “早啊,睡醒了吗?”

    安怡看了下手腕,“不早了,已经快十一点了,”

    秦铮站起来,扭了扭僵硬的身体,觉得浑身肌肉得到放松,才脱掉大衣,拖鞋盘腿坐到了炕上,然后托着下巴看着她。

    他虽然没说话,但安怡知道,他在等她的解释。

    “我十五岁被我爸的小妾拐卖到了川省的深山里给几兄弟做共妻,第一晚就被那家的老大强了,我趁着他们睡着跑了出来,在山里躲躲藏藏好几天也没绕出去,后来被蛇咬爬到了路边,醒来之后就被送到了医院,救我的人正好是那家卫生院的院长,得知我的遭遇很是同情,我跟着他学了两年医后,他觉得我有天分,就把我推荐到了川省的医学院深造,学了四五年出来就当了大夫,因为这张脸太招摇,我想办法学习易容术,刚开始只是好奇,后来发现戴这个上街更为安全,于是就申调去了重庆,也是杂重庆,见到了古晟。”

    “简单的说,戴面具是为了保护自己。复杂点说,我当年被卖,我的父母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即使我自己的错更大,但如果母亲负责一点儿,我也不可能出事儿,所以,当我顶着父亲的名儿落户刘家屯的时候,谁能想到会再见我亲妈呢?”

    安怡将遇到伊家的事儿说了下:“我本名叫伊水,我把房子还给他们之后,就和他们断了联系。如今的我,改名换姓,也不需要他们,更没打算和那家子拖累打交道。”

    “我之所以一直这么忐忑,就是因为我的身份经不起查,我改名换过姓,这么多年,我自己也习惯了这个身份,以前的身份几乎快要忘记了,本以为要一辈子顶着这样的一张脸,没想到第一天就被你发现了,这样也好,省的以后晚上再偷摸整理了。”

    秦铮认为,安怡的话大部分都是真的,也许她还隐瞒了一些,但能交代到这个地步,其实已经很不容易了。

    他下意识的把她揽到怀里:“你真是古晟送我的礼物啊,拆开之后还有惊喜,谢谢你安怡,不管你是伊水还是安怡,对我来说,你都是我的妻,调过来吧,我申请房子,以后咱们好好过日子。你老说自己年纪大,你确定你的年龄是真实的?你那张脸,说你是二十岁,都不夸张。”

    “年龄是真实的,脸嘛,可能经年累月的保护,显得更娇嫩了些。”

    “申调可以,不过不是三两天就能办好的,反正不着急,慢慢弄,你在这儿也帮我打听下,看看有没有近一些的初中可以转。”

    “不打算教小学或者高中了?”

    “嗯,小学工资低,高中太累,就初中吧,咱师部也好几个团部吧,应该有小学初中部吧?”

    “有是有,就怕福利待遇什么的,跟你原先的地方没法比。”

    “那也比我在家待着什么也不干的强,”

    “这个好申调,关键你什么时候能过来?”

    “最迟明年11月份。”

    秦铮大概了解后,就知道接下来怎么安排了。

    晌午饭没舍得让媳妇做,自己跑到食堂打饭去了。

    他有警卫员,但那是工作上的,生活里他不想牵扯到别人,所以凡事都喜欢亲力亲为。

    在师部能开得起秦铮玩笑的可不多,大部分看到他都是想说不敢说,工作狂在媳妇来的第二天就请假,傻子都知昨晚他们干啥了,调侃归调侃,大家对秦师长的这位夫人,是真的很好奇,明明是当老师的,咋就又成医生了?

    秦铮的回答是:“以前当过,后来不想干了,太累,就跑去当老师了,没想到当老师有天赋,各个学校抢着要,年年当先进,你说她还会回去当大夫吗?”

    “嫂子可真能耐,昨天赵营长他媳妇,还真是命大,得亏嫂子来了,赵营长还打算让孩子认你们做干爹干妈呢?”

    秦铮听到这儿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你嫂子救人那是本能,换谁都一样,认亲这事儿还是算了,我们又不是不能生,不认干亲!”

    认干亲这事儿,说出还挺多的,有的说是给他们家孩子挡灾,有的说是将来能继承他家的衣钵。

    呵呵,他家是没衣钵,可安怡有一儿两女,咋也论不大他姓赵的来瞎逼逼,就算他和安怡这辈子没自己亲生的,就冲着安琥的秉性,他也愿意把他当亲儿,他赵天亮的儿子,他们可不稀罕。

    秦铮打饭回去,这事儿是一点没透露给安怡,两口子吃过饭后,才觉得体力恢复过来。

    “你去上班吧,我自己在这儿没事儿,”在这里,秦铮和政委是一把手,所以不需要去拜访别人。

    政委爱人是钢厂工会主席,平时工作也忙,很少能过来,这样一来,安怡就乐个轻松。

    “我就给你做做饭,整理整理屋子,哪儿也不去。”

    秦铮知道安怡不喜热闹,也就没勉强,他离开去上班后,安怡又弄了只鸭,用昨天的方法,把鸭封到了炕洞,洞口还用布条塞住,省的漏风。

    之后将自己带来的东西进行归纳整理,考虑晚上吃个什么饭,这些食材都放到了外间的地窖里,这是秦铮住进来之后挖的,方便储存过冬物资。

    她不去拜访别人,别人却来拜访她了,也幸好洗漱之后她就重新戴上了面具,所以迎接几位军嫂的到来,就不显得局促了。

    她没将她们让到大套间的里间,在她看来,那是很私人的地盘,不可能谁就往炕上请,但是坐在外间的板凳上,又显得有些冷,尤其带着孩子过来的,更是觉得不舒服。

    安怡全当没看到,瓜子花生热开水她都能提供,唯独无法请她们上炕,所以这些人待没多大会儿,就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