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陈天苏凝雪 > 第四百零九章 关键人物
    听到这话,陈天惊讶,但却下意识摇头。

    不是他不相信这番话,而是他觉得以白凝冰的家教,她应该做不出这样丢白家脸面的事情。

    尤其想到这个白源清是个半路出家的养子,这就更让他怀疑了。

    “你确定这消息是真的?还有,你刚刚说知道这消息的人基本都死了,那你为什么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听到问话,苏德木似乎早有准备,就立刻摇头解释。

    “我刚刚就说了,我能得知这些全是偶然,换句话说,如果没有苏山河当年让我去调查这件事,我也不会知道这些。至于我为什么还能安然无恙,很可能是因为苏山河当时要求我保密的缘故。”

    “毕竟那个时候我所有的调查都在暗中进行,别说别面的人,就算是我身边的亲信,我都没有把这些事告诉他们,再加上当时我也没做什么对不起白家的事,所以他们应该没有查到我。”

    “至于白以欣的来历,现在我也无法肯定的告诉你,因为白源清后来在被发现这件糗事之后,就跟着消失了。”

    “当时外界传闻白源清是被白家暗中干掉了,但通过白凝冰的反应,我觉得应该不是这样。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白凝冰跟他没有感情,如果白以欣是他们的女儿,她就算再狠毒也不会连条性命都不给白源清留下,所以我觉得他现在很可能还活着。”

    苏德木的解释顺理成章,可陈天却仍然惊讶。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白源清跟白凝冰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但想到这件事应该跟京城白家的人有关系,他就直接问出了重点。

    “既然这样,那苏山河为什么要你盯着白源清?这跟他去京城白家交易又有什么关系?”

    “具体的关联我也不清楚,但我猜测,苏山河应该是通过这个白源清才有机会接触到了京城白家。”苏德木继续回答,并往下解释:“毕竟当时苏家只是小门小户,就算小有成就,这对于百年家族来说,几乎不值一提,所以当时他想要跟白家的高层进行交易,就必须通过介绍。”

    “至于后来为什么要我盯着他,我感觉是因为这个白源清有什么私心,或者提了什么条件没让苏山河同意。后来苏山河怕他坏事,就让我盯着他。”

    “当然,这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当时苏山河去了京城跟白家交易,但那个时候白家已经知道白源清跟白凝冰的糗事了,所以为了不让自己的颜面难堪,他们就授意苏山河去干掉白源清。”

    “毕竟一开始苏山河并没有让我盯着他,到了他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他也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白源清有要去京城的迹象,就让我想办法拦截他,而且是不惜一切代价。”

    听到这话,陈天意外,并跟着沉思。

    虽然苏德木对这些结果只是猜测,但如果这其中的细节都是真的,那么这几种可能就会存在。

    尤其是后者,白源清如果真做了什么让白家难堪的事,那么作为对白源清有着养育之恩的白家,自然不好出手解决这件事,再加上苏山河当时有求于白家,别说是一个白源清,就算是十个,恐怕那个时候他也会答应。

    毕竟当时苏家以及岌岌可危,苏山河也做好了被杀的准备,所以这个白源清很可能就是苏山河跟白家交易的源头所在。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那么这个白源清的确是个关键人物,不过现在既然他已经消失了,想要找到他也绝不会容易,所以我还要知道当时除了调查白源清之外的其他事情。”

    听到这话,苏德木露出不满,但却没有反驳。

    因为他知道陈天的性格,也清楚反驳的后果,所以尽管不满,他还是决定按照陈天的意思回答。

    “其他就没有什么了,无非就是让我多跑跑关系,多跟财团以及银行的人走动一下。因为苏家不但外部陷入危机,财务上也捉襟见肘,所以当时我几乎做得所有事,都在为苏家的退路做准备。”

    听到这话,陈天不甘心,就继续让苏德木说出其中细节。

    苏德木虽然不知道陈天到底想知道什么,但他还是乖乖把这些细节说出来。

    “过程差不多就是这样,因为我能记得的也只有这些了。”

    “我不知道你要找什么,但现在我已经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了,现在你应该把剩余半截钥匙的进展线索告诉我了吧?”

    听到催促,陈天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继续沉思。

    虽然刚刚苏德木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但他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细节。

    尤其想到苏德木很可能是苏山河留给他的线索,他跟着就作出一个决定。

    “现在你把刚刚苏山河让你接触过的人名都写下来,包括你去应酬的那些人。还有,除了这些,再跟我说说白源清的事,尤其是最后消失的细节,我需要知道大概时间和原因。”

    听到这话,苏德木再次不满,并跟着问道。

    “是不是我写了,你就会告诉我半截钥匙在哪?这次我可是把知道的都说出来了,你要是敢耍我,我也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面对担心,陈天没有犹豫,当即拿起纸和笔,直接写下了一个地址。

    “剩余半截钥匙的线索就在这上面,你写完,我立刻给你。”

    有了这话,苏德木没再犹豫,当即拿起纸和笔,就开始写名字。

    虽然刚刚陈天没有在意这些接触过的人名,但看到苏德木不一会儿就写出几十个人名,他却再度惊讶了。

    尤其看到其中还有秦家,李家的人,他更是意外了。

    “好了,差不多就是这些,具体我也不知道有没有遗忘。”

    “至于白源清的事,我最后得知他消失就是在苏山河回来之后,如果说这是他跟白家的交易,那么白源清应该死了差不多十年了。”

    “当然,他要是还活着,那接下来的消息你就只能去白家打听了,因为近十年以来,我没再听说过关于他的任何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