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之首富人生 > 第950章放下?
    毫无心机的李妍熙遇到目的明确的里福珍,结果可想而知。

    她竹筒倒豆子般的将她和谈小天相识相恋的全过程说了出来,当然,李魔女虽然没啥心眼,但还没傻透腔,并没有把自己和赛琳娜的同性婚姻说出去。

    里福珍很郁闷。

    李妍熙说的很动情,只可惜,这些都不是长公主想听的。

    她想要知道的是谈小天是不是这两家投资公司神奇表现的幕后指挥,而不是他的情史。

    “妍熙妹妹,听你这么说,你的欧巴那时候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他是怎么在短短几年里就变得这么有钱的呢?”

    里福珍有意识的把李妍熙往那个方向领。

    一说这个,李妍熙来劲了,“小天欧巴做生意很厉害的,他在上学的时候就创办了一个连锁网吧,后来还来高丽代理了一款游戏,再后来……”她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晃了晃,终于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说了,不然就要把TL的秘密说出去了。

    在TL创办之初,谈小天就一直刻意隐瞒自己的存在,在TL的股东名单里,他名下只占有很微不足道的股份,而绝大部分股份都放在两家离岸公司名下。

    这是谈小天未雨绸缪,怕未来的两国关系影响到TL的发展做出的预防之策。

    李妍熙的戛然而止让里福珍暗自气恼,不过她又不能表现出来,又继续问了几句,可是李妍熙已经有了防备之心,说什么都不肯再往下讲了。

    里福珍只能作罢,这次虽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谈小天这个名字已经深深刻在她的脑海里。

    两天后,李妍熙的体检报告出来了,全部指标都正常。

    赛琳娜派来的医护团队乘坐波音BBJ公务机早一天来到守尔,接上李妍熙和谈小天,返回米国。

    李家人到机场送行,令人意外的是里福珍竟然也来了,她和李妍熙说了几句告别话后,就一直偷偷的看着谈小天。

    印着巨大的TL字样的私人飞机腾空而起后,这位长公主叹了口气,遗憾离去。

    ******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飞行,波音BBJ降落在佛罗里达州东南部的一个小镇,举世闻名的富人居住区——棕榈滩。

    这世界有许多知名的富人区,比如比佛利山庄,比如纽约长岛,比如东京湾区,比如巴黎十六区,比如港岛浅水湾,无论哪个排行榜,都不能把棕榈滩排除在外。

    这是全美房价最高的地区之一,平均豪宅价格超过4900万美元。

    赛琳娜在去年果断出手,以35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一栋海边别墅,现在正好给李妍熙养胎用,棕榈滩这里的空气质量优良,最适合休养。

    曾为赛琳娜服务的医护团队24小时不间断的为李妍熙服务,直到她顺利产下宝宝。

    赛琳娜也放下工作,带着谈熙住到这栋海边别墅里,有了她的陪伴,李妍熙可以安然度过生产前的这几个月。

    谈小天在棕榈滩住了三天,眼看着李妍熙一切安好,他这才放心离开。

    李妍熙依依不舍的和他洒泪分别。

    谈小天答应她一有时间就来米国看她。

    ******2009年的春节在阳历1月26日,照比往年提前了几天。

    谈小天回到燕京时已是腊月二十七,还差几天就是除夕。

    在这之前谭明嫣就给谈小天来过电话,她决定今年过年不回国了,和小庄约好了一起去芬兰看极光。

    今年老宋家决定把年夜饭定在燕京,因为山城那边只有老姨一家。

    腊月二十八,老姨一家从山城赶到燕京,宋家的姊妹们又欢聚一堂,大家过了一个热热闹闹的三十。

    初一,谈小天提着礼物去了谭家,看望了林主任和谭明春。

    初二,他在马场餐厅摆了几桌,犒劳在京的公司高管,大家一醉方休。

    初三,在京的南山会会员去了柳智的别墅,大家聚了一次。

    燕京蔬菜基地,宋春华望着满桌的珍馐美味,怅然若失,“过去穷,就盼着过年能吃点好的,现在什么都能吃到了,年味没了……”******港岛,半山,容家。

    晚饭过后,容子民把敬临嘉叫进书房,递给他一根最上品的哈瓦那雪茄,两人对坐吞云吐雾。

    敬临嘉不知道大舅哥找他什么事,心中有些忐忑。

    抽了几口雪茄后,容子民开了口,“临嘉,在港岛住的还习惯吗?”

    “挺好的!”

    敬临嘉其实一直想管容子民借钱,意图东山再起。

    可是前段时间容子民忙得很,一直在内地忙活,年前才回家。

    他打定主意,想趁着过年向大舅哥开口,希望借着过年的喜庆劲儿得偿所愿。

    “大哥,有件事……”敬临嘉还没说完,就被容子民不客气的打断,“临嘉,过几天我要去趟中亚的哈萨国,你就安心的在港岛住下,每个月的生活用度我会安排人给你送去,什么都不用你操心。”

    敬临嘉尴尬的闭上嘴,他能听出容子民的言外之意,我养着你,吃喝零用我管了,但其他的你就不要想了。

    “大哥,我虽然破产了,但是这点小钱倒还不缺。”

    敬临嘉心头升起一股怒火,虽然不敢向容子民发火,但说的话已经变了味道。

    容子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临嘉,有件事要让你知道,我最近在和谈小天合作,开发一个项目。”

    “什么?”

    敬临嘉当即跳了起来,“大哥,你难道不知道谈小天是我的死敌吗?

    我和他之间的事完不了。”

    容子民没理会他,自顾自接着往下说,“这个项目有历家和郑家参与,投入的资金总计一百亿美元,谈小天差不多拿了一半,临嘉,你觉得我会为了你放弃一个百亿美元的项目吗?”

    他眼中露出了不加掩饰的寒光。

    “大哥……”敬临嘉打了个激灵。

    承平日久,他已经渐渐淡忘了大舅哥当年的杀伐果断和手段心机。

    容子民从来不是心慈面软之辈,容家在他手上发扬光大,靠的可不仅仅是祖上蒙荫。

    “临嘉,今天我好好劝你,在利益面前,又有什么仇恨放不下的,你不是那先朋,你的儿子没死。”

    容子民一针见血指出了敬临嘉的心魔,“你所谓的仇恨,全部源于你的心。”

    容子民悠悠道:“这个岁数,看开一点,你和妹妹就在港岛享受生活,所需的一切我包了,如果你执意报仇,我也拦不住,但到那个时候,咱们之间的关系可就要变一变了。”

    敬临嘉失魂落魄的走出容家。

    他心里清楚,容子民已经和谈小天站在一队了,如果他还揪住往日的事情不放,那容子民马上就变成了他的敌人。

    而容子民,是他根本得罪不起的人。

    此时此刻,年过五旬的敬临嘉只想哭。

    二楼的窗口,容子民抽着雪茄望着敬临嘉的背影,淡淡的吩咐秘书小戚,“安排人盯住他,如果他有什么异常,马上向我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