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锦衣卫张静 > 第二百四十六章:功不可没魏公公
    天启皇帝本来还沉浸在暴利之中。

    可张静一的一席话,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对于荷兰东印度公司,天启皇帝其实早就研究透了。

    说实话,谁要是将自己半个家底掏出来,砸在某个股票上,几个月的时间,也会将这玩意研究得透彻无比。

    现在的天启皇帝,不敢说大明通晓股份制公司第一人,可他说自己排第三,绝没有人敢说自己排第二。

    这一次之所以大赚,其实是跟着这巨大利好消息的东风,跟着分了一杯羹。

    可问题就在于,朕是皇帝啊,朕是跟着喝汤的人吗?

    天启皇帝激动得要说不出话,缓了半天,才嚅嗫着道:“朕明白你的意思了,朕明白啦,真是想不到这海贸的利益竟是大到了这样的地步,张卿的意思是,咱们自己成立公司,学那东印度公司一般。荷兰区区一个弹丸小国,尚且可以滋生如此巨利,我堂堂大明,自然不能落后于人。”

    天启皇帝果然一点就透。

    而张静一的目的显然就在于此。

    得先给天启皇帝尝到甜头。

    尝到了甜头之后,一夜暴富,十五万两银子变成了一百五十万两,甚至是两百万两。

    那么,大明皇帝还会甘心于做个散户吗?

    股市这玩意,但凡沾上,就很难脱身了。

    跑不掉的,莫说是挣了大钱,就算你做了韭菜被人轮番去割,也依旧跑不掉。

    “正是如此,大明也要有一个东印度公司,只要陛下出面,大明的东印度公司,获利绝不会在荷兰东印度公司之下,陛下……以为如何?”

    天启皇帝背着手,来回踱步,此时他也兴趣昂然,斟酌道:“规矩可以学荷兰东印度公司,这蕃夷看来也确实有他们的长处,先有船,有了船之后,进行贸易,贸易获利之后,发行股票,而后不断地推高公司的价值,公司价值推高,获取源源不断的白银,造更多船,有更多的船运,通过海贸,攫取更大的利润。这……没有错吧。”

    张静一点头道:“没有错。”

    “朕研究过东印度公司的股权结构,还有派息分红的方法,除此之外,还有其公司的架构,大船出了海,海外的情况瞬息万变,所以……必须得授予公司和船长全权,如若不然,事事都向朝廷禀报,这船队便办不成了。朕听说,西班牙和葡萄牙都有船队,可论海贸,所得的利润,却远不及荷兰东印度公司,这没有错吧。”

    张静一道:“正是如此。”

    天启皇帝颔首:“现在的问题是,人员和船从哪里来?没有人和船,这海贸便办不成了。”

    张静一便道:“要有一支船队,确实没有这么容易,佛郎机人说百年海军,其实就是这个缘故,因为能乘风破浪,穿越大洋的舰船,需要百年才能生长出来的佳木,同时需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处理。据臣所知,我大明的水师,倒也有一些船,只是这些船要嘛年久失修,要嘛就是没办法前往远海……”

    天启皇帝背着手,喃喃道:“是啊,朕所虑的,就是如此,没有船,这买卖就做不成了。”

    “陛下,要不,我们试一试招抚海贼。”

    “招抚海贼?”天启皇帝微愣:“这是什么意思?”

    张静一道:“据臣所知,这外海有不少我大明的私商,我大明虽然开海,可是所需的海引、货单,却是十分繁杂,寻常的百姓,是弄不到这些的。因而,他们起初是走私,后来索性盘踞在外头的海岛成了海贼,若是陛下张榜,对他们进行招抚,愿意用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方式,陛下提供一部分钱,他们出人力和舰船入股,臣看……这事可以试一试。”

    天启皇帝诧异道:“他们肯上这个当……”

    张静一听到这里,自己也乐了。

    其实对于这些海贼,朝廷不是没有招抚过,不过都不成功,根本原因就在于,一旦招抚之后,朝廷就要求他们登岸,可能会给头领授予一个官职,可对于海贼们而言,他们是不习惯这样的拘束的。

    再加上……就算是招抚,其实也有巨大的风险,一个不好,登岸之后朝廷突然动手,就可能成了瓮中之鳖了。

    张静一想了想道:“若是用原有的方式进行招抚,肯定是不成的!可陛下难道忘了,现在是我大明要成立公司!成立了公司,自然让他们继续跑船,只需到时候,他们立了功劳,授予他们官职即可。获得了利润,大家按股份来分账,他们也绝不吃亏。再者说了,有了大明的支持,他们原本需要提着脑袋才得到的丝绸和瓷器,却也轻易的靠岸收购,他们从外头贩运来的香料和各国特产,也可在我大明口岸销售。难道还怕他们不肯来吗?”

    看着天启皇帝略带犹豫的表情,张静一又道:“陛下……既然决心要干这个,指望招募良善的百姓去跑船,是注定不能成功的,海上和陆上不一样。反而是这些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海贼,只要照着东印度公司的规矩来,他们自然也没有什么顾虑。”

    天启皇帝听罢,觉得颇有一些道理,却依旧有着担忧,便道:“朕只怕这些人难以驯服。”

    “做生意,就不能用驯服的思维。”张静一道:“最紧要的是合作发财。那些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船长,其实有不少都是劣迹斑斑,从前都是海盗。这汪洋大海上,危机重重,不是胆大包天的人,怎么肯过这样的苦日子?冒这样的风险?臣还听说,在佛郎机,有一国叫英吉利,便招募了大量的海盗为其效力,如今也是风生水起,得意的很哪。陛下,这等弹丸之国,尚且如此,我大明若是要干,到时能获利几何呢?”

    天启皇帝不由道:“朕若是如此,只怕满朝公卿泪都要流干了,毕竟……我大明乃礼仪之邦,和那些蕃夷是不一样的……”

    他很犹豫,就算他不认同那些清流,可这种骨子里的天朝上国思维,即我文明,你野蛮的思想,其实还是十分严重的!

    而且……一旦如此,势必阻力重重。

    张静一此时却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拉良家妇女下水的龟公。

    张静一沉默片刻,而后道:“陛下,获利甚大啊,想一想那东印度公司……”

    这句话果然管用。

    天启皇帝想到那许多的白花花的银子,身躯一震,顿时又精神抖擞起来:“虽然如此,可是朕克继大统,承祖宗基业,如今国家内忧外患,朕岂能置之不理呢?如今内帑亏空,只好想尽办法,弥补不足了。何况许多海贼,本也是良善百姓,只是当今天下,灾难频繁,不得已才下海从贼。朕为天子,乃天下子民的君父,又岂忍让他们在外颠沛流离,而朝廷对他们大加杀戮呢?朕意已决,就这么办了,招募海贼,准他们以舰船和人员入股,允许他们靠岸,采买和售出货物,一切章程,都照荷兰东印度公司来办,公司内部……设董事……董事诸权益,朕会令行颁旨确立……”

    天启皇帝最后道:“好啦,这件事不容商量了,谁若是敢阻止,便是不允许朕向列祖列宗尽孝,这定是勾结了建奴,意图谋反,张卿,你觉得这样可以不可以?”

    张静一感受到魄力了。

    忙点头道:“陛下圣明。”

    天启皇帝此时却是道:“不过,只怕那些海贼不肯来。”

    “臣有一个主意。”张静一自是有准备的,笑着道:“一般的海贼,肯定不敢来的,可是呢……若是有一个人站出来作保呢?”

    “作保?”天启皇帝一愣,不禁疑惑道:“世上除了朕,还有这样的人?”

    张静一就直接道:“魏哥可以。到时请魏哥来张榜,就以魏哥的名义来发誓,但凡不信守誓约的,魏哥便三刀六洞,全身流脓疮。魏家子弟,统统烂屁股而死!此等赌咒,海贼们或多或少会相信的。何况魏哥声名远播,谁不知道他乃陛下身边红人,多少的国策,都出自他的手里?在人们心目中,魏哥就是陛下,陛下就是魏哥。最紧要的是,魏哥对陛下,赤胆忠心,他一直对臣说,陛下待他恩重如山,他这些年,无一日不想报效陛下,哪怕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天启皇帝听得脸色忽明忽暗。

    张静一兴冲冲地继续给他谋划道:“你看,这不赶巧了吗?海贼们一看,好家伙,大名鼎鼎的魏公公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不能信的?就算海贼狡诈,未必全信,可只要有一部分人相信就可以了。而魏哥呢,趁此机会,能为陛下分忧,他心里不知该多高兴呢!若是陛下不给他这个机会,他反而每日忧心如焚,寝食难安,也不自在!”

    说到这里,张静一顿了一下,最后无比真挚地道:“陛下,您就给他这个机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