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颖送走了李家三口,满脸担心的回到客厅。

    “五哥,你说的那些能行吗?”

    “能行是绝对能行,但到底能否成功,就得看他们自己的本事了!”

    江子川十分坦然。

    他出的招那可是名副其实的险招,但绝对能够降低损失。

    至于能否成功江子川就完全不关注了!

    能给出招这还是看在自己妹妹的份上,否则出招都没可能。

    “人各有命富贵在天!”

    “能有这个下场也全都是他们自己自找的!”

    “不过这个李进确实还不错,有决心有魄力!”

    “一个家族兴衰都无所谓,主要是看有没有从头再来的信念!”

    “李家败家也没事儿,李进有不怕输的精神,他未来随着时间慢慢积累有能崛起的机会!”

    江子川给出了十分中肯的评价。

    听到李进被夸,唐颖开始得意了起来,“那是,进哥很优秀的,我的眼光绝对不会差!”

    “李进人还行,他们家却属实不怎么样!”

    李宏远当头棒喝一盆冷水顺势泼了下来。

    “舔着脸来这里,明显就是通过你讹上你五哥了!”

    “幸亏你五哥没心软,否则可就掉在无底洞里面了!”

    唐颖撇着嘴没说话反驳。

    李康贤胡梅的表现也确实让她有些抵触反感。

    “其实李家破产的意义更大,巨大的打击造成失败,反而会让李家一家人成长!”

    什么最锻炼人?

    失败最能让人成长。

    失败了才能让人彻底的找到北在哪里,也能彻底的审视自己。

    ……

    春节。

    天盛人最重要的传统节日。

    每家每户张灯结彩。

    大街上处处都透着喜庆的氛围。

    孩子们脸上洋溢着笑脸,互相打闹,在空地上放鞭炮,玩的不亦乐乎。

    孤儿院中对比去年也格外的热闹。

    除了大哥李宏成因为工作原因,其他兄弟几个都回了孤儿院。

    李文秀高兴的忙前忙后,童欣和徐晨怡两人跟着一起帮忙,带着李文秀一起上街置办年货。

    老太太那叫一个高兴!

    尤其得知李宏远和徐晨怡两人已经领证,元宵节之后就要办婚礼,还要在中州办,李文秀更是笑开了花。

    不过很快倒霉的就成了李宏建,李宏毅两人。

    李宏成没回来逃过一劫。

    而他们两个人被李文秀整天催婚,弄得哭笑不得。

    李文秀甚至还开始联络街坊四邻,准备两个人相亲。

    弄得两个人一个头两个大。

    想要反驳结果话还没说出来,就被李文秀被用话堵住。

    我没几年活头了,你们两个还有老大还不结婚,我死不瞑目啊!

    最后被迫李宏建只能去参加了相亲,至于李宏毅没有年龄相仿的相亲对象算是逃过一劫。

    除夕夜童家一家人都被李文秀叫到了孤儿院一起过年。

    用李文秀的话来说人多热闹。

    “老公,你别睡了,起来帮忙干活儿!”

    童欣走进房间,把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江子川拉了起来。

    “欣欣,你就让小川睡吧!”

    徐洁进入房间,朝着童欣埋怨,“小川这一年多辛苦,整天都得应付工作,哪有好好休息的时间,好不容易能休息,还不让他睡个够!”

    “你嫁给小川,就得学着做个好老婆,要多疼疼你老公,要学会体贴他,照顾他,别还是在跟家里似的,整天大小姐脾气!”

    童欣被唠叨着嘟起嘴,道:“我怎么不体贴他啦?”

    “那你还打扰小川睡觉,让他起来干活?”

    “这都晚上了,他都睡一天了!”

    童欣很不服气道。

    “那怎么了?”

    徐洁狠狠瞪了一眼童欣,“又没啥事儿,不睡觉干什么去?”

    正所谓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疼女婿疼的如同亲儿子。

    “妈,小欣说的对,我都睡一天了,不能在睡了,得起来给大家帮忙干点活,不能总等着吃现成的!”

    江子川从床上爬起来穿上拖鞋。

    “你啊!”

    徐洁指着江子川一阵埋怨,“我这才说她几句,你就开始护着了,小欣被你惯的都不成样子了,越来越没规矩了!你就冲着吧,早晚是得让小欣把你欺负死!”

    江子川一阵哭笑不得。

    童欣更加不愿意了,激动道:“妈!谁欺负他了?我从来没欺负过他!”

    哼……

    徐洁对女儿冷哼一声,“还没欺负?人家睡得好好的,你可到好,上来就给人三下五除二弄醒,这还是我们在呢,这要是不在,小川得被你欺负成什么样?”

    “我……”

    童欣哑口无言。

    她突然有一种面前的徐洁不是自己亲妈,而是江子川的亲妈一样。

    “你妈说你你就老实听着,看看那个不服气的样子!”

    童征也加入了进来,对童欣一通批评。

    “爸妈,你们误会了,小欣从来不欺负我,她对我可好了!”

    眼看着自己老婆就要被老丈人丈母娘标榜成十恶不赦的恶霸,江子川赶紧开口解释。

    可越解释反而越说不清楚!

    “小川啊!你是哪都好,唯独就是太宠着欣欣了!欣欣能找你这么个老公,简直是老童家祖上积德!”

    童征越说越离谱。

    弄得江子川真的实在是哭笑不得。

    童欣气不打一出来,但心里面还是高兴的。

    自己爸妈这么喜欢江子川,反而是好事儿!

    几人到了孤儿院的餐厅,李文秀亲自掌勺忙的热火朝天。

    徐晨怡李宏远两人在那边帮忙,徐洁也很快拉着童欣加入队伍帮忙。

    江子川本想也过去帮忙,但是被童征给拉住,硬是没让过去,美约其名是让童欣好好锻炼锻炼,他过去帮忙,童欣永远没办法成长。

    弄得江子川那叫一个无语,他现在很怀疑,到底是因为身份,居然让他们对自己女儿的误解这么深?

    没办法江子川只好和童征一起到了客厅沙发上坐下喝茶。

    童老爷子与李宏毅两人正在下象棋,下的老爷子那叫一个激动。

    “将军……”

    “等等……不对……我悔一步……就悔一步……”

    “童爷爷你这盘棋可超过了上一盘的记录,毁了都二十几步了!”

    李宏毅满脸苦笑。

    “老眼昏花……看错了……看错了……”

    童老爷子一副理所应当的笑着拿回棋子。

    童征接过江子川亲自泡完递上来的一杯茶水,朝着童老爷子说道:“爸你一个臭棋篓子,就别拉着人家宏毅陪你下了,悔棋都下不赢!”

    他的直接揭穿了童老爷子。

    “观棋不语不知道啊!把嘴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