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陈天苏凝雪 > 第四百一十九章 两次见面
    陈天的话带有试探,说完更是紧盯对方的表情。

    虽然他不知道这家伙刚刚说的是真是假,但让他疑惑的是,他竟没有感觉到不对劲。

    尤其看到对方听完这话,一个劲摇头之后,他更是觉得意外。

    “不,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原本只是一个半路出身的混混,他们发现我,并重用我是因为我之前再老家跟着老师父学过一些追踪和反追踪的技巧。”

    “这件事起初没人知道,后来也怪我太贪心,没记住师父的叮嘱,就频繁在外人面前展露身手。就是因为这样,后来李文远得知了这个消息,就开始重用我。”

    “原本我想着在这大都市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事,可没想到拿到第一个月高额奖金之后,我就被安排去盯梢,而且任务一看都是不正常,所以当时我就想退出。”

    “李文远不知道怎么得知了这个消息,就暗中找人绑架了我的小儿子,之后他就开始逼迫我盯着苏家的人。”

    “原本我不想同意,甚至以死相逼,最后他才答应我,只让我负责跟踪,别的其他什么事都不用我管。”

    “虽然我知道早晚都会出事,但却没想到我才跟踪苏纯儿几天就被发现并抓住了,所以为了活命,我就只能先把实情告诉你,之后再恳求你能放了我,并让我回去救我儿子。”

    听到这话,陈天没有立刻反驳。

    虽然直觉上没有给他任何提示,但他还是觉得这个理由太扯了。

    尤其想到这家伙应该已经跟黑影接触过了,他就直接摇了摇头。

    “我要听的不是这些,你不用跟我说你的苦衷,因为这并不能救你,更救不了你儿子。”

    “我不知道你在隐瞒什么,可我却清楚你应该已经跟黑影的人接触过了,所以现在我需要你把关于这部分的细节说出来,以及你跟踪苏纯儿的真正原因。”

    听到这话,对方先楞了一下,就下意识摇头。

    “什么黑影?我不知道,我没有接触过他们啊……啊,我想起来了,你说的是不是那个穿着黑袍,带着面具的家伙?如果是,那我的确见过他们,但也只有两次。”

    面对这反应,陈天意外,但却没有放弃。

    “具体说说是怎么见面的?还有,见面之后他们都让你做了什么,又叮嘱了你什么?”

    听到追问,对方脸色不但立刻变化,整个人也跟着紧张起来。

    “这个,这个我不知道该这么说,我……”

    陈天意外这家伙的反应,尤其是这犹犹豫豫,更是让他明白这才是刚刚他感觉不对劲的地方。

    “看来你不是不知道怎么说,而是不想告诉我,不想去救你儿子了。”

    面对威胁,对方不但立刻摇头,更委屈的解释:“不,不,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我是不能说啊。”

    陈天没有理会这些,而是继续用冷漠的眼神盯着对方,而且没有说一句话。

    因为他相信,这家伙只要想活命,就不可能不说出实情,再加上刚刚这家伙被威胁的原因,所以他相信只要给足这家伙时间,接下来他想知道的消息就会出现。

    果然,就在他这么想着不到一分钟的时候,对方就开口说话了。

    “我不是不能告诉你,而是他们之前威胁我说,如果我要是把见面的事情说出来,他们就会让我永远见不到我儿子,我是不怕死,可我怕我儿子有事,求求你不要再问了。”

    说到这,不等陈天回答,对方竟跟着哭起来。

    虽然这是陈天见过最差劲的眼线了,但想到这家伙可能真是临时被抓来的,他就没有在意,只是在旁边淡然提醒。

    “你觉得你不告诉我,你儿子就能活命吗?”

    “而且他们能让你跟踪苏纯儿,应该也已经告诉你我的身份了,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为什么不肯定相信我一次?毕竟就算我救不了你儿子,至少也可以让你活命。”

    听到这话,对方先是抬头看看陈天,之后想到什么,就坚定的摇了摇头。

    “我的命不重要,如果你能保证救下我儿子,我一定告诉你。”

    陈天不意外这个回答,尤其在刚刚理由不假的情况下,他更是再次开口提醒。

    “我不保证救你儿子,但我会尽力,如果你觉得不行,接下来我就不问你了,直接把你转交警局调查组,之后李文远会不会对你儿子下手,我就更不清楚了。”

    听到这话,再看到陈天一副不耐烦要走的样子,这家伙思来想去,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如果我告诉你,你真会全力救我儿子?”

    “对,但我不能保证结果。”

    陈天开口肯定,并跟着强调:“而且不仅是我,就算把你交出去,警局那边也会全力以赴的救你儿子,但同样不能保证结果。而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提供详细消息,之后我们才好根据你提供的消息去救你,还有你的儿子。”

    面对肯定,对方再次犹豫。

    虽然这反应有些不正常,但陈天却相信对方能看清结果,并把具体的消息说出来。

    毕竟他刚刚能主动交代,就已经说明他有悔过之心,所以这时候他不但没有说话,反而还给对方充足的时机考虑。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沉默,对方竟足足用了十多分钟,这让陈天最后差点忍不住了。

    如果不是最后看的这家伙一副释然表情,他就直接放弃走人了。

    “好,我告诉你,我全都告诉你。”

    “我跟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郊区的一个农家院里,当时他们要见我,是让我跟着他们做一个什么仪式,并让我吞下一颗黑乎乎的药丸,之后又取了我的一些血液。”

    “虽然我不知道这是在干什么,但我却清楚自己应该是被他们控制了,而且很可能活不久了。”

    “虽然那个时候我已经后悔了,但为了能让儿子活命,我就只能按照他们的话去做,并接受了他们的控制。”

    “原本我以为事情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却没想到他们真正的阴谋是在第二次找我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很害怕,尤其听到他们的安排,我除了恐惧就还是恐惧。”